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科幻小说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47章 猪嘴一开,万兽归来

第47章 猪嘴一开,万兽归来

        “猪嘴一开,万兽归来。”看着不远处猪嘴山上的漂浮着的八个大字,冬至魔尊心中一凛,不禁想起了百年前的那幕惨况。

        那次也是他带队来此巡狩,却是他魔生中难忘的一次梦魇般的经历,他甚至不愿有丝毫想起。

        此刻,他带着众巡狩站在猪嘴山的山口,那巨大的猪嘴模样的山头极具冲击力的俯视着他们。

        他与弟子黄笙义相互瞅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强烈的后怕感。

        不过,身后的那些初来乍到的弟子们却不知道害怕,毕竟都是些初生牛犊嘛。

        此次来猪嘴山,是魔域和邪魔楼双方高层协商妥当的,也是在确认了那大妖不在山中有不短时日了,才定此为一个巡狩点的。当然,如有突变,两方高层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万兽天涯,是一个隐在猪嘴山中的神秘存在,内中珍奇神兽、凶猛异兽、精灵奇兽无所不有,只是猪嘴不开,万兽不来,猪嘴一开,万兽归来。

        冬至魔尊盯着那猪嘴般的山口片刻,大脑不受控制的忆起了百年前的那一幕:

        “寒露,你听到什么了吗?”冬至魔尊轻声问寒露魔尊。

        “好像是有些声音响动,听不真切,你听到什么了?”寒露答道。

        “我也听不清楚,要不咱们再往前走一走?”

        冬至犹豫着问寒露的意思,并将周遭的环境又观察了一遍,只见到一座座山川的交错密布,一条条小溪潺潺的流水不止,可是刚刚的凶兽去哪里了呢?

        “冬至,走啊,你怎么愣在那儿了?”寒露走了几步,回头见冬至仍在原地不动,就喊了一声。

        “哦,嗯嗯,好,这就来。”冬至放弃了心中的想法,跟了上去。

        两人是此次巡狩的带队人,现在却与手下的巡狩们失联了,这可急煞人了。

        “啾……啾啾……啾……”

        一阵阵嘈杂的鸟虫鸣叫声自远空中传来,铺天盖地的巨翅玄鹰瞬息而来,经过二人头顶却是一刻不停,呼啸而过。

        二人刚要松口气,又是一拨莫名的声响,尖利刺耳,而且声音距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两人醒来之时,还是在原地,不过却是多了两三个人,破衣烂衫的,瘫坐在坡地上发呆。

        “路行云、黄笙义、何通,你们怎么在这里?他们人呢?啊?他们人呢?”

        寒露蹒跚着跑过去,一个个的抓住三人不停地问。

        冬至也是盯着三人,却并没有开口。就那么看着三人,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和疑问。

        过了半响,有人微弱的开口道:“两位尊上,他们已经——不在了……呜呜呜……”

        黄笙义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什么?那七八十号人都——不在了吗?”冬至上前盯着黄笙义的眼睛喝问道。

        “是,是的,师尊!!!”

        黄笙义有些崩溃,大声地喊了一嗓子。

        冬至见此,于心不忍,用手揽黄笙义入怀,任由其哭泣出来。他自己眼睛里也是泪花打转,想要落下,被他抬手用袖口拭掉了。

        “冬至,现下情况坏透了,咱们必须赶紧找出路离开这里呀!”

        寒露在旁边听闻此状,就急忙提醒冬至。

        “是啊,师尊,寒露尊上说的对,咱们赶快找出山的路吧。趁那大妖无暇顾及此处,赶紧逃吧。”

        黄笙义听到寒露所说,也反应过来,立即劝说其师父冬至道。

        说罢,也顾不得身上被那些飞禽走兽撕扯烂的衣服悉悉碎碎作响,奋力站起,过去背起路行云就要往山口猪嘴处走,

        “慢着!笙义,把他放下吧。”寒露魔尊看到路行云已经没了气息,就吩咐黄笙义道。

        “何通,何通,你怎么样啦?”冬至魔尊则是扶着何通双肩问道。

        俄顷,何通缓缓醒来,抬眼看到冬至魔尊,不禁一阵哭诉。

        “先别说了,情况我们已经知晓了。何通,你还能走成路吗?现在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冬至魔尊打断了何通的话。

        “还好,还能勉强走。”

        “那好!”

        话才说罢,何通试着站起,一用力,又踉跄着险些倒下。

        “笙义,扶着他!为师去查看一下出山路径。”冬至魔尊招呼黄笙义过来扶着何通。

        “寒露,你们在这里稍待,我去去就回。”说罢,也不等寒露魔尊回话,便飞身向那山门处而去。

        寒露魔尊看了眼冬至魔尊飞身而去的身影,心情复杂,可别再出事了,此次巡狩来这里将近百人,现在近乎全军覆没,回去可该如何交待呢。

        他正想着呢,冬至魔尊又迅速返了回来,紧跟在他后面还有四五只诡异的精灵兽,展开翅膀约有四尺有余,挥舞着两只长长的利爪,不断的向冬至魔尊攻击着,竖着两只大耳朵呲着洁白的獠牙,尤其是两颗尖利的长门牙,令人胆寒。

        冬至魔尊也是不断的闪躲,几乎就顾不上还击,一路飞奔,不过却不是向寒露魔尊他们所在跑来,而是绕到别处了,引开了那几只精灵兽。

        “尊上,咱们走吧?”黄笙义扶着何通问寒露魔尊。

        “好!咱从这边猫腰过去,我打掩护。”寒露魔尊看了一眼身边的一道山石夹缝,好像勉强能通过,就和黄笙义说道。

        两人共同搀扶着何通,钻进那道石缝中向山外踉跄着走去。

        被那几只精灵兽追击的冬至魔尊,见精灵兽大概率的不走直线,曲里拐弯的,绕来绕去,他只好拼命向前狂飞。

        在他躲避精灵兽追击的时候,突然数声哼哼声响起,声音虽小,却恰好能够听到。那几只精灵兽听到此声,其中有一只向他吐了一丝口水后,就全部返程而去。紧接着不久,他就昏迷在山地上了。

        当他缓缓醒来之时,所有的精灵兽都已不见,身边竟是黄笙义与何通在看护着他。

        “呃——笙义,这是怎么回事?那些追击我的凶兽呢?”

        “师尊,我们来到此地就见到您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现在,您可算是醒了。至于您说的那凶兽,我也不知道它们去哪儿了。寒露尊上正在猪嘴山口观察呢。”黄笙义与师尊介绍着情况。

        “我来了!”冬至魔尊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呢,就传来了寒露魔尊的话声。紧接着寒露魔尊就落至三人面前。

        “笙义、何通,你二人速速扶起冬至尊上,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地。趁那些魔兽都进了猪嘴之中,咱们赶快离开。”寒露魔尊非常急切的吩咐着黄笙义与何通。

        “我没事,可以自己走。”冬至魔尊开口说道。

        “那好!咱们先离开此地,有什么话,出了山再说吧。快走!”寒露魔尊见状没有再客气,就拉起了冬至魔尊,与三人共同向山外踉跄着摸索而去。

        “冬至,你方才是没有见到啊,好恐怖的景象啊,大批量的各种飞禽走兽,如精灵兽、火凰、玄虎、獬豸、插翅豹等等近万种的各种生灵纷纷自各处隐形而来,将至猪嘴山口时即现形而出,再入猪嘴而去。冬至啊,这个地方不是你我能惹的啊!唉!”寒露魔尊在路上和冬至魔尊诉说着,他方才在猪嘴山口附近见到的万兽景象。

        “唉!这一次,咱算是大败了啊。”冬至魔尊也是口中一叹,喃喃道。

        ………

        “师尊,师尊,您怎么了?”黄笙义见冬至魔尊僵立在一旁不动,赶忙开口问道。

        这一声把冬至魔尊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哦,没什么,方才那猪嘴动了没有?”冬至魔尊愕然惊醒,随意答复着,并问黄笙义现在的情况。

        “那倒没有,不过,师尊,我们真的要进这猪嘴里吗?”黄笙义低声问冬至魔尊。

        “进个屁!就凭咱们这些人,那是给人家送粮食来了。”冬至魔尊也是低声回了黄笙义一句。

        “师尊,那我们?”黄笙义又问道。

        “在这山上绕上几圈算了,注意,交待他们不可乱动,只能集体行动,去吧,吩咐下去。赶快把这里巡狩完,我们去冠梨镇歇着,等着那两个队伍,再一起去那裂月山。”冬至魔尊说罢,便闭目不语。

        见状,黄笙义也不再多说,下去按指令行事去了。

        ………

        “天蓬,听我藤甲老哥说你是到他那里避难的?能给我说说吗?”

        “王白先生,本来是不能说的,不过呢——”天蓬停住话头,故意不往下说了。

        “不过什么?不要吊我胃口啊,你还想不想吃——”苏小白说到这里,也不说了,让天蓬自己琢磨去。

        “嘿嘿嘿,王白先生,您不会,您这么好的一个人,长得好,本事也大,心也那么好……”

        天蓬这段时间和苏小白混熟了,也学会了点捧人的口活,现下就用到了苏小白身上,生怕苏小白真的一动气,自己再蹭不上好吃的了。

        “少特么扯淡,说正经的。”苏小白对天蓬丝毫都不客气。

        “俺说的就是正经的啊,呵呵呵…”天蓬嬉皮笑脸的又念叨了一句。

        “得!我是白费了半天唾沫星子,你是一句真话未讲啊。”苏小白假装生气的一甩袖子,转身去找立春魔尊学琵琶去了。

        “哎哎,王白先生,您别动气呀,俺可说的都是实话呀!呵呵呵…”天蓬在后边追了一会儿,停下脚步,一转身,呵呵呵笑着去找柳青了。

        “这妮子的身上,有她几丝影子呀,俺真的是有些稀罕呐。”天蓬在去找柳青的路上,想道。

        ………

        裂月山中,繁林深处的一垣残壁上,在阴冷的月光映照下,渐渐现出一副身影,赫然是七爪七尾七脑袋,只见它显形了一瞬息,即刻又隐了进去。

        却留下了一抹诡异邪魅的笑容,似乎在说,“是谁?在念叨着我。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