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离别

第四十三章 离别

        就在长剑破空的同时,那些「黑羊」竟不知为何,一个接一个地瘫软倒在了地上!

        黎芊音见势不对立刻收回了剑势,二人刀尖一偏,深深地砍在步辇两侧的木板上。

        随着刀剑重新拔出来,那步辇上原本挂着的红帘被齐齐割断,落在地上。

        而此刻,卢文用也不知何时抽出了匕首,上前两步抵在红衣女童的小腹前。

        手中的东西似乎有千斤重,这个原本舞刀弄枪不在话下的卢龙将军,如今连一个小匕首居然也需要双手颤抖着才能勉强拿得动。

        “夫君......”

        与此同时,这个女孩子抬起手,却不是为了挡开急刺过来的利刃,而是如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新婚妻子一样,摊开双臂,满眼的期待。

        可皮肤却隐隐渗出几丝血。

        卢文用脸色“唰”得苍白如死,眼中有长泪顺着溅满灰与血的脸颊滑下。

        “你怎么了!楚楚!你怎么了!!”

        他手一松,不管不顾地丢下匕首,就要往前拉住她的手。

        只是,在男人的指尖刚碰到她那双枯萎小手的霎那间,她缩了回去,迟疑地盯着自己没有了指甲的惨白的十指,茫然地看向他的双眼,目光无神。

        仿佛想起来似的,她跳下步辇,挡在刚才那对死里逃生的夫妻面前,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奇特的符,口中低念咒文。

        “咳,咳咳。”

        她回头看向那对年轻的夫妻,嘴角尽可能地挤出一个看起来还算温柔的笑。

        “他......他不会有事了......以后、以后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们......将你们分开了......”

        在年轻女子惊异的眼神下,她的皮肤竟如瓷器一般,一点一点地出现裂纹,渗出黑色的血来。

        “楚楚!”

        那个男人崩溃一般冲过去,跪到在她身边,伸手扶住了那个几乎要被吹散在风中的小小的孩子,一声一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处月宁苦笑一声,用尽全身力气一掌击开了卢文用,强撑着自己站直。

        天亮了。

        皮肤裂纹间的血滴在地上,冒着白烟立即消失在黄沙中,赤红的衣衫下的鲜血渗出来,在新生的阳光下逐渐蒸发。

        那白皙如瓷娃娃一般的红衣孩子,渐渐变得透明。

        “楚楚!楚楚!!!”

        看着重新扑过来的男人双手从她逐渐变淡的身体间抓空,她“嘻”得笑了一声,眉梢处还有着恶作剧得逞一般的孩子气。

        “笨死了,这下你可抓不到我了。”

        “卢文用,你记着,我可不是因为你们才死的......我是因为看不下这乱世,让、让他们......永失所爱......”

        “是,是,楚楚,你是我们这里最强的,你不要——”

        “黎芊音,”她打断男人的话,转头看向身边那个神色复杂的少女。

        “你、你不要这个眼神看着我......看在你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我便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你父亲是被那个永定侯陷害的。但是、但是,真正让他死的,是明汐,还有中原那个天子。”

        “他同我一起,被带回了十万大山。但是我挺过来了,他却没有......”

        “——邪魔!邪魔就要出世了......啊!还有、还有辽丹那小子,被下了剧毒,你们一定要小心!”

        她艰难地喘着气,似乎每说一句话,身体都要消散一分。

        “处月宁,你!”

        黎芊音向前一步,左手在袖下紧扣,暗暗施术。

        “不要再白费力气了,黎芊音......留着你的本事,去杀了那些仇人吧。”

        她摇了摇头,语气极其虚弱,“我以血肉饲蛊,又将自己炼成了蛊,如今蛊虫反噬,就算是明汐来了,也救不了我了......嘻嘻,当然,他现在巴不得我快点死呢,在他手下,我不过只是一个不好摆布脱离他控制的棋子罢了......”

        “还有啊......”

        她垂眸,长长的睫毛在那张稚嫩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似乎还有好多话都没说呢。

        “卢文用,你护着百姓,我不怪你......可若是当时还有机会,你、你会救我吗?”

        “我会,楚楚,我若知道你那时没有死,我一定会!”

        男人跪在地上,失声痛苦,双手举在半空剧烈地颤抖着,生怕面前的人一不小心便灰飞烟灭。

        “那你还会......娶她吗?”

        “呵,”不等他回答,她自顾自地接上话,“男人的话,我才不信。”

        “但是知道,当年的事不是你......我来这里,就已经,不遗憾了......”

        “哈哈,今天说了这么多话......我这二十多年来,都没说过这么多的话。”

        “我累了,想睡会。”

        红衣女童的双眼倏然睁大,黑白分明的杏仁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处月宁,亦或是楚月怜,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昂起头看过去,和煦的阳光透过她透明嶙峋的小手照在她的脸上。

        不知是看到还是想到了什么,她破碎不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释然的欢笑。

        城外,那些脱离蛊虫控制的将士们重新战斗起来,击退了辽丹的第一波攻势,守住了平州。

        远处,传来了代表胜利的鸣铎声。

        眼前,一把小小的骨灰,融在黄沙中。

        她的将军来接她了。

        ......

        虽然,在江天珞顾青让所带领的牵机阁,以及两位无常的帮助下,平州勉强取得了一波防守的胜利,可大战一触即发,众人仍无法将悬着的心放下来。

        “我们的人打探到,由于处月宁这一枚至关重要的棋子突然倒戈,中原北境边上的那群人也按耐不住了。”

        “如今局势,中原众臣咬死不肯割十六州给辽丹,若是耶律家这新上任不久的可汗,被咬定在平州断了气,那位述律太后便可以顺水推舟地叫幼子上位,再以讨伐之名攻占平州,自然也就没有李亶什么事了。”

        顾青让抿了口茶,一副局势不妙的神色。

        “不错,所以李亶现在想破了头皮也没算到,天下人皆逐利,可却并非天下都是无情之人。”

        黎芊音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他现在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提出一个能够与十六州同价的交易,继续与辽丹合作;要么就干脆鱼死网破,出兵援平,就算得不到平州,至少也还能勉强换一个贤君的名声。”

        江天珞一双长眉紧蹙,“对了,刚才听嫂子说,那处月宁提到耶律德谨被人下了剧毒,不知他现在情况如何?”

        李鹤飖眉梢轻挑,与黎芊音对视一眼,眼中尽是胜券在握:

        “放心,他有十来个牵机阁的高手看管,若出了问题,自然会有人立刻来汇报。”

        话音刚落,便听见一位「高手」小跑着进来,屈膝慌忙道:

        “翊王殿下,那个辽丹可汗,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