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菩提子

第四十九章 菩提子

        “你......”

        腰间被紧紧箍住,方才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模样的她脸一红,竟有些手足无措。

        李鹤飖俯下身子,长手一捞,将她扛在肩上,快步进了内室。

        黎芊音“啊”得一声轻呼,一瞬间失去重心的她条件反射地挣扎了几下,两只穿着碎花鞋的小脚蹬在对方素白的长袍上,踢了他好几脚,留下浅浅的污泥印子。

        男人此刻一脸不悦,像丢包袱一样将她扔到榻上,拍了拍手,就要转身往外面走。

        “哎?你怎么?”

        本以为是这道士突然上了道,没想到居然还是自己多虑了。

        黎芊音一脸的不可置信,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就这么虚虚地指着他,气不打一出来。

        “怎么了?姑娘既然喜欢这屋,那你住这里,我去别处。”

        “死道士......”自知被对方戏耍了一通,黎芊音恼得咬牙切齿,坐在床上右手一挥,瞬间从宽大的衣袖中飞出一道泛着紫光的链子,将李鹤飖团团缠住,“今天我绑也要把你绑上......啊——”

        话音未落,李鹤飖扣住无名指,指尖微动,眨眼间便破了她的术法,闪身驻足在她床前,垂着眼睛睥睨着她。

        “你修为的增长竟快到如此程度!”

        她大惊,拈起一个手诀还欲再试,却骤然被一束金光穿掌而过,一时间浑身无力,只得软塌塌地靠在床上。

        “现在是谁绑谁?”

        男人嘴角勾起几分漫不经心的冷笑,看着少女手足无措的神情,他缓缓坐到床边,捉住她的细腿往自己的方向一带。

        她失声低呼一声,却根本无法反抗,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脱了她的鞋,将那两只雪白的玉足把在手中,呼吸渐粗,眼神阴冷。

        这哪里是今后要得道成仙之人的表情,分明是地府的修罗恶鬼!

        黎芊音心中大叫不好,平日里温润如玉的小道士,怎的私下里竟是这样一个活阎王。

        “你是修道之人,怎能杀生?!”

        “你这样的小妖女,若是杀了,也算不得杀生。”

        他双眼微眯,笑得有些促狭。

        李鹤飖掸了掸身上的灰,一边瞧着手中的那双脚,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问她:

        “刚才是哪只脚踹的我?”

        “啊哈哈......”她有些尴尬地扯出来一个难看的表情,暗中一遍又一遍地纳炁,试图冲破他的控制,“我可没有......”

        那催情的术法使得她愈发难受了,两片脸颊涨如桃红。

        终于,在体内聚炁运行到不知道第多少个周天之后,她总算是能使出力气起身对抗。

        可待她刚要弹起来,李鹤飖反手将她按在榻上,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脚踝,稍稍用力捏住。

        “出家人不打诳语,造了口业,于人于己都不好。我分明看到了,两只脚都踢了我。”

        “既如此——砍掉如何?”

        许久,见她真的怕了,李鹤飖松开手,收回脸上装出来的戾气,面无表情地起身撤开。

        可就在此时,黎芊音却遭那术法反噬,浑身像煮熟了的虾子一般透着红,皮肤滚烫地在床榻上不停地翻来覆去,蜷缩成一团。

        “姑娘,你还好吧?”他叹了口气,重新走到床边,拍了拍她由于过度痛苦颤抖着的肩,放缓了语气问道。

        感受到对方身上带着一阵竹香的气息,少女一下子坐起身,顺着他的方向闭着眼抱了过去,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侧脸贴在他冰凉结实的腹部。

        原本还想将其推开的他,看着黎芊音因呼吸困难而微微张开喘气的朱唇,止住了手上的动作。

        大手落在她乌黑如墨的长发间,李鹤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中那块清净地被种上一片鲜红。

        他又“唉”地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勉强与她对视。

        “解人困境,亦是无上功德。”

        他说。

        是夜,总是多一分缠绵。

        携云握雨间,芙蓉帐里奈君何。

        第二日,晨起已经日上三竿。

        “真是不容小觑。”

        望着枕边那人满是红痕牙印的肩侧,黎芊音腰酸背痛,半倚在床上,伸手帮他撩开了遮住脸侧的碎发,暗暗感慨。

        “醒了?”

        他出声,却未睁眼。

        “夜雨已停,施主请回吧。”

        李鹤飖神情淡漠,仿佛不曾有过这一夜的荒唐。

        “姑娘不就是想借我采阳补阴吗?既然目的达到了,就请回吧,观中皆为男子,多有不便。”

        “你叫我走,是因观中都是男子?还是因为对我没有情?”

        没料到她回这么问,他先是微微吃了一惊,随后下床披上外袍,遮住颈间的痕迹,朝她轻轻扬唇一笑。

        李鹤飖走过去,在床边蹲下,再次抓住她的脚。

        “你又要做什么?”

        她欲哭无泪,刚企图躲开又被钳住。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串菩提子,套在她的脚踝上,“如此,姑娘可放心了。”

        她定定地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开口玩笑道,“这是定情信物吗?”

        李鹤飖不回答,只是直起身子,屋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温润的侧脸上。

        “原是正邪不两立,可长期修行魔道却最容易亏损身子,这菩提子刚好可以祛病消灾,姑娘收下吧。”

        ......

        “你,记起来了?”

        她咳出一大口血,撑着剑半跪在地上。

        黎芊音有些吃力地抬头,看见身边那人掸了掸衣服站了起来。

        她清楚地注意到,尽管身上依然伤痕累累,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眼中多了些曾经没有的芝兰玉树、不落凡尘的谪仙气质。

        “嗯,记起来一点。”

        他语气淡漠而疏远。

        随着金光四起,一面巨大半透明的屏障挡住了何大何三人势如破竹般的猛烈进攻。

        下一瞬,李鹤飖指尖在空中虚画了个符,三层咒印将本就被黎芊音重伤的数人压在金光下几乎窒息。

        手起刀落的瞬间,她听见悉万丹发出尖锐的笑声:

        “哈哈哈......等着吧,魔主芊音!他杀了我们,马上就来杀你了!”

        刺耳的声音戛然而止,李鹤飖回头看向不远处撑着剑尽力站起来的少女,繁杂的回忆一时间涌上心头,他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你回来了。”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