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筹谋

第二十八章 筹谋

        黎芊音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双手呈了上去。

        “此乃平州城防图——还望可汗替我报仇!”

        耶律德谨望着那张城防图,却没有接过来。

        他的确心动,若有了这城防图,破城指日可待。

        而在太后和他之间摇摆不定的那些大臣们,也能给他们一个交代。

        只是,中原人向来诡诈狡猾,此番坐享其成的便宜,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占到的。

        想到这,他站起来,从一旁的墙上拿起了一把镔铁弯刀,假意擦拭着。

        “黎姑娘好心计,先不谈你这城防图是真是假,单说你一女子孤立无援,同你合作倒不如与那中原皇帝交易,帮他一举端了平州,至少他还承诺割让给我幽云十六州。”

        果然,李亶勾结外族,只为将平州拔草除根,给诸侯列国杀鸡儆猴。

        “可汗说笑了,若可汗真信了那李亶的话,如今也不必同我在这多费口舌。”

        她没有跪着同人说话的习惯,自顾自地站了起来。

        “十六州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于中原而言,不仅是道抵御外敌的天然屏障,也是中原蓄兵养马的重地——李亶野心勃勃,怎会将如此要地拱手让人?不过是想看鹬蚌相争罢了。”

        黎芊音抖了抖手中的图纸,继续说:

        “不过可汗所言不虚,说实话,这城防图是从那横海军节度判官吕兖手中所得,我也难保真假——若是可汗信得过我,今夜丑时,给我二十强兵,一试便知。”

        耶律德谨将那弯刀一合,嵌入鞘中。

        二人对视良久,最终,那个如猛虎猎鹰般的男人低笑一声:

        “来人,给黎小姐找一处安静的营帐住下,黎小姐千金贵体,定要好吃好喝伺候着。”

        黎芊音长睫低垂,掩去眼中的喜色,唇角一勾:

        “哦对,可汗既愿坦诚相待,那芊音不妨也向可汗透个底——”

        她伸出左手,一只纯白的小蛇从她的袖口蜿蜒爬出,缠在她的指尖,吐着蛇信子。

        “我也并非孤立无援,我背后的,是整个苗疆。”

        夜半。

        “平州共东南西北四门,辽丹军驻扎在东门朝向,守卫最为严格;西门外是邺朝军队,这里的守卫每半个时辰换一次,也是严加看守。”

        “如此看来,唯有南北两处可行。只是我前两日进了平州在暗中查访中发现,南门由邺朝先太子李鹤飖亲自把守,而北门虽守卫最为松懈,却外有毒蔓遍布城墙、内有机关要术,实难突破。”

        “可汗,您觉得呢?”

        黎芊音布好沙盘,看向耶律德谨,反问道。

        “黎姑娘身负重伤,在平州躺了短短一日就了解到这么多,的确不容小觑。”

        “呵,”她轻挑眉梢,眼角带了几分傲气,手指点了点北门的位置,“刚才说了,北门守卫最为松懈,我们就去北门。”

        旁边带头的一个将士立刻反驳回去,语气不善:

        “果然中原婆娘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刚刚还说那北门机关难以突破,你这是想让我们弟兄给你打头祭,替你送死?”

        “既是你们可汗叫我做主,那便听我的,平州内小城不过五座,打下哪座不是打?”

        她一手抹平了沙盘上的所有标记,冷笑道:

        “可汗大人,既然您的将士们并不服我,那就作罢,这城防图就当送您了,是真是假,您自己探去——我去找邺朝的副将做做生意,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加官进爵的好机会。”

        说完便扭头就朝营外走去。

        “黎姑娘。”

        话音刚落便有五六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怎么,可汗还有事?”

        她垂眼看着那几把闪着寒光的刀,语气更凛冽了。

        “把刀放下,”耶律德谨站在黎芊音身后,朝众人使了个眼色,“有我在,他们不敢不听。”

        黎芊音短暂地沉默了一会,转向身边其中一个拿刀的人,问道,“几时了?”

        “呃,”那人愣了一下,随后回复道,“子时三刻。”

        “备马,去北门。”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黎芊音带着二十精兵停在北门门口。

        “你上过战场没啊,我们这二十多匹马停在这,岂不是活人靶子?”

        有人不服地小声嚷嚷。

        “闭嘴。”

        黎芊音低声喝道。

        随后,她翻身下马,走到城墙面前端详了一阵。

        “这北门好像是真的空无一人。”

        其余的人也跟着围过来,“不如我们直接冲进去,杀他们一个猝不及防!”

        听了这话,黎芊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失语地看了那人一眼。

        她“哎”了一声,紧接着拈了一只蛊虫飞到城墙上的一处缝隙里,然后点了一只火折子朝着那蛊虫一丢。

        一刹那,火光顺着毒蔓蔓延上整座城墙,而那蛊虫遇火瞬间化为千百只极小的飞虫,钻入城墙的各处缝隙中啃食起来。

        “东门离此处最近,”她随手点了几个人,“你们几个,把马牵过去再回来。”

        似乎听见城墙内的喊声越来越大,明显是东门的守卫前来支援。

        跟着她偷偷潜在不远处林中的几个人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她看穿了心中所想,一眼瞪回去。

        “你当他们傻,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们能想到,难道他们想不到?”

        “听我信号。”

        眼见平州守卫将北门打开一人宽的缝隙,并出去查看情况,她不等旁人反应,直接披着火光闪身进了城门。

        “刚才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守卫揉了揉眼,却被黎芊音从身后一掌劈在颈间拖了下去。

        果然,来增援的人屈指可数,想必都围在北门守株待兔。

        为保那群辽丹人能够万无一失地进城,她的钻心蛊早已将墙内的机关啃食干净。

        黎芊音迅速解决了所有守卫,披上对方的装扮,里应外合地同那二十精兵顺利了入城。

        随着鸣镝一飞冲天,北门的平州守卫才后知后觉。

        可是已经晚了。

        黎芊音直奔城主府上将其生擒,而此刻辽丹大军也早已沿着二十精兵留下的标记浩浩荡荡地入主北城。

        整座城池彻底沦陷。

        “芊音姑娘将门之女,果真厉害!”

        耶律德谨在大军入城之后也亲自赶到,对着黎芊音不吝夸奖,甚至连称呼都变了。

        她将五花大绑的城主丢在地上,故作高深地笑笑。

        “可汗!我们在城主府内发现了一个孩子,听口音,不像是这城主家里人。”

        互相恭维的二人闻言一齐回头,只见那个辽丹将士拎了一个小姑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看到她,那孩子一愣,连哭都忘了。

        “大姐姐?”

        “处......处月宁?你怎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