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暗流

第四十二章 暗流

        红衣女童看向四周正在厮杀的众人,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

        她抚平了百褶裙上溅到的鲜血,视线钉在了对面男人的脸上。

        “你怎么会知道呢?反正这么多年来,你也一直当我死了罢。”

        “你不是被苗疆的人带走了吗?——原来,原来!”

        卢文用猛然一震,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当年辽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绕道偷袭,不仅是因为中原军队帮他们偷偷走了后门,原来竟还有苗疆势力的暗中帮助!”

        “嘻......嘻嘻,真聪明,果然一猜就猜到了。”

        处月宁眯起眼睛,一脸的讥讽。

        “可是还有一点你没有猜到——”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黎芊音,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那个名震天下的昭南将军,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黎芊音原本便耳力极好,听到这话,手上的剑一顿,原本已经被控制住的「黑羊」趁着她走神的空子一口咬了上来。

        卢文用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个一身劲装出手极快的少女,眉头紧皱,“难道不是当时昭南将军的下属,也就是如今的永定侯在将军的饭菜中下了毒,随后带着一群贼子火烧大营?”

        “好不容易夸你一句聪明,怎么如今又蠢笨起来了。”红衣女童娇俏地冷哼一声。

        “那不是下毒,是下蛊。”

        “而我当初没有死,也是因为被他种下这种蛊,才能调动我身体里最后一丝阳气,活下来。”

        “你是说......”

        “是明汐,苗疆的那个只手遮天的明汐大祭司。是他将我从乱葬岗中带出来,并施术救了我。”

        “明汐......明汐大祭司......”

        卢文用反复地重复着这个名字,他从未见过这个人,可这位苗疆祭司的传闻却在这五朝十州流传已久。

        “他,真有这么好?”

        他迟疑着,开口反问。

        “哈哈哈......说的是啊,”她突然大笑起来,周围的「黑羊」仿佛听到召唤一般停下手上的进攻聚集过来,将二人圈在中间。

        她踩在坐辇上站直身子,眼神一点一点变得恶毒,“当时我看着他那样好看的脸,也是这么想的。”

        “唰”得一声,她手中弯刀一挥,将身边一只「黑羊」的喉管割断,那人像只断线风筝一般瞬间委顿下去,刀口处流出的黑血中,居然爬出来一只赤红的蛊虫。

        “看到了吧,”她将那只虫拈起,送到卢文用眼前,“在你们整个平州上下万民欢庆的时候,在你同那女人洞房花烛的时候,在你们所有的将士吃香喝辣的时候......”

        她说着,将手中的虫狠狠地碾碎,嶙峋的小手剧烈地颤抖,随即忽然卷起两条空荡荡的宽大衣袖,伸到他面前。

        “他将我泡在坛子里,上面贴上了厚厚的封条......那些蛇蝎毒虫,恨不得食我肉、烧我骨、扬我骸——他要为了他的计划,将我变成一个怪物!”

        “楚楚!”

        他心中大恸,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明明已是中年的女子却如逆龄生长一般变成了孩童模样,五脏六腑如锥心般苦楚。

        “原本以为自己被这个女人剖腹取子之后必死无疑,可没想到,那十万大山才是真正的地狱......早知如此,我宁可在那乱葬岗中,与那些尸体蛆虫一同腐烂掉!”

        “不过没关系,时间一长,也无所谓了,”红衣女童冷笑着,眼中闪过星星点点的亮光,转身坐回了轿辇中,“那位明汐祭司原本也不打算在北境久呆,只是为了他可怕的计划,同那中原皇帝做些交易而已......”

        “而我被泡在那坛子中,本想寻死,但是却居然连杀了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于是,在没有任何食物的一整年,我抗住剧毒,吃掉了坛子里所有的毒虫!”

        “哈哈哈......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竟将自己活生生地炼成了一只蛊!”

        她狂笑着,双眼杀气翻涌,“那时,我算是明汐唯一成功的试验品,可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失败的。”

        “他本想制作出一个像我的黑羊儿一样,只会听他指挥的傀儡,但我却一步步地脱离了他的预想。直到上个月,他同我说,愿意解了我身上的结印,放我走出十万大山,但前提是——”

        她突然止住了口中的话,阖上眼一听,冷笑一声:

        “果然来了。”

        “翊王殿下!述律太后带着辽丹大军距离城门只有十里地了!”

        有人通报道。

        “去,再加十个人,一定要看好耶律德谨。”

        李鹤飖等人站在那群活死人身后,面对这个敌友未定的红衣女童,随时准备出手诛杀。

        就在这时,平州外城的百姓似乎也是听到了辽丹大军即将临阵的消息,熙熙攘攘地想逃进最中间的内城。

        内城城门早已在她过来的时候便被破坏掉了,只见几个百姓无意中闯了进来,看到那群低声呜咽的僵尸,有人尖叫起来,连连后退。

        人心惶惶。

        难道二十年前的恐怖场景要重演了吗?

        如今的述律太后比之当年的辽丹王,更是有过之而不及。

        可手无寸铁的百姓,除了被人拿捏的份,还能如何是好?

        “卢大人!”有人看到被围在中间的卢文用,跪了下来。

        那个戎马一生,却一夜白头的卢龙军首领,绝望地叹道:

        “乱世之中,弱肉强食,中原李亶反臣篡位、贼子当道,辽丹又对汉人动辄奴役打骂、待我等甚至不如猪狗,我们这样的弹丸之地......又怎会有机会尊严地活下去啊......”

        大军压阵,辽丹兵多强盛,虽仅派了三千人打头阵,便已然冲进了平州城。

        除了变成「黑羊」的将士,即便牵机阁和那两位无常奋力反击,整个平州上下能出上力的,也已然所剩无几。

        不能再犹豫了。

        李鹤飖同黎芊音对视一眼,手中刀剑渐渐出鞘——只有杀了这个女童,救回这些中了蛊毒的将士们,也许还能同辽丹勉强一战。

        “夫君!”

        腥风血雨,满目疮痍。

        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将红衣女童的心绪拉了回来。

        她探头,看向远处一位抱着被敌军斩断一条腿的年轻丈夫的少女,杏眼一滞,手中飞出两只毒蛊,深深地钻进那两个准备提刀砍死这对夫妻的辽丹将士体内。

        就在同一个刹那,由于她的一个闪神,那一刀一剑竟如闪电般地刺向她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