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赶尸人

第二十二章 赶尸人

        “玩尸危险,姑娘还是回去好好玩蛊才是。”

        他半蹲着,低头打量着被放倒在地的黎芊音,拿起骨笛在手心里敲了敲。

        “你想干什么?”

        她刚要聚炁冲破铁链,只听见那人又吹了一声诡异的笛音,眼一黑,晕了过去。

        “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轿辇中醒来,只觉得身后有人轻轻一推,一个趔趄跌进一道巨大的石门里。

        双手依旧被捆着,那人牵着铁链的另一头跟着走进来,见她不动,便紧了紧链子,催促道:“快走。”

        黎芊音刚想发作,便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依山傍水房数间,无事闲游村市栈。

        “这山野之内,竟有如此世外桃源。”

        黑衣男子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不明所以地笑笑,口中又唱着那不知名的小调:

        “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八爷,今日赶尸,怎还带了美人回来啊。”

        有犁地的男子停下手中的活调笑道。

        “去去去,忙你的去,小心小爷我叫那些死人来揍你。”

        他一抬下巴,佯装凶狠。

        “赶尸人,你叫什么?”

        一路上,所有人都在向他打招呼,他也不嫌累一般,话密得很,一直没闲下来过。

        “小爷名叫范无咎,可别又忘了。”

        他指间骨笛随手一转,敲在她脑袋上。

        “最近这人可真是多——阿婆,帮我取碗汤过来给这姑娘喝。”

        属实是莫名其妙,倒像是曾经同这位八爷认识似的。

        “来,”他从一位老太太手中接过一碗热汤,解开她手上的铁链,将碗递过去。

        “我不喝。”

        “这可是好东西!这阿婆的孟婆汤八泪为引,去其苦涩,留其甘芳,好喝得很,你快点喝。”

        说罢,便不容分说地往她嘴边送。

        “我瞧你年纪不大,倒是个诓人的惯犯,我忙得很,先告辞了。”

        随后便拿了桌上的剑迈开步子朝木屋外走去。

        “黎芊音!”他将碗丢在桌子上,溅出来几滴,“若不是昭南将军生前托付,你以为我想天天守在那破林子里等你啊。”

        “父亲?”

        见她那副一无所知的模样,范无咎将骨笛倒了倒,取出一张羊皮纸。

        “昭南将军早就料定你要去北境,托我在这里等你,”他展开那张羊皮纸,丢给她,“你还以为自己是前世的魔主芊音?这几招花架式也不过吓唬吓唬他们那些普通人罢了。”

        他认得自己,原来也是故人。

        赶尸牵魂,虽从未打过交道,但她依稀有些印象,此人竟是诡界无常神。

        黎芊音接过那张羊皮纸,思量半天,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

        她阖眼,意念一动,从神识中取出那卷无字卷轴。

        这是她退婚之后从那嫁妆箱子里取出的,原以为是父母的遗物,却不料竟然是师父留下的!

        难怪,难怪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

        是慈父,更是前世恩师!

        敲门都不应,倚仗听江声。

        原来一切从师父叫她去集市晚些归来时,他都算到了。

        即便是转生后也要为她铺这么多的路!

        卷轴展开,将那羊皮纸置于上方,金光浮现,二者直接融为一体。

        而那原本白纸一片的卷轴上,竟缓缓染上笔迹,呈现出一小块地图来。

        “如今天下四分五裂,这图中,竟是指向龙脉的位置。”

        若是夺得龙脉,那这天下也不在话下。

        反之......

        “如此看来,幸亏我当日在你家围墙上看你从那箱子里拿出这卷轴,否则我还在怀疑将军说的话——你居然真的来到这里了。”

        “你竟偷听我墙角?”

        范无咎立刻嘁声,“快把这汤喝了,你刚刚御蛊控尸,寒气侵体,这尸毒厉害着呢。”

        随后转而看起那张图纸来。

        “奇怪。”

        “有何不妥吗?”

        他指着地图上那个山岭的位置,又点了点旁边那个红点。

        “这其中一处龙脉,就在我们脚下。”

        范无咎走到石壁旁,伸手摩挲着石壁的表层。

        “你听说过「宰杀务」没有?”

        黎芊音摇了摇头。

        “说来也是荒唐,这里地处沧州一带,百姓食不饱腹、怨声载道,可官吏却酒池肉林。横海军节度判官吕兖成立了一个机构,名为「宰杀务」,专掠人为粮。”

        “什么?”

        先前在顾府时,那李鹤飖假扮成十字门楚言礼,说什么“运往北境的粮草出了问题”难不成也是这事?

        “此番寻你,也是想祝你一臂之力,突破三重境界,直接到达中天位——北境一行高手众多,必是困难重重,若有中天位的功力,想必自保不是问题。”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黎芊音慢慢卷起卷轴,重新收回神识,思量许久:

        “悠悠众生,因果循环。师父给我这龙脉的图,难道是想让我夺了它,天下大同?我一魔道中人,只有杀人报仇之心,对救济万民可没兴趣。”

        “报仇之后呢?你又会去哪?”

        “这倒没想过,总之不会被束缚于庙堂之上。”

        范无咎听后蹙起了好看的浓眉,却也不再劝说。

        “走吧,去看看那宰杀务。”

        ......

        “来来来,再喝两杯。”

        “大人,今日这肉,柴得很,好没味道啊。”

        “嗯?”堂上膘肥体壮的男人正是横海军节度判官吕兖。

        他放下手中的肥肉,睥睨道,“那尝尝你的?”

        堂下歌舞声不止,却在沉默中显得异常诡异。

        “别跳了!”

        吕兖怒目圆睁,挥手将矮案上的酒菜用力一拨,冲下去拽了一个歌女到自己跟前。

        歌女怕极,佝偻着身子不敢抬头。

        “长成这样,还配给本官歌舞?”

        一巴掌下去,女子的脸瞬间肿了起来。

        墙角的一群老弱病残战战兢兢缩成一团。

        此时,有个五岁的小女孩突然哭了起来。

        她身边的一个女人一惊,连忙捂住这孩子的嘴,一把抱在怀里。

        “嗯?你不是想吃嫩的吗?”吕兖笑得兴奋,“来人,把这只现宰了!”

        “大人!大人求求你......”

        那女人话音未落,几个侍卫一把夺过那个正在哭的孩子,塞住嘴巴绑在刑具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反抗声。

        “如今前线粮草紧缺,弟兄们连肉都吃不上,尔等无用之人,若能献身充作军粮,岂不也是立功一件?哈哈哈......”

        “动刀吧,”吕兖靠在椅背上,望着一群人惊恐崩溃的样子异常满意。

        “拿止血药来,让她自己也好好看看这个过程,别中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