大神小说 - 科幻小说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53章 邪魔楼长老会

第53章 邪魔楼长老会

        数道魔影自远处空中漂浮而来,降落在裂月山千林壁前密林上,一眼就看到了早已等候在千林壁前的苏小白、索尔翰等人。

        千林壁前,双方彼此对视,红面巡察使索尔翰,一见来者之中那一身姿挺拔的蓝袍老者,赶忙一弹双袖,单膝跪地拜见道:“索尔翰拜见二长老,二长老万福!!!”

        “索尔翰,你托人带信儿让本座来,所为何事啊?”

        蓝袍老者语气颇为严肃的向墨月索尔翰询问道。

        “禀二长老,尔翰奉四长老之命在附近巡察,到达此处时,遇到这位苏先生和天蓬道友,以及其他几位小友,他们共同把那狡诈的七尾天狐和偷心和尚都给剿杀了,属下感佩之余,就与他们多谈了一些,结果竟然得知这位苏小白先生竟然与圣尊有过一面之缘,而且还修炼了圣尊所创的魔影神功。二长老,属下觉得有必要报于长老会知晓此事,故此,特请您到此会个面,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和您详细汇报一下……”

        索尔翰把详细情况和邪魔楼二长老交流了一番。

        听得这位二长老时而点头,时而摇头,过了一会儿却是频频点头,最后竟然直接拍着索尔翰的肩膀不停地夸道:“尔翰啊,你可是为邪魔楼立了大功了!”

        接着,他又转向苏小白,细细的看了一下,感受了一番苏小白身上的气息,确实有一丝圣尊的气息。再不犹豫,双手握向苏小白的手,并邀请道:“苏小白先生,可愿随本座赴邪魔楼长老会一叙?”

        苏小白旁听了二者的谈话,已经大致知晓了当前老者的身份,该是当下邪魔楼的当家做主的。听他如此邀约,自然是正中下怀,于是欣然同意赴约。

        墨月在一旁也是非常高兴,挽着杨冕的手都激动地不停轻晃着。

        杨冕感受到她情绪的波动,就拿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示意她平复一下心绪。

        随着邪魔楼二长老的一声邀请,苏小白带领众人随其一起赶赴裂月山再往北二百里的莫邪山,那里正是如今的邪魔楼长老会所在。

        方圆近千里的邪魔楼莫邪山上,一栋栋恢宏气派的院子坐落在层峦叠嶂的大片山林内,数十道颇为平整的青石路,绕于其中,宽敞靓丽,另有众多蜿蜒曲折的羊肠台阶小道穿梭于其中,连接着那些青石大道,构成了一张山路大网,隐没在起伏的山间云雾中若隐若现,无声地诉说着此处的不同凡响。

        望着下方来来往往的邪魔楼门人,不知凡几,虽是隐在山间密林之中,却仍显一派清淡从容的繁忙景象,足见邪魔楼的底蕴乃是何等强大,并没有因魔圣当初的败逃而彻底沦落。

        这一切,就得益于邪魔楼的长老会这一有力机构。

        据红面巡察使索尔翰的介绍,长老会共分总会执法三长老、六大分会、三十六巡察使署、一百七十个驻国使团等,牢牢地将如今的邪魔楼地界操控在它的麾下。

        索尔翰就属于三十六巡察使署的红面巡察使,分负先屿、红原、荣国、江芎、苏山、乾安等六国的巡察使命。

        裂月山即属于先屿王国的地界,位于王国的西北部,他来到此地就是去巡察先屿王国途径裂月山之时,发现情况异常,过来查探,就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邪魔楼长老会处于莫邪山上偏东位置,一座偌大的临仙峰被各式魔幻式建筑完全覆盖,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土黄色七层邪魔楼,层层泛着蓝色光晕,底层为邪魔议事大厅,之上六层分别是六大分会的驻地,而他们此次要去的是在地下负一层的长老会执法长老的驻地,虽说是邪魔楼仅有三名执法长老,但是负一层的地方可不小。

        “苏先生,因大长老闭关修炼已数十年了,故此,如今魔界事务均由二长老与三长老共同执掌,另有十四位长老则是参与议事,凡是有重大事务,均是由二位执法长老与十四位长老在负一层的长老会,共同开会决定。”

        索尔翰边走边为苏小白和天蓬几人介绍着邪魔楼的现状。

        “哦!原来如此,索巡察使,这么说来,这个负一层可是贵界的头脑中枢了。”苏小白随意地与索尔翰答着话。

        “对了,索大哥,那三长老现今可在此地?”墨月靠近索尔翰插话道。

        “哦,三长老出外暂未回。”邪魔楼二长老听得墨月问话,却是先行回答了句。

        “哦!对了,二长老伯伯,您看起来好威风呀!”墨月想和二长老攀攀关系。

        “威风?呵呵呵,小丫头,还是头一次听人如此说本座的。小丫头是叫墨月,对吧?”二长老闻听墨月之话,呵呵一乐,又确认了下墨月的名字。

        “是的,二长老,我是魂武魔域墨迹城的,自小便是听着魔圣和众位长老的了不起的事迹长大的,特别崇拜魔圣大人,家父也非常敬重魔圣大人,二长老,你们为何不去迎回魔圣大人呢?”

        墨月听到二长老问道自己的名字,就非常高兴的和二长老说了起来。

        苏小白见墨月和那二长老倒是挺投缘,心中也是很欣慰。墨月的抱负似乎又接近了一步了。

        “杨姑娘,你那把扇子,真的好厉害啊,我天蓬是甘拜下风呐。”天蓬和杨冕在一旁闲聊着。

        随着二长老走到一对红漆暗室门口,只见二长老拿手在虚空一划,一道白光就将那暗门分开了。

        “诸位,请进去一谈!”

        二长老说罢,一手拉着苏小白,一手扯着墨月,兀自进到室内一大桌旁,并将苏小白引到最里主座,将墨月引到紧邻右侧之座,自己则坐在苏小白左侧之座。

        “诸位,位置你们随意坐,本座已通知诸位长老赶赴此地开会,大家请稍待片刻。除了大长老在闭关之外,其他众位长老都会来此。尔翰,你去通知下去,请各位长老务必悉数前来。”二长老坐在苏小白左侧,开口对众人说道。

        索尔翰答应了一声,出外通知去了。

        苏小白心中不解,不知二长老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也没有提反对意见,客随主便嘛。

        最初,墨月也是坐在那里不知所措,不过,这小妮子胆大心细,适应快,很快就心安理得的坐在椅子上观察着室内的情况了。

        面前是一台特大型的大理石面石桌,围了一圈舒服的金楠木转椅,除了帅狗留在外面玩耍外,杨冕、天蓬、于松、白狼俱都坐在转椅上舒服的歇息着。

        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陆陆续续的有各式各样的人物进入这个暗室内,在二长老眼神的示意下,纷纷找了个座位坐下。

        又过了片刻,二长老亲自走出暗室门,接引着一位拄着拐杖的蒙面老妪进入室内,并将她扶坐在自己的左侧位置。

        “苏先生,这位就是我邪魔楼的三长老!”等大家都一坐定,二长老指着那老妪为苏小白介绍着。

        “哦?三长老,久仰久仰,在下苏小白。”苏小白一听是三长老,连忙站起拱手客气道。

        “苏先生,老身行动不便,就不能与您见礼了!”三长老声音略显无力,像是受了较大的内伤所致。

        “好!既然人已到齐,我们就来商议一下我们邪魔楼以及魔界的发展,以及长老会所存在的问题。大家注意到了,此次会议,又添了几位小友参加,当然,他们只是作为旁听者来的。众位长老不必有所顾忌,凡事皆可畅所欲言!索尔翰,你是经历者,你先来说说你的见闻吧。”二长老坐在座位上扫视了一遍在坐的诸位邪魔楼的长老,讲了一段开场白,最后并指定索尔翰首先开讲。

        索尔翰一听二长老点名让他讲话,立刻明白是让他把苏小白的情况介绍一遍。本身他是没有资格参加长老会议的,要不是苏小白的缘故,他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于是,索尔翰将他为什么会在裂月山见到苏小白,又为何发现他所携带的秘密,也就是和魔圣的渊源,当时他就感到这个消息对邪魔楼来特别重要,所以就赶快通知了二长老,随后就引出了这个会议。

        “对!索尔翰说的不错,这次会议,就是因为苏小白先生的缘故,才召开的。”二长老又补充了句。

        听着索尔翰说了自己的经历和那个苏小白的来历,又听二长老强调了一遍,众位长老忍不住对坐在主位上的苏小白更是好奇和疑惑。

        “二长老,属下斗胆问上一句,这位苏小白先生究竟是什么来路,怎么可以坐在大长老的位置上?”来自邪魔楼长风长老的话传进众人耳中。

        “就是呀!虽说来者皆是客,但是,大长老的位置岂能是什么人都能坐的吗?”丘岳长老也是一脸正气的说道。

        随着两位长老的发问,众长老都开始置疑着座位的事儿。大家伙说得热闹,却没注意到二长老的脸已经拉得老长了。

        坐在旁边的苏小白发现了二长老的情绪变化,怕他发火,就伸手轻轻一按他的手,示意由自己来摆平。

        只见苏小白暗自运劲,瞬时间每位长老身后俱都站了一个苏小白,且都是气息强大,完全压制住了众长老。又是一瞬,众苏小白消失。还是那个微笑着的苏小白坐在二长老身旁。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室内的一众长老们,半响未有动静。

        还是二长老发话了,“这就是老圣尊的魔影神功中的魔魇万里,这个,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了吧?本座就是因为这个,请苏小白先生坐上这个位置的,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老圣尊!难道你们不想老圣尊吗?”

        “二长老,这个真的就是老圣尊的功法吗?”

        问话的还是那位长风长老。

        “长风,没错,老身也感知到了老圣尊的气息,这功法与他老人家是有渊源的!”

        二长老还没有开口,旁边的三长老就接过话头,回答了长风长老的问话。

        这下,在场所有的长老再无异议了,三长老轻易不说话,只要一发话,那就是板上钉钉,不可逆转了。

        长风只好悻悻地退回到座位上了。

        “诸位长老,在下无意冒犯诸位的威仪,实乃别无他策,方才多有得罪了!”

        苏小白为了缓和气氛,就小小告罪一下。

        “呵呵呵,这位苏先生,您何罪之有,方才如若不如此,吾辈如何知晓苏先生与老圣尊的渊源呢?”

        丘岳长老见机的快,立刻就主动替苏小白背书道。

        接下来,长老会才真正的开始了热烈的会议,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不断提出问题,再由众人解决或者压制……

        就这样,长老会开了一日两夜,方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