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生门

第三十章 生门

        感受到李鹤飖冰凉的指尖在自己无法动弹的脖颈脸侧上下反复摩挲,黎芊音的身体有些僵硬,随后恶狠狠地开口:

        “既然现在你让我无法御蛊,那我御你如何?”

        “嗯?”他浓眉一挑,愣了片刻。

        李鹤飖俯下身子,大手一伸,钳住她的小脸,拉到自己眼前,坏笑道:

        “好啊,虽说本王向来不近女色,但瞧着今日时辰不错,不如就在此地,便宜你了。”

        二人仓促的呼吸纷乱交错。

        “不止姑娘,想从何御起?”

        正当他一脸玩味地调笑时,黎芊音聚炁一震,将那三根银针从心口处逼了出来,“叮”得一声弹在墙上。

        她扣住对方覆在自己脸上的手,顺着手腕用力一扭。

        李鹤飖吃痛,慌忙松开。

        不等他再次出手,黎芊音一掌击在他的肩上,推得他接连后退八九步。

        “黎姑娘果然有两下子,”他稳住身形,一手掀翻酒碗,扣在桌子上,“只是姑娘不知道吧,这酒里添了些小玩意,我同你们可汗议事,你就在一旁乖乖听着便是。”

        她一怔,只觉得全身的经络骨头都软了下来,不经瘫坐在地,有些呼吸困难地喘着粗气。

        李鹤飖不敢再去看黎芊音几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的表情,假装镇定地回神,拿起另一个酒碗替自己满上:

        “平州卢龙节度使卢文用下有二子,长子卢纶,次子卢纪,非一母所生。”

        “长子卢纶是其原配所出,虽自出生生母便撒手人寰,但理应子承父业。而次子卢纪之母却是辽丹先帝之女嫁过去为继室,也是可汗您的长姐,身份尊贵。”

        “若是您,打算叫谁继承大统?”

        他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平州长子卢纶只会舞文弄墨,侄儿卢纪顶天立地又有雄才大略,乱世之中自然是由他来继承。”

        耶律德谨不假思索道。

        “可汗此话差矣,卢纶虽不擅长作兵领将,却有一颗仁心,这也是同他父亲最相像的一点,卢文用自然也偏向此子——”

        “我此番前来虽为阻平州百姓生灵涂炭,但也志不在此,若可汗肯退一步,我便可保平州次子卢纪坐上首位,而那时平州城内,不都是可汗的人了吗?”

        李鹤飖垂眸侧耳,听到营帐外有窸窸窣窣的脚步与微乎其微的抽刀声。

        “哈哈......”那辽丹可汗朗声大笑,将手中的酒碗重重地掷于桌上,“中原人,我记得你们有句话是什么来着?哦,「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原来如今在这倾天权势面前,也是一个个的为利相争、不顾后患,不惜勾结外族——翊王殿下,如此看来,你同那李亶又有何分别?”

        五日前,十字门李尘进将军也曾登门造访辽丹。

        只是他赴的,是辽丹太后——也是那个传闻中为镇朝臣、断腕从殉的「地皇后」述律平之约。

        「陛下料定,邺朝先太子李鹤飖不日定会再次去可汗营中请求和谈,若那时太后能助陛下杀了李鹤飖,那平州,我朝也不是不能拱手相让。」

        李尘进摇着扇子,语气谦和却疏离。

        「嗯?怎么将军说的同你们陛下的言辞有所出入呢?」

        述律平虽已为太后,可却依旧风姿果决。

        女人坐在太后软榻上,看着自己当年亲自挥动金刀砍断的右腕,沉思良久。

        「不是说助天子拿到平州,邺朝便会割让幽云十六州给我辽丹吗?」

        李尘进沉思片刻,「太后误会了,拿平州同诛反贼,分明是两码事。」

        「呵,如今翊王在平州内,挟卢文用以令卢龙军。若要攻占平州,必得先踏过李鹤飖的尸体,将军巧燕善变,本后说不过你,此事往后再议吧。」

        那个白衣将军收起扇子,不急不慢地开口:

        「辽丹王野心勃勃,太后似乎有些不好掌控了吧,陛下愿助太后一臂之力,共扶新王上位。」

        「只要太后杀了李鹤飖,什么都好说——」

        李尘进向殿上的太后行了一礼:

        「除了幽云十六州。」

        可汗王账内,笼罩着一股剑拔弩张的可怖氛围。

        那个自始至终闭口不言的那位白衣男子突然幽幽开口,打破二人之间的僵持:

        “殿下,”他在面前的矮桌上随手撒开三个铜币,“在下刚刚一算,这......”

        “必安,有什么话直接说便是。”

        李鹤飖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暗中纳炁的黎芊音。

        那个被称作必安的白衣男子,摇了摇头,闭眼叹气:

        “艮卦生门断绝,若出此账,必死无疑。”

        话音刚落,营帐外杀机四起、兵戈交错,随之冲进来一群装扮稍有不同的辽丹士兵,持刀将李鹤飖二人团团围住。

        “太后有令,诛杀翊王。”

        为首者刀尖指向李鹤飖的头颅,语气严肃。

        “你们居然!”

        耶律德谨大惊,看样子明显不知太后算计,起身大喝道:

        “未经本汗允许竟敢持刀擅闯王账,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王?!”

        “可汗,非臣等无礼,只是太后恐您思虑过多误了先机,便只能先斩后奏。”

        士兵将领一手持刀,另一只手贴在胸前,向耶律德谨随意点头行了一礼。

        再看李鹤飖,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矜贵公子模样,拿起面前酒碗,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那将领见他此态不禁愠怒,无视耶律德谨的警告,向前径直走了两步:

        “杀。”

        长刀出鞘,寒刃狠厉,冲着李鹤飖二人斩来。

        李鹤飖食指一敲桌案,那一双银筷便落入他手中,随后他抬手一挥,银筷仿佛利刺匕首一般,将两位将士穿肩钉在墙上。

        “别愣着了,一起上吧。”

        他勾唇,嘴边淬了毒似的的笑意转瞬即逝。

        那士兵首领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很快,这种不安便得以验证。

        那个角落里中了毒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抱着剑看戏一般倚在墙上。

        “可汗大人,可以收网了。”

        黎芊音一脸的意味深长。

        未等述律平手下的将士再次反击,只听到一阵训练有素的军队声,将王帐密不透风地包围起来。

        “可汗,您……”

        “哎呀,”白衣男子长眉一耷,语重心长,“我都说了,若出此帐,必死无疑,你们怎么还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