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困兽

第五十四章 困兽

        心念一动间,李鹤飖来不及怀疑少女嘴角勾起的那道极浅的笑,便看到一道紫色的光从自己怀中闪身立在寂玄的身后。

        “翊王殿下,还有什么新鲜手段,就一同——”

        话断在齿间。

        老者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只见黎芊音食指和中指夹住刀刃,聚炁稍一用力,那玄铁制成的长刀瞬间断裂。

        她扣住寂玄的肩膀强迫他转身的同时一手掐住老者的脖子,眼中恨意如洪水倾泄。

        老者窒息得几乎翻白眼,尽全力张大嘴却连一口空气都无法享用。

        黎芊音倏然松开手,正当他贪婪地准备换气的那一霎那——

        右手指间夹着的那块刀片寒光一闪,直接割断了他的喉管。

        她冷漠地看着老人含着血的嘴一张一合,鲜血从嘴角止不住地涌出来。

        他似乎极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

        寂玄捂着自己喷出鲜血的脖颈,喉管“嗡嗡”颤动,发出可怖的血泡声。

        此刻,第一束晨光刚好透过大殿的窗子,照在寂玄逐渐僵硬的尸体上。

        黎芊音背着光,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她看向早就被吓得跌在一旁的永定侯,开口声音寒凉如鬼魅。

        “侯爷,玩游戏,是要死人的。”

        “你......你竟能起死回生......”

        他指着她,表情宛如看到了恶鬼。

        黎芊音阖上眼,再次睁开时,眼中情绪已再无波动。她歪头看向自己的肩处,一直全身雪白的小蛇,从她的后背盘上她细长的脖子。

        那小蛇看到与她对峙的中年将军,探出头,“嘶”得一声,凶猛地吐出信子,随后化作一股雾气消失在虚空中了。

        “不是说好了,你不会暗中御蛊吗?”

        永定侯恶人先告状。

        “嗯,我食言了,怎样?”

        她挑眉,不愿多说。

        李鹤飖望着那个逆着光挺立的站着的少女,舒了一口气,心中经率先生出一股劫后余生的侥幸来。

        他步步经营千算万算,却总是算不中她。

        此刻,有一位中原将士趴在永定侯耳边说了句什么。

        “哈哈......”

        刚才还一脸恐慌的男人一下子眉开眼笑,常年驻扎边关形成的暗沉的皮肤随着他的笑意如老菊一般皱了起来。

        “可汗——”他拿起一杯酒,转向殿上被同样惊得说不出话的耶律德谨,大笑道,“本将军收到了消息,述律太后被迫退兵,辽丹,输了!哈哈哈......”

        “翊王,黎芊音坏了规矩,所以这一局又是本将军赢了!”

        永定侯的表情似乎是喝醉了,有些神志不清。

        “来人来人!”

        他大手一挥:

        “今日这些人辱了我,辱了天子!本将军赢了!我要把他们都杀了!”

        看着站在寂玄尸体边的一男一女,中原将士和十字门的白衣门生将他们围在中间,警惕地将刀剑横在身前,却无一人敢上前迈出一步。

        “将军......大将军叫我带话给您......”

        不一会,又来了一个中原兵,见到永定侯脸色不悦,立即战战兢兢地跪下。

        “李尘进说什么?”

        借着酒劲,男人好不容易大着胆子放肆一回。

        “大将军说......辽丹太后言而无信,给您指路进临潢只是为了逼她退兵,邺朝不想与辽丹起太大的冲突。所以大将军说......叫您不要得寸进尺,需见好就收......”

        “嘭——”

        不等他把话说完,永定侯一脚踢翻了面前的矮案,“叫老子出兵的是他,折腾一番之后叫老子夹着尾巴回去的也是他——这小子玩我呢!”

        “将军!将军息怒......大将军许是另有谋划。”

        “谋划?他有什么谋划?”

        男人暴怒地将伏在地上的人拎起来,一口酒气喷在对方的脸上。

        “他不过是陛下从外面捡回来的一只狼崽子收作义子,还真把自己当龙裔了?这小杂种也配指挥我们侯府世家?”

        “将军!这话说不得啊将军!”

        在场几乎他手下的所有人听到这番大逆不道的话,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双耳剪掉,变成聋子才好。

        “杀!给我杀了他们——你们还愣着干嘛?”说罢,转向站在殿内的黎芊音和李鹤飖二人,“就算是你们本事再强,也难敌我手下千军万马!”

        他将手中的人朝着远处一扔,摔在人堆里。可接到了李尘进的命令,无一人敢动。

        永定侯意欲再次发作,却又见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是守城的侍卫将领。

        那人匆匆忙忙地跑进来,被脚下门槛绊了一跤,摔在永定侯脚下。

        “将军,不好了!辽丹大军将整个临潢包围了!”

        “少放屁,本将军醉了不是傻了!那老女人刚被击退,何来大军?!”

        “将军!”那人欲哭无泪,“辽丹大军已经正在破门了,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马都在城内,已如困兽之斗!”

        永定侯地酒意瞬间醒了大半,惊惧和恐慌渐渐爬上他的脸,“这怎么可能……”

        他像看着修罗阎王一般看向李鹤飖。

        耶律德谨突然笑出声,这位翊王果真是机关算尽。

        「可汗可命大军在临潢十里外驻扎,待我们入城即刻出军,定要在天亮之前赶到。」

        「辽丹剩下的兵权现在尽数在我母后手中,何来大军?」

        「可汗忘了?你率大军入平州却被偷袭营帐,数万军马被俘——述律太后只以为全军覆没,却怎么也想不到,救临潢臣民百姓于水火的,还得是你耶律德谨。」

        那日在平州牢狱,李鹤飖对着被当做人质的辽丹可汗,说出了真正的赌约。

        「本王助可汗拿下此战,可汗于政权定能十拿九稳,而对比述律太后带领的败军,她只能无奈让位。」

        李鹤飖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耶律德谨,眼中情绪不带一丝波动:

        「若事成,还望可汗言出必行,二十年内不可再犯平州,且将那中原永定侯,交给黎芊音处置。」

        「殿下若真能叫本汗心想事成,辽丹不但二十年内不再犯平州,还会保证,若中原军袭平,辽丹定会倾力相助。」

        日上三竿。

        永定侯听着殿外夹杂着辽丹口音的喊声,心中一冷,仿佛坠入冰窟。

        “前几日,处月宁赠予我一只蛊,可以千里传音,翊王殿下可想见识一下?”

        黎芊音幽幽地开口。

        “哦?那今日难得一见。”

        李鹤飖宠溺地笑笑。

        她扣起指尖,随手一划,一道紫色的光破开蛊虫,轻轻地在虚空中炸开,形成了一个紫色的镜面立在众人面前。

        下一瞬,那个中年将军似乎是听到了自己女儿撕心裂肺的求救。

        “父亲!”

        “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