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黑羊

第三十五章 黑羊

        日斜黄昏。

        有一队送亲的队伍从黄沙中走来。

        远处传来一阵悲悲戚戚的唢呐声,吹的是拜堂的曲子,声音却宛如一个婴儿的哭泣。

        站在平州城门上的看守揉了揉眼睛,小声嘟囔:

        “难听死了——这兵荒马乱的,怎么会有人这个时候结婚,还从那么远的地方嫁过来。”

        奇怪的唢呐声戛然而止,守卫伸头看了看,那送亲的队伍抬着一个步撵,停在城门外。

        “殿下有令,城门已经下钥了!明日再来吧!”

        他朝下面大喊一声。

        可那支队伍却一动不动,没人回应,也不离开。

        “诸位虽逢喜事,但上面的吩咐我等不敢不从,先提前恭祝两位新人鸾凤和鸣、百年好合了!”

        他也不想太扫人家的兴,于是再次开口道。

        惨淡的月光渐渐露出来,守卫不禁觉得有些寒意,无意间瞥见那送亲队伍中有几个人的长相有些眼熟。

        “老魏?”

        他脱口而出。

        只不过微微一怔,一股极强的力量拖着他从数十丈高的城墙上掉下来,他大喊一声摔在地上,脖子“咔嚓”一声被折断。

        眨眼间,这守卫的颈部有一个极小的东西“噗”地钻进去,消失不见。

        听到有人出事,换班的侍卫忙赶过来查看,却听大门“轰隆”一阵巨响,掀倒在地。

        那断断续续的唢呐声又诡异地响了起来,众人大惊,恐惧之意从心底油然而生。

        此刻,那些送亲的人终于抬起了头,露出惨白中透着青绿的脸,争先恐后地朝着挡路的士兵们扑过来。

        面对出鞘的利刃,它们也如不知疼痛一般,张着鲜红的血口,举起枯槁腐败的手,抓向那些活人。

        “不好!快禀告殿下——”

        话还未来得及说完,他便被那些「人」推搡着,咬断了咽喉。

        不一会,这人也如它们一样,缓缓转过身,保持着断掉脖子的姿势,拖拉着脚步,一步一步地朝着曾经一同并肩作战的战友脸上抓过去。

        必须除掉那藏在步辇中的始作俑者,否则这整个平州,都要成为她牧羊的荒原!

        “我当那述律太后能有什么智取的法子,不曾想找了个怪物,在这里装神弄鬼!”

        几位牵机阁的将士抽出长刀,毫不留情地砍了过去,绞断它们的双臂,一团血光赫然向外喷出。

        步辇中的人却丝毫未被激怒,幽怨凄凉的唢呐声更是急促了起来,而那些被操控的「人」也如听懂了主人的怒意一般,更加猛烈地进攻起来。

        “处月宁!”

        破晓的剑气隔空刺来,黎芊音骑着快马,一弯腰捡起地上打斗时丢落的剑,穿过挡在面前的重重怪物,朝着轿辇中人掷过去。

        话音一落,那唢呐声倏然停止,那些伴着旋律撕咬的「人」也如木头一般被定住了。

        只听“噗嗤”一声,长剑刺穿了那人轿边的一个被控制的侍卫,一只小手拨开红色的流苏,从轿中探出身子。

        “嘻......大姐姐,你终于来了。”

        那是一个稚嫩孩子的声音,可语调却是老成得令人胆寒。

        她一把丢掉手中那个被她抓过来挡剑的男人,低低冷笑起来:

        “几日不见——黎芊音,你还好吗?”

        “你,是辽丹的人?”

        对面的孩子摇了摇头,小小的碎花鞋一下子踩在被她控制的平州士兵的脖子上,“咔嚓”一声踩断。

        “你是李亶的人。”

        “别猜了,全都错了!”

        小女孩不知为何突然生起气来,那些「人」也随之疯狂地咆哮着。

        “你看他们,做了我的黑羊儿,从此远离纷争,不再痛苦,不再绝望,这岂不比高居庙堂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爱之人惨死怀中,再为了家国利益另娶他人要幸福百倍?”

        “黑羊?你是说他们?”

        黎芊音心里蓦得一跳,面前这个小小的孩子,说着与年龄大相径庭的话,双眸似乎穿过她,在看那身后之人。

        朝身后望去,李鹤飖同平州节度使卢文用一干人等紧随其后地赶来。

        瞧见站在门口一堆尸体中的处月宁,卢文用只觉得无比眼熟,却如何也想不起来从哪见过这孩子。

        “咦?人都齐了。”

        夜光下,那孩子的脸藏在阴影中,嘴角泛起诡异的微笑。

        半晌,小小的人儿发出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她摊开手,袖口中倏然散出无数虫子,朝着黎芊音一行人飞来。

        “是蛊术!”

        黎芊音右手一弹剑鞘,那长剑瞬间从鞘中一跃而出。

        她聚炁一击,随着当空划出一道黑紫色的闪电,虚空中出现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那些虫子震在外面。

        随后黎芊音左手扣住无名指,捏了一个诀,可却根本对那些蛊虫无效。

        “嘻嘻,你这三脚猫的招式,还想反御我的蛊王?”小女孩摸了摸辇上的流苏,咯咯地笑起来,“黎芊音,当年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方挑衅的言辞令她有一瞬的走神,屏障瞬间被破开,李鹤飖身形一纵,刀光横亘在破空中,将那一片乌压压的蛊虫所织成的密网斩得七零八落。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蛊虫钻进了侍卫将士的颈部。

        “差点忘了,还有你呢,翊王殿下。”

        看着如人中龙凤的二人,女童嘴角反倒露出一丝笑意,轻声叹了一口气。

        受她控制下的众「人」,宛如一群听话的羊,以一种诡异扭曲的姿势听话地朝轿辇处聚集过去,无声无息地站在她的身后。

        “我无意与你们为敌。”

        处月宁小手一挥,那蛊虫瞬间收回她窄小的袖口中,冷冷地说道。

        “看在你对我不错的份上,黎芊音,若你二人现在弃城离去,我便帮你们手下的人解蛊。从今往后,我与平州、与卢大人的事情,与你们也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让开!”

        “好吧,”李鹤飖拉住黎芊音按在剑柄上的手,笑道,“既如此,我二人这就离开,还请姑娘为我牵机阁的人解蛊。”

        “哼,”处月宁冷哼一声,随即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符,言出必行地替围在她身边的牵机阁将士解了蛊。

        只是解开蛊法的那一瞬间,李鹤飖的指尖竟如闪电一般向那女童刺出三根银针!

        处月宁抬手去挡,却还是有一根没入她的左肩,一时间站在辇上,动弹不得。

        “妖怪,你既不是辽丹的人,也不是中原天子的人,那你究竟与平州、与我父亲有何恩怨?以至于要用如此毒辣的手段来对付我们!”

        卢文用的长子卢纶,堪堪走上前去,挡在他父亲面前。

        “孩子,她,她是......”

        卢文用只觉得全身冷汗倒流。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