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希冀

第二十六章 希冀

        “你......”范无咎捂着伤口,艰难喘气,“你不是黎芊音。”

        对方“哎呀”一声,学着黎芊音的模样笑着卷起了鬓边的长发,笑的花枝乱颤。

        “被你发现了——可那又怎么样呢,你不还是快死了?”

        「黎芊音」歪头,透过车帘,看到一个惊恐的小脸隐在暗处。

        “原来还有一个。”说着,便要抬起纤纤玉手去撩开帘子。

        “你别动她,”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罢了,放她走吧。”

        她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拨开范无咎,语气夸张地叹了口气:

        “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她抱着剑,眼中阴鸷却又有几分悲悯。

        这么看,倒真与黎芊音有七八分像。

        “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向来听闻七爷八爷形影不离,怎么这一路上只见你一人?”

        范无咎闻言,狐狸眼中闪过几丝狡黠,硬朗分明的侧脸带着几分倜傥,凑到她耳边,薄唇轻启,漫不经心地开口:

        “赶尸牵魂,兄长自有他的事,不如姑娘你来猜猜?”

        对方冷哼一声,拿着剑的手隔在二人中间,缓缓推开了他。

        “既然八爷不肯说,那我便送你上路吧。”

        长剑再次出鞘,却已然不是刚才黎芊音手中的那把。

        “不许你伤害大哥哥!”

        一直缩在车内角落中的处月宁突然冲出来,小小的身子挡在范无咎面前。

        “大姐姐,我真是看错你了!本以为你们二人同我爹娘一般,没想到你居然要来害我们!”

        “月儿你可别说话了......”

        范无咎痛苦地开口。

        若是那人知道了,他还不如今天死在这个女人手里。

        “滚开。”

        「黎芊音」抬手将那孩子推开,却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不知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竟抱住了她的脚,嘴里喊着“不许靠近”。

        “既如此,那就让无常大人,顺路带你一起走了黄泉路罢。”

        她一脚将处月宁踢到树上,重重地摔下来,随即举起剑,聚力一击——

        “叮——”

        那剑竟应声断掉了!

        来人身形如电、动作迅疾,长剑在空中一个倒转,反手刺了回去。

        她吸了一口气,脚尖在地上使力一点,同对方拉开距离。

        “你竟然能从六合迷障中逃出来?!”

        她大惊,可对面的人对丝毫不给她回神的机会,一道道剑光割在她的皮肤上。

        她渐渐招架不住,踉跄后退,企图用那断剑回挡。

        “能破一次,为什么不能破第二次?”

        真正的黎芊音凌空一跃,直接踏住对方的断剑,借力抬腿横扫,犹如重鞭猛击,疾如闪电。

        那人松开手,身体倒飞而出,直接撞向身后的树干,只听咔嚓一声,脊柱几乎断裂。

        黎芊音收起长剑,半蹲下凝视着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伸手撕下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

        她托着对方的下巴,将对方的脸拨到另一边。

        黎芊音拨开这女子耳后的碎发,果然绣着一个墨色十字蛇纹的刺青。

        “你是寂玄门下的?”

        “咳,”女子咳出一口血,随即不屑地说道,“良字门那个只会作法的老头——连你都困不住,他也配?”

        “口气倒还挺大。”

        黎芊音站起身,睥睨着地上的人,怕再生事端,便打算除之后快。

        “你杀了我,这附近所有十字门的人都会知道......”

        女子将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拿了出来。

        她的手中,赫然拿着一只可以发射信号的响箭。

        “你也可以试试,究竟是你的刀快,还是......”

        不等她说完,剑起刀落,随着响箭瞬间发射上天,女子身子一倒,断了气。

        “你们怎么样?”

        看到范无咎孱弱地抱起那个昏死过去的孩子,她匆匆上前两步,忙问道。

        “没事,放心。”

        黎芊音蹙了蹙眉,右手聚炁贴在他心口护住心脉,从车里寻了自己的包裹丢给他。

        “快些上车,一会你自己处理一下,十字门的人马上要来了,我们须得在天亮之前赶到平州。”

        仓促之间,马车瞬间被炸开,黎芊音将二人堪堪护在地上,身后人影闪动,淬了毒的暗器冲着他们急掠而来。

        范无咎推开她,扣住无名指,虚空捏了一个诀。

        那个已经被她杀了的女子竟重新站了起来。

        “拖住这些人。”

        女子垂着头,从地上捡起断剑,身形诡异地冲向隐在暗处的十字门的人。

        见到黎芊音一惊,他裂开嘴笑笑,“别忘了,我可是赶尸人。”

        “不过,此女估计拖不了多久,车已经被炸了,我们快走!”

        黎芊音点点头,捞起那个孩子便扶着他向前跑。

        “在这里!”

        即便那女子的武功要强上那些小卒一些,但还是寡不敌众。

        二人一个伤残,一个抱着孩子,还是被一些人追了上来。

        黎芊音将范无咎护在身后,腾出一只手将所剩不多的蛊虫全部放了出去。

        这是钻心蛊,这蛊虫会钻入皮肉下,啃食内脏,可人却不会因此毙命。

        只是生不如死。

        暴雨未停,雨水和着血水从脸上流下来。

        整整八个时辰,无数暗器如鹅毛般从四处飞溅而来,黎芊音用伤体护住怀里的处月宁,已经渐渐体力不支,但背后的凌厉杀气却越来越近。

        “黎芊音......平州近在眼前了......”

        一只柳叶飞刀刺过来,她抬剑去拦,却因失误没有碰到,深深扎进范无咎的腿中。

        他腿一软,摔在地上。

        天色开始转晴,露出了几分鱼肚白。

        “哈哈哈......黎芊音,你想知道死在天亮前是什么感觉吗?”

        “不,是死在希望前。”

        寂玄的声音再次传来。

        风卷残云,厉风扫叶。

        平州城门紧闭,树林外,是一片开阔的沙石空地。

        “开城门——”

        “在下,昭南将军之女,黎芊音,奉家父遗命,前来相助!”

        她终于撑不住,跪倒在城门外。

        “黎芊音,你父亲当年是害了平州被辽丹侵占的罪人,那卢龙节度使又怎么会开城门放你进去?”

        寂玄撑着木杖,隔着十几丈的距离,一步步迈向她。

        “在下!昭南将军之女!黎芊音!”

        “奉家父遗命!前来相助!”

        “别喊了,辽丹的营帐就在不远处,你若对平州百姓还有些愧疚,就放过他们吧。”

        “在下......昭南将军之女......”

        寂玄“哎”得叹了口气,转头对身后的门徒说道:

        “杀了吧。”

        黎芊音撑着身子跪直。

        数十把利剑铺天盖地地朝她刺过来。

        天边东曦既驾。

        骤然间,大地震动,一股雄浑而狂暴的力量在她面前洞穿虚空,将进攻者瞬间击退,几乎化为齑粉。

        城门大开,一道玄色身影骑着骏马挡在她面前。

        黄沙散尽,寂玄看着尘雾中的那个人,惊惧不已。

        “怎么是你?!”

        他剑眉一挑,声色淡漠:

        “跪下。”

        老者听言,不得不顺从地屈膝,伏在地上,颤颤巍巍地开口:

        “翊王殿下。”

        “呵,”他冷笑一声。“回去告诉李亶——”

        “祭苍天,奠玉帛,备好玉玺,等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