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义父

第六十三章 义父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男孩垂下那只血淋淋的手,全身因恐惧和疼痛疯狂颤抖着。

        五指已尽数碎掉,像棉花一样软塌塌地耷拉着。

        狐眼少年定定地看着那只手,不禁觉得有些滑稽。

        他抖了抖自己没有骨头的胳膊,眼里的嗜血渐渐褪去:

        “这样,你就跟我一样了。”

        “刚才说到哪了?”

        “哦,还想来点更刺激的吗?”

        看着跪在地上冲着他不断磕头的几个人,他尽全力压制住自己体内那只疯狂的怪物,稳住意识。

        狐眼少年扶着额头,为了保持清醒,他双手在脸上反复搓了搓,留下几道血印。

        “算了。”

        许久,他打了个响嗝。

        “我吃饱了。”

        正当这几个年轻人满怀感恩地抬头看向他时,只听“唰”得一下,鲜血四溅,几人应声倒地。

        “哈哈哈哈哈!!!”

        他又不受控制地疯了起来,丢下手中那把卷了边的菜刀,一瘸一拐地跑向那道唯一的石门,一头撞了上去。

        ......

        “阿婶,好冷啊。”

        “我是不是......是不是死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你们过来,我把你们都吃了!”

        他一下子坐起来,一大口黑血从嘴里“哇”得一下吐出来,溅了满满一床。

        “你怎么样?!”

        耳边响起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他扶着剧痛的额头看过去,一个鲜亮的身影从她身边跑到门外大声喊着:

        “来人来人,他醒了!快传府医!”

        呵,女娃娃。

        脑袋热得紧,可四肢却像死人一样冰冷。

        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惊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腿。

        还好。

        胳膊腿都还在。

        是硬实的。

        他长舒一口气,之前发生的一切太过荒诞,就像噩梦一样。若不是小腿被咬下的地方还在剧痛,他甚至都在怀疑,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的。

        狐眼少年痛苦地蜷缩在床角。

        只要他一闭上眼,那张惨白的脸就会紧贴在他面前,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纵使他再冷静,也不过就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

        “阿爹,那个哥哥醒了。”

        女娃娃的声音像一汪清水,洗净了他地满身浊气。

        他从环着的臂弯中抬起头望过去,这个女孩的父亲站在榻旁,身后跟着一个模样不像是汉人的郎中,低头看着他。

        少年心中一沉,一双狐狸眼露出些许防备来。

        “云窈,你出去。”

        男人声音低沉。

        “阿爹,我在这看看他。”

        女孩站在他身侧,嘟起小嘴,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出去。”

        或许是从小被宠到大,她从未听过阿爹用这样凶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小李云窈扁了扁嘴,硬是委屈得挤出几滴眼泪,甩着袖子跑出门。

        少年就这样蜷着腿坐在床上,小腿上的伤口渗出大片的血,男人看到了,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腿上流出的血抹了他一手,顺着小腿修长的线条流下来,男人终于开口了。

        “进儿,伤口还疼吗?”

        明知故问。

        都烂成这样了你说我疼不疼。

        狐眼少年皱着眉头不说话,浓密的长睫微微颤抖,可见他有多么忍耐这痛意。

        “进儿,为父在同你说话。”

        听到男人这么说,他迷茫地抬头,漆黑的眸子里尽是不解。

        “您,是在叫我?”

        他沙哑着嗓子开口。

        “你叫李尘进,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义子,是十字门的人——你可愿意?”

        男人语气振振,压根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他隐约中瞧见,房间外守着不少白衣侍卫,若他不答应,怕是走不出这道门。

        少年沉思片刻,随后果断地拉开被子,一瘸一拐地下了床跪在地上。

        “义父在上,儿李尘进,从此跟定义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好啊,好啊。”

        见他如此识相,李亶满意地抚掌笑起来,将地上一身伤的少年重新扶回床上,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

        “进儿,你受伤不少,这是十字门的神医,且叫他给你看看。”

        他定睛一看,此人虽着一身汉装,可长相却像是南疆一带的。

        只见这神医从包中取出一块布,手法生疏地替他重新包扎上,随后又给他端了一碗早就熬好了的药,递到他手中。

        “这药是......”

        他闻了闻,立马五官皱在了一起。

        这味道,怕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黏腻、恶臭,带着些许的鱼腥味,又像是死老鼠的味道。

        分明同当日那些腐肉堆成的怪物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他端着碗,差点又呕出来。

        “小心点,这可是神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熬制出来的灵药。”

        李亶帮他稳住身子,不由抗拒地将那碗药往他嘴边送。

        “义父......这是什么药啊,这样难闻。”

        他往后撤了一些距离,一闻到这味道,那张惨白的脸便会出现在他脑海里。

        “良药苦口,进儿,你身子亏损得厉害,需得好好补一补。”

        男人语重心长地劝着他,手中拿着的折扇不耐烦地在手心里敲了两下,眼中情绪深不可测。

        李尘进捏住鼻子,像是要上刑场一般,仰头喝完了这一整碗的怪药。

        他又想起了那怪物身上的肉入口后恶心的口感,连忙捂住嘴,一次又一次地将那些荒谬的东西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叮——”

        一阵铃声在耳边响起,拖着长长的尾音。

        他扭头看过去,那个神医手里拿着一个银质的旧摇铃,再次抖了一下。

        “你是李尘进,是李亶的义子。”

        神医深碧色的眸子与他对视着,仿佛一处见不到底的深渊,将他沉沉拉下去。

        “叮——”

        “你的义父李亶,是晋王的义子。”

        听到这铃声,李尘进不受控制地跟着开口,重复起神医的每一句话。

        “晋地解梁,十字门。”

        “从今往后,你需得相助义父李亶,共襄大业。”

        摇铃声不断回响,李尘进望着那人深碧色的瞳孔,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他实在撑不住,倒在了床上。

        “从今往后,我需相助义父李亶,共襄大业。”

        睡梦里,他反复喃喃着。

        “忘掉过去的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