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宰杀务

第二十三章 宰杀务

        “大人——大人,刀下留人!”

        守卫破门而入,也顾不得吕兖恼怒的表情,直接趴跪下来,五体投地。

        “大人息怒!门外有一男子,声称自己是十字门的人!”

        “十字门?”

        吕兖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粗糙的大手在腰间的刀柄上摩挲半天。

        “想必是天子派来的,”他冷笑一声,“这监国登基之后,没想到当初答应我们的事竟不作数了,如今倒是自己找上门来。”

        他微眯那双不大的细眼,做出了个“下去”的手势。

        少顷,堂中血肉横飞之景瞬间改头换面,就连书案都摆好了。

        唯有空气中漂浮着些许血腥的味道。

        “迎客!”

        府门打开,恶兽面孔的吕兖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看见来人,他愣了片刻。

        “大将军?”

        李尘进摇着扇子,如翩翩公子般迈着步子进了府。

        “吕兖,你这残忍暴虐的脾性还是没改啊。”

        他声音飘忽,阴晴不定。

        吕兖神经一紧,跟着说,“这不是北境前线粮草紧缺,为了打胜仗嘛。”

        “哦?”李尘进一副了然的表情,“你往日里私下有何爱好我不管你,但如今这事传到了陛下的耳朵里,本将军只能秉公处置——”

        “来人,抄府。”

        “将军,您......”

        吕兖上前两步,挡住官兵的路。

        “再多说一句——“李尘进合上扇子,搭在对方的脖子上,拍了拍,“我就把你的猪头剁下来,救济灾民。”

        随后隔着扇骨在对方的肩上轻轻一送,深厚的内力竟将其直接推翻在地。

        也不过两盏茶的时间,官兵带着百十来口的老弱病残从府邸地下的暗室中出来。

        “草民叩谢天子,叩谢将军!”

        在众百姓的磕头谢恩中,李尘进掸了掸衣袖,语气和善:

        “若再有下次,小心你脖子上的那块腐肉。”

        等到李尘进领着众人离开,他才敢大肆发泄。

        “这监国真是好算计,”吕兖行事冲动,但头脑却异常清晰。

        “当初掳掠百姓充作军粮一事也是他们十字门的人暗中点拨的,如今当了皇上,还想踏着兄弟们的名声给他自己充贤君。”

        “呵,”他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像疯了一般揪住旁边一个侍卫的衣襟,“那个小孩呢?我刚刚怎么没在那群人里见到她?把她给我带过来,老子今天定宰了她!”

        “大人,”门口一个小兵领着一个孩子的衣领拖进了门,“这小孩胆子倒是不小,竟是趁着人多偷跑了!”

        吕兖这时才细细打量起这个孩子,不像是中原人。

        他头也不回地回到喝酒的桌前,语气极其不耐烦,“砍了砍了!”

        正当行刑者抽出刀时,只听到又有人喊:

        “刀下留人——”

        还是那个侍卫。

        看到吕兖越来越阴沉的眼神,侍卫只觉得头皮发麻,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抱在怀里护着,却只能顶着压力开口:

        “大人......门外来了两个人,说......”

        “说什么?”

        “说自己......是十字门的人。”

        “狗皇帝,”吕兖冲地上狠狠淬了一声,一脚踢飞桌子,“真是没完没了,误老子好事。”

        “大人息怒!只是这次来的两个人奇怪得很,有一个带着斗笠,虽着便装,但看身形,像是个女人。”

        听到是个女人,喜怒无常的吕兖立刻笑开了,“好啊,那就迎进来,天子手下的女人,想必是不会差的。”

        黎芊音大半张脸隐在斗篷里,隐约之中嗅到一丝的血腥味。

        “没想到那桃花源背后竟是这样的地狱血池。”

        范无咎垂眸,“即便如此,桃花源终究也只能是那一小处桃花源,我力所不能及,救不了所有人。”

        “吱呀”一声,大门敞开。

        二人对视一眼,径直走了进去,却见府内空无一人。

        “我们似乎来晚了——有人比我们先到。”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具无头尸体,黎芊音握紧腰间的剑,仔细一听:

        “小心!”

        她将范无咎向后猛地一拉,抬头一看,府中几十号人竟都藏在屋顶后,一连发出倾盆暴雨般上百支箭,逼着他们连连后退。

        “哈哈哈......没想到十字门居然还会派一个女人上门,是怕本官太寂寞了吗?姑娘有什么本事,尽可使出来。”

        吕兖挟持着那个孩子,短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从府中走了出来。

        “姑娘也是来救人的?”他大笑,“不如你留下来,我即刻放了这个孩子。”

        见她许久不言语,吕兖不禁觉得失了颜面,于是又厉声喝道:

        “放箭!”

        黎芊音轻身一跃跳上了围墙,随后借力闪身到了房顶。

        紫光骤现,侍卫失了远战的先机,被纷纷击落在地。

        见此场面,吕兖也不再装模作样,只是刀刃更近了些。

        “你尽管杀,我不拦着。只是你死期将至,官爷有什么本事,也尽可使出来。”

        她摘下斗帽,露出一张精致的脸,神色泠然。

        “姐姐!姐姐救救我!”

        哭到没有力气的小女孩突然开口大叫道。

        黎芊音也不是狠石心肠的人,走上前去横刀一指:“松手。”

        许是这一身劲装的少女周身气场太过强悍,吕兖踉跄了两步,扔掉刀,将那孩子往黎芊音怀中一推,便拔腿就跑。

        “砰——”

        大门关上的那一瞬,吕兖只觉得阎王殿的门也合上了。

        范无咎细长的狐狸眼微微一挑:

        “黎芊音,此人积年来以活人为食,以饲血肉,阴气极重,而你修炼魔道,若能将其转化,对你大有裨益。”

        说罢,伸手点了她身上心俞,神门,关元,会宗四处穴位。

        “诡法虽极阴,但却能同你修炼之术相辅相成,此路虽险,胜算却大——一会你直接冲他百会,汲他血肉为炁,汇入丹田。”

        “一到三重小天位,四到六重中天位,如此一来,你变能直接突破二三重境界,直接到达四重中天位。”

        黎芊音也不犹豫,看似细弱的手臂直接将男人拎起来拖到殿内。

        向来都是宰割别人的吕兖,如今也尝到了被人鱼肉的滋味。

        她一掌击在半坐在地上的男人的头顶,源源不断的极阴灵力在血液中游走,竟使得她的皮肤如纸一样惨白,且隐约呈现出诡异的半透明色!

        “你......还好吗?”

        肉眼可见地,那原本一身横肉、体型膘健的男人转眼间化为一堆白骨,范无咎上前一把托住黎芊音的胳膊,将她瘫软的身子撑起来。

        “那个孩子呢?”

        她艰难地喘着气,咳出一大口血出来。

        范无咎一怔,立刻闪身出门看了一番,回来的时候神色凝重:

        “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