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出嫁

第六十五章 出嫁

        “陛下!公主绝不能嫁到辽丹!”

        不分日夜地连续赶路,使他的脸苍白到了极点。

        肩膀处的伤口再一次地裂开,在推开殿门的那一瞬间,他身子往前一倾,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

        “进儿?你是何时回来的?”

        李亶有些不满——他有军务在身,擅自回京,可是大罪!

        “陛下!”他吃力地开口,“臣可以带兵死守,绝不会让辽丹犯邺朝土地分毫!”

        天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殿下跪伏在地的男子,一如当年认他作义父一般义不容辞,只是今日却为的是自己的女儿。

        他不经觉得可笑。

        退散了宫人和大臣,李亶微微阖眼,睥睨着下方那个年轻人,“进儿,为父本以为这些年你已经很稳重了,所以才将这些军机重事交付给你,可如今——你是真的让为父失望啊。”

        听出天子话中的怒意,李尘进攥紧拳头实在是为难,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跪下来,“公主是一国体面,若今日因小小营州便要将公主送到他国,来日陛下一统中原之时岂更是非难上加难!”

        听了这话,李亶沉默许久,“进儿,你屡次犯上,这番作为,是为了邺朝,还是为了她!”

        李尘进思绪瞬间抽离,他瞬间抬头看向天子手指的方向。

        那个一身水蓝色华服的女子,正站在屏风后肩膀一耸一耸地啜泣着。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比千刀万剐还难受。

        “陛下......臣,自然是为了邺朝......当然,也能避免公主遭受北境苦寒......”

        “是吗?”

        听到这声反问,李尘进心中再次一沉,那个鬼魅般的低笑好像当年的那张惨白的脸,在他耳边缓缓诉说。

        “哈哈......公主出嫁,已是定局。辽丹愿将营平二州作为聘礼拱手奉上,指定要娶云窈,为父也是无可奈何......”

        “可是!我们邺朝将士明明可以靠一刀一枪搏出来的功名与疆土,怎能让一个女人去献身!”

        “进儿!”

        忽然提起来的音调,使他意识到自己再次失礼。

        “中原不光只有北境一场仗要打,”天子从桌案上丢下一本砸在他身上,“你自己看看,狼烟四起,战火燎原,你有多少粮草、多少军饷可以挥霍?!”

        是啊。

        能用一个女人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还要用人命抵上去?

        “义父......我们不是同十万大山那边......”

        “这场仗,未来一定是会打回来的,”李亶扬声打断他,眼中的狠厉表明了警告的意味,“只是不是现在,等到云窈嫁过去,可以想办法找一些耶律德谨的弱点,想办法托人带回来。”

        “呵,原以为这辽丹新上任的可汗只是个马背上的兵鲁子,没想到,他同先太子在北境的这一局棋,耍得这样好啊。”

        “只是义父,若这耶律德谨真如他承诺的那样将营平二州作为聘礼奉上,他又是何必呢?好不容易打下来的疆土,为了一个从未谋面的女人,说不要就不要了?”

        李亶没有说话,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甚至在那位辽丹新可汗提出来的时候,他第一反应竟也是拒绝。

        这个好处太大了,大到以至于对方一无所得。

        总不能真是对一个中原公主的芳名一见倾心?

        只是,李亶没有时间了。

        他如今想尽办法拖住黎芊音与李鹤飖二人,可眼见着棋局已有崩裂之势,他实在着急。

        就算是前面是个大坑,但为了向天下人证明他这个皇位坐得名副其实,他不能跳也还是跳了。

        “义父!臣请求义父准许臣驻守北境、夺回营平二州!”

        白衣将军的前额重重地磕在地上,声音喑哑。

        “不必再说了,”李亶起身,理了理身上金龙绣样的龙袍,“邺朝第一大将军送嫁,也能为公主壮壮娘家人的气势。”

        什么?

        “义父!”

        他再次将头砸在地上,这一次,他想起了那群少年在他手下求生时绝望的表情。

        “不能让公主嫁去辽丹啊义父!”

        肩上的伤口几乎浸透了他大半个上身,他有些晕,眼前闪过那些扭曲着四肢跑过来的怪物。

        “你还好吗?”

        那个好看的女娃娃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哎呀,好烫!”

        他下意识地想躲开,自己身上好脏好臭,全是那些怪物黏黏腻腻的汁液和口水。

        他感觉自己身上堆满了死老鼠。

        “我,我叫阿爹来救你!”

        “怎么回事啊,阿爹明明说是带你疗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那个小小的女娃娃焦急地跺着小脚,不知所措。

        “你不要命了?父王叫人叫你练功,你还想把自己炼了?”

        少女翻了个大大地白眼,虽嘴上一副不在乎的骄矜样子,可眼中依旧满是担心。

        “无妨,死不了。”

        他喘着粗气,呼吸艰难,随后瞧见她似乎是不信,便立马补了一句:

        “我武功需得练强一点,日后找义父许我给你当个侍卫,以后你走到哪,我就抱着剑跟着你,谁招惹你,我就帮你揍他,如何?”

        少女“噗嗤”一声笑出来,踮起脚,玉葱似的长指戳在他的额头上,“本公主在你眼里,就这么凶?”

        见她笑靥如花,他只觉得自己受的一身的苦都不算苦了。

        “李尘进!李尘进!”

        “李尘进你没事吧,你别吓我!”

        看见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李云窈忙从屏风后跑出来,双手按住他的伤口,企图止住汩汩外流的血。

        只留最后一份清明的男人颤抖着抓住她的手。

        李云窈轻声“啊”了一下,刚想反握回去,却被他用尽了剩下全部的力气推开。

        一身华服的公主怔在原地,忽然失声大哭起来。

        败日残阳。

        李云窈出嫁那天,也算得上是十里红妆、延绵不断。

        皇后亲自送嫁,城中百姓迎道行跪礼。

        李尘进骑在马上,缓缓地行在公主仪仗的旁边。

        一行人渐行渐远,临潢也已在不远处。

        轿中的女子素手撩开红帘,对着身边骑着马的男人轻唤一声:

        “大将军。”

        “嗯?”

        他侧过脸看着一身嫁衣的她。

        “你过来。”

        他俯下身子凑过去。

        邺朝公主李云窈探出身子,在他的唇间留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