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迎喜神

第六十七章 迎喜神

        “嘻嘻......”

        身后传来一声尖细的笑声。

        “外乡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申时之后,一定要离开道观。”

        六人齐齐回头,只见一个身材极瘦的女子站在门口,目光没有焦距地看向他们这边。

        虽说容貌是个年轻的女子,可却如一个老人一般佝偻着身子,漆黑的长发随意散落着拖在地上。

        “你是何人?”

        黎芊音右手扶上腰间长剑,神色警惕。

        “姑娘不必慌张,只是要小心这观内观外的恶鬼,如今天色已晚,既然各位来了,那我便带你们先领你们去各自的房中休息一晚,明日你们早些启程吧。”

        驼背女子声音极细极刺耳,可脸上的笑意却是较为柔和的。

        “如此,那就多谢......姑娘了,”黎芊音犹豫片刻,还是有些不太确定,“姑娘是这观中之人?”

        听了这话,原本领在前头举着一盏烛火的驼背女子突然驻足,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嘻嘻,我不是人。”

        “......我是,神。”

        众人一愣,却只当她是疯话,各自回了住处,房门紧闭,黎芊音只觉得这释玄观过于邪性,只想着第二日一早抓紧离开,便同李鹤飖打了声招呼径直睡下了。

        一倒在床上,黎芊音双眼一沉,怎么也抬不起来,好像被魇住了一般,可眼中却能清晰地“看”到,有人捅破了窗户纸,一只完全漆黑没有眼白的眼睛贴在那个洞上,直勾勾地看着她。

        她心中一惊,深呼一口气用尽全力地一睁眼,挣扎着坐了起来。

        眼见着纸洞中的那只眼睛瞬间移开,黎芊音忙追出门,只看到昏暗的屋檐下有一处白色的衣角匆匆闪过。

        再跟上去,已是一个人都没有。

        “姑娘,大晚上的就不要出来了。”

        一个老气森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黎芊音猛得回头,指尖一弹剑柄便要对着对方刺过去。

        “唰”得一声,白光划过,割破的竟是一张纸人!

        “嘘——”

        那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一下子贴在她的耳边,渐渐变成了个孩子尖细的嗓音笑了起来。

        “红笺红,墨色新,衣冠揖让蔼然亲。”

        “香灯提,明如海,都向村前迎喜神咯!哈哈哈哈哈!!”

        刚才被长剑切碎的纸人断裂着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渐渐分裂成无数更小的纸人,围着她尖着嗓子“嘻嘻”地笑着。

        那些脸上两团血红腮红、扎着冲天小辫的小纸人,一双窟窿一般的黑色眼眶中毫无神色,直直地瞪着她,可嘴巴却咧得老大。

        有的跳到了窗台上,有的甚至跳到她的肩上。

        黎芊音左右刺向这些尖叫的纸人身上,剑风划破的地方却分裂地越来越多。

        纸人漫天飞散的碎片如利刃一般划破她的左手掌心,渗出一丝鲜血。

        “迎喜神!迎喜神!”

        “喜神笑点鸳鸯灯!”

        忽然间天旋地转,黎芊音只觉得眼前一片鲜红。

        她最后看到的,是小纸人脸上挂着的诡异的笑。

        “叮——”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震耳欲聋的摇铃声在耳侧炸开。

        她倏然惊醒,却发现自己还在床上。

        怎么回事。

        黎芊音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方才她在舞剑企图刺破那些纸人时不小心被它们划伤的伤口已然消失不见,就连疼痛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是做梦?

        她揉了揉刚才几乎要被震穿的耳朵,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似乎再一次感受到一束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霎时间,黎芊音猛然抬头看向窗户,那只没有眼白的漆黑眼睛同刚才一样,又贴在那个洞上睁大了眼睛盯着她!

        这一次,她没有追出去。

        而是直接掷出剑,直刺那双恐怖的眼睛!

        长剑捅破窗户纸将那双眼钉住,黎芊音立即翻身下床,就在推开木门的那一瞬间——

        “哈哈哈哈哈!!!”

        “红笺红,墨色新,衣冠揖让蔼然亲!”

        “香灯提,明如海,都向村前迎喜神咯!!!”

        那群纸人扎成的小孩竟又一拥而上围了过来,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奇怪方言凑成的唱词。

        穿过这群叽叽喳喳的纸人,黎芊音朝窗户外被她刺穿的方向看过去——

        是那个一开始出现在观门口的那个佝偻着背的女子!

        “果然是你!”

        黎芊音冷笑。

        只见那女子的脑袋被长剑一分为二地刺穿,透过左眼的大窟窿留下一行血泪。

        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死。

        而是转过被长剑穿透的头“看”向黎芊音。

        “新娘子,出门咯!”

        她狂笑着,仅剩的那只漆黑的眼睛却毫无波动,仿佛只有脸上那层皮挤出来的皱纹在笑一样。

        “障眼法?”

        黎芊音心念一动,瞬间闪身到那驼背女子面前,用力将那长剑从她的头骨中狠狠一抽。

        剑刃带着花白的浆与血落在地上,她抬起长腿对着对方的胸口重重一踢!

        那女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好远,砸在破烂的矮墙上,脸上布满脏兮兮的液体,头一歪,咧着嘴继续念叨着:

        “迎喜神!迎喜神!”

        “今宵才子配佳人!!!”

        都这样了,居然还不死?!

        驼背女子“哈哈”疯笑着,口水从嘴角滴了下来,身体止不住地抽搐。

        “上花轿,嫁新郎!”

        观门“吱呀”一响,黎芊音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道观的入口处,缓缓进来一个红色的花轿。

        那抬着花轿的也是四个纸扎人,脸上同样有着两团通红的腮红,不过是个头比那些小纸童大了些。

        见到花轿入门,那群原本围在她身边跳来跳去的小纸童散去了大半,纷纷冲到花轿面前撩起帘子去看里面的人!

        红帘被撩起的那一瞬间,黎芊音分明看到里面那双红色的绣花鞋。

        这轿子里,还有一个新娘?

        不等她反应,刚才被她踹飞的那个女子再次站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过来。

        黎芊音右手一翻,正想再次刺过去,却不料那女子慢吞吞地背过身去,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洁白的身体来。

        可下一秒,黎芊音手握长剑,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迟迟刺不下去。

        “嘻嘻。”

        一双小手从那女子后背拖到地上的黑发中探了出来。

        “怎么了?新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