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破晓

第五十三章 破晓

        “挑一个你们中最强的,同我打,谁刺中对方一刀,谁才能喝酒。”

        李鹤飖把玩着手中的酒盏,漫不经心地说。

        “天亮之前,若是你们赢了,那悉听尊便;若是我们赢了——”

        “你们立刻,从这里滚出去。”

        永定侯扫视了身后一圈人,最后目光迎上一直盘坐在暗处的寂玄的眼睛。

        老者撑着蛇头杖缓缓起身,拽下头上的兜帽。

        “老朽可以一战,只是殿下功法深不见底,一对一地打未免有些恃强凌弱。更何况,殿下是龙裔,老朽实在不敢冒犯。”

        感受到李鹤飖体内熟悉的内力,寂玄已然能够确定,那位天尊的神识已修复了小半,于是继续说道:

        “若殿下肯,应当另寻一人才好。”

        “呵,”李鹤飖冷笑一声,“不敢冒犯也已经冒犯了,若我不同意呢?”

        见他一味僵持,坐在左侧首位的永定侯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音调,“既然殿下不愿意,那还是老办法吧。来人——”

        “我来。”

        黎芊音将腰间佩剑按在桌上,盯着寂玄一字一顿地说,“我来,长老可满意了?”

        “芊音,”李鹤飖出声制止,“还有别的办法,你伤势还未痊愈,别去。”

        “不,”她抽出手,低声说,“放心,若是术法,我技不如他,但此番比武,我当可与之一战。”

        “哎,我让你一个姑娘去打架,会被骂的。”

        他再次拉住她,用气声低语。

        “呵,”黎芊音有些无语,冲他扬起了一个假笑,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别碰我。”

        紧接着从桌子上直接踩了过去,缓缓抽出长剑,抵在地上转动着。

        “我知黎姑娘擅长蛊术,但若单纯比试刀剑,还请姑娘不要暗中偷袭。”

        “这话应当是我说才对,寂玄长老,收起你那套障眼法,别显得十字门上不得台面。”

        手中旋转的长剑突然被紧握住,她抽身躲开,随后双手倒举剑柄,向上一划——

        黎芊音闪身站在一边,看向话音未落便企图突然袭击她的老者,身前的长袍被她的长剑割破了一道口子。

        “寂玄长老,这么玩,可是要输的。”

        她眼中划过几分促狭的笑,双指一弹剑身,“叮”得一声,长剑稳稳地落在她手中,迎面再次刺过去。

        一旁,李鹤飖不紧不慢地拿起酒壶,斟满一杯,举着酒盏向坐在对面的永定侯微微一抬:

        “哟,这碗酒,本王先替黎姑娘饮了。”

        永定侯脸色倏变,放在案上的左手紧握成拳。

        这黎芊音的武功何时变得这么强了——更何况,先前在洛阳,他可从未听说过昭南将军之女会什么武功。

        殿中少女手中的长剑如白蛇吐信,丝丝破风,骤如闪电,步步杀招。

        凌厉的剑风间,老者吃力地后退,持刀护住周身,“嘭”得一声撞在门上。

        “侯爷,不巧,又得是本王来喝了。”

        李鹤飖嘴角不可察觉地勾了一勾,看着黎芊音将长剑从寂玄的锁骨下猛地抽出来,眼色微沉。

        不知已经走了多少招,老人身上的白袍已经几乎被染尽血红。

        “尊上的内力着实进步飞快,”他从地上爬起来,用手背抹掉嘴角渗出的鲜血,目光如炬,“不足一个月,竟远超我昔日几十年的修行——可惜我专修术法,若论内力武功,着实不如你。”

        闻言,黎芊音抬起手,用剑尖指向地上佝偻着身子的老人:

        “寂玄长老难道要认输?”

        “不......咳咳......”

        他猛烈地咳嗽起来,捡起地上已经卷了边的刀,还欲再战。

        可黎芊音却不愿等他。

        前世此人率众多仙门正派合力诛杀她,又从中作梗怂恿天尊劝她下轮回,今世又几次趁她不防备之时设计陷害折磨她——

        愿赌服输、生死有命,她一脚踢开老者手中的刀,冲着对方暴露出来的脖颈,毫不迟疑地刺下去。

        “不好,快躲开!”

        剑刃触及那干枯褶皱皮肤的瞬间,伤口处一抹青光闪过,李鹤飖忙站起来,指尖飞出三根银针刺向她身后。

        可还是晚了。

        电光火石之间,寂玄兀然出现在她身后,双手抬着一把巨大的宽刀用尽了十二分的力气直接捅了过去。

        银针打在刀面上,那长刀一偏,虽说避开了心脏,但还是一刀刺入肋下,从她的腹部生生穿透出来。

        “啊......”

        利刃穿透身体的痛意迟了几秒,她手一松,长剑从指间滑落,掉在对面那个木质傀儡前。

        她张了张嘴,痛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六合迷障到今日的偷梁换柱,寂玄的幻术的确是极强的,比当日八部的阿璃强上数百倍。

        方才李鹤飖紧盯这么久就是怕他们使些下作手段,不料竟还是没能立即识破。

        看到翊王准备出手,十字门的白衣门生立刻挡在他面前。

        “殿下,这碗酒,我可要多喝一点。”

        永定侯抚掌大笑一口气喝了两三壶,只觉得心中酣畅淋漓,“只是规矩是翊王定的,殿下自己可不要坏了规矩。”

        “本王定的规矩,本王想改便改!”

        寂玄毫不迟疑地将长刀“唰”地抽出来,一时间鲜血四溅。

        看着少女的身子在自己眼前摇摇欲坠,李鹤飖几乎要疯了,他手掌向下,对着虚空重重一击,只见一圈巨大的金光将围在他身边的十字门门生猝然震开,瞬间毙命。

        “小妖女,小妖女!”

        他接住她蓦然委顿的身形,心脏仿佛被揉碎了一般,一边叫着她,一边颤抖着指尖,慌乱地扎针,点着她的穴位。

        老者花白的头发已在方才的打斗中凌乱不堪。

        看着气若游丝的黎芊音,寂玄的眼中划过几丝复杂的情绪。

        若非势不两立,他倒是对这个年轻姑娘十分钦佩。

        “结束了。”

        老者讲长刀往黎芊音身侧一扔,背过身叹了口气。

        忽地,李鹤飖仿佛看见怀中少女的嘴角极其细微地扯了一下。

        “翊王殿下,还有什么新鲜手段,就一同——”

        话断在齿间。

        寂玄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还想再说什么,捂着自己喷出鲜血的脖颈,喉管“嗡嗡”颤动,发出可怖的血泡声。

        此刻,第一束晨光刚好透过大殿的窗子照在寂玄逐渐僵硬的尸体上。

        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