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睚眦必报

第五十六章 睚眦必报

        “侯爷要不要听听自己在说什么?”

        听了这话,黎芊音忍俊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

        “如今该死的,是你们一家上下几十口老小。侯爷不要逞一时之快,断送了他们的生路。”

        “生路?”男人冷笑,“事到如今,你会放我们生路?”

        抄家流放,陛下这是要把他当做一颗废子弃了啊!

        想必天子,也早就听闻了北境前线黎芊音与李鹤飖二人的奸诈手段,不惜将他全家人的命拱手送给黎芊音折磨,顺便卖一个好,为拖住李鹤飖争取更多的时间。

        拖住李鹤飖......

        “父亲!救我!”

        赵冉夕口中的破布被拿掉,带着哭腔大喊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拉出来。

        “侯爷一直在外征战,应该许久不见自己的亲生女儿了吧。”

        黎芊音抬头,看向虚空中镜子里倒映出来的那个昔日里趾高气昂的女子,如今长发纷乱地打着结,一身华服满是脏污泥泞。

        “赵冉夕,”她对着那头的人说道,“你可有话要说?”

        “黎芊音,你害我全族,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女子被紧紧绑住,挣扎着想带着椅子站起来,却重重地摔在地上。

        赵冉夕用尽抬起头,声音尖锐刺耳,全力恨不得钻进镜面中将她撕碎。

        “原来赵姑娘平日里端庄大方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不知道明霁哥哥若是见到姑娘这幅样子,是不是会吓到逃走?”

        黎芊音掩住嘴,一副嫌弃的样子偷笑。

        “不许你提明霁哥哥!明霁哥哥的名字岂是你这贱人配叫的?!”

        听到心上人的名字从仇家的嘴里念出来,赵冉夕不知哪来的力气,又疯狂蠕动着向前爬去,像一只跳到旱地里将死的鱼,上下扑腾着。

        明霁......哥哥?

        李鹤飖挑了挑眉毛,他早就从师妹口中听说了这个名字,不禁有些醋意。

        “赵冉夕,看在你即将要做的这件事上,我可怜你。不过——”

        感受到有一道带着些许酸味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黎芊音扯了扯嘴角,没有理他,继续说道:

        “不过若是姑娘知道,自己如今沦落到此等地步,都是心上人的功劳,会不会心痛死啊?”

        少女歪着头站在镜子前,一双桃花眼满是讥讽。

        “真是可怜呐。”

        看到镜中女子惊诧的神情,她装模作样地摇着头,抬起一直脚,踩在侧躺着的永定侯的身上,将他正面朝上翻了过来。

        黎芊音抽出长剑,双手紧握剑柄,悬在永定侯的眉心上方。

        “赵姑娘,可想让家人活命?”

        心如死灰的赵冉夕,耳边传来一个寒意刺骨的声音。

        “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赵姑娘要是愿意放下身段和面子,向我卖个好,我会考虑留他们一条贱命。”

        赵冉夕看向黎芊音剑下已经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男人,颤颤巍巍地开口:

        “你......你想叫我做什么?”

        黎芊音笑了,“一会儿,赵姑娘去洛阳城最繁华的西街,我会教你的。”

        她思虑片刻,叹了口气,软下声音说:

        “我答应你,但是在这之前,你别伤我父亲。”

        “好,”黎芊音一口应下,远远地对着在门口监视的那个牵机阁的人说道,“烦请公子给这位姑娘松个绑,送她上街,我会看到的。”

        随着蛊虫视角一路转移,只见车水马龙,行人之间比肩叠踵。

        “我到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冉夕站在街角,却依旧觉得周围的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几乎要把头埋到衣服里。

        “头抬起来,走到路中间去。”

        耳边声音冰冷。

        见她许久未动,黎芊音也没有太多的耐心,剑尖向下移了几寸。

        “不要!”

        她大喊一声,这回是真的引来了路人侧目。

        “你别杀他,我照做就是。”

        赵冉夕缓慢地迈着步子,顶着一头乱发,挤开人群站到路中央。

        “这样才对。”

        少女轻快地笑了一声。

        “我记得那日桃花宴,你和李云窈要将我父亲的尸首喂狗?”

        “不是的,那不是我的主意,全是公主一人的主意!”

        提起昔日她屡屡折辱将军府孤女的往事,她几乎崩溃。

        黎芊音,你真是睚眦必报!

        “那我不管,公主欠我的,我日后会亲自找她要,只是赵姑娘的债,若今日不还,往后可就没机会了。”

        “你......你一定要逼我到如此田地吗?”

        她掩面,在众人的注视下低声喃喃着。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看不到蛊虫的术法,只能看见衣衫褴褛的女子自言自语,仿佛魇住了一般。

        “这不是前几日说要被抄府流放的永定侯家的嫡女吗?”

        有人认出了她。

        “我不是......我不是......”

        她仓促后退,可身后也全是人,指着她嬉笑嘲讽着。

        永定侯家的嫡女心比天高,东都城内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她平日上街,阵仗堪比诸侯小国的一国公主,若是有人敢走在她的马车前,定会被侯府家仆乱棍打走,严重的甚至会直接要了对方的命。

        乱世之中,人命比草芥还要轻贱,她不在乎。

        可是现在,风水轮流转,这些人围着她嘲笑怒骂,难道都是报应吗?

        “好了赵冉夕,我没时间等你做心理斗争——”

        “跪下,像狗一样爬完这整条街,我放他们一条生路。”

        声音没有一丝波动,却可怕得仿佛从十八层地狱下爬上来索命的恶鬼。

        “黎芊音!!!”

        她“啊——”得尖叫一声,像疯妇一般当街骂了起来。

        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黎芊音!你这个该死的贱人!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就算做鬼也要拉着你一同下地狱!”

        “你今日将我逼到如此地步,你会遭报应的!”

        “终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受人欺辱致死!!”

        不知过了多久,她骂累了,弯下腰大口喘着气,却听到黎芊音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改主意了。”

        “侯府中的人应该在被流放的路上吧?”

        说罢,黎芊音捏了个诀,赵冉夕腹中一痛,眼前渐渐浮现出自己被流放家人的现状。

        “赵姑娘应该不知道,在北境,永定侯一直想玩一个游戏,却没玩成。”

        “身为嫡女,你就替令尊完成这个愿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