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重逢

第十九章 重逢

        正当黎芊音踟蹰之际,公主李云窈一声令下:

        “既然黎姑娘不愿收——那就给我砸!”

        心中不好的预感一下子到达顶峰。

        “住手!”

        她大喝一声。

        可是已经晚了,其中两个侍卫不知从哪拿出来了巨大的铁锤,一下子将原本就不结实的木棺砸得稀烂。

        她不假思索地甩出一只长筷,银光划过,瞬间打掉侍卫两颗牙。

        “黎芊音,你敢殿前行刺?”

        话音未落,几个侍卫长枪交错,直接将她双手翻扣,押跪在地。

        一气呵成。

        果然是早就排练好的。

        李云窈从席位上缓缓走下来,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黎姑娘莫要着急,本宫不过是帮你拆了个礼,至于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还得姑娘自己看。”

        一双如意头云锦鞋轻轻一脚踢开了一块木板。

        “呀,怎么是双脚。”

        李云窈轻声低呼一声,周围的闺秀贵女们吓得纷纷后撤。

        “黎姑娘,你猜,这是谁呀?”

        “难道是你大婚之日指出你行秽乱之事的那个女使?”

        说罢,又是一脚。

        “好像,是个男人呢。”

        “难不成是我那个不知道死在哪里的翊王哥哥?”

        殿内鸦雀无声。

        眼前的李云窈仿佛孩童游戏一般,一席牡丹绣样的绯色长裙,在一堆棺材板中间跳来跳去,场面十分诡异。

        那盖在此人脸上的木板,是最后一块了。

        黎芊音在几杆长枪的扣押下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眼周通红。

        可这时,李云窈却不动作,而是朝门口挥了挥手,一脸失望。

        “算了,黎姑娘看来并不喜欢本宫的礼物。”

        她叹了口气,轻飘飘地说:

        “那就喂狗吧。”

        殿外传来几声犬吠,只见驯兽师牵了一条体型巨大的恶犬冲进来,直冲地上那人而去。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黎芊音跪在地上抬头,眼睁睁地看到那恶犬一口咬在那人肩上,左右一甩,硬生生将尸体拖了一丈远。

        此刻她也清楚的看到,那人竟然是——

        “父亲!”

        她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双手倒握长枪,一掌击在企图再次押下她的侍卫的心口处,扑上去挡下了恶犬的再一波攻势。

        她低头看着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颤抖地抚上这张已经有些腐烂的脸,泪流满面。

        不仅是因为此人是她现在的父亲,更是她前世的......

        “师父。”

        “师父......”

        她小声喃喃着,抵在那死去之人的额头上,悲痛欲绝。

        直到那狗再一次咬上她没康复多久的腿,竟提不起一点力气反抗。

        恶犬尝到了血腥的甜头,更是兴奋了,开始更大口地撕咬起来。

        顿时血肉模糊。

        “好,好!”

        “果然如同赵姑娘所说,这歌舞虽盛,可远不抵黎姑娘这出戏精彩!”李云窈高兴地抚掌大笑。

        随后眼色一冷,数十位侍卫横刀拦住准备逃离的看客。

        “同我作对,都是这个下场。”

        李云窈双眼微闭,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快意。

        “是吗?”

        可下一秒,只听耳边一声幽幽的嗤笑。

        “那诸位——可都看好了。”

        她瞪大眼睛一看,一把寒刀横在颈前。

        对方持刀的手不是很稳,颤抖中竟在她纤细的喉管处划了几道浅浅的血痕。

        “黎......黎芊音......我是邺朝公主!你是想反吗?”

        “反?”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帝道运而无所积,故天下归。贪吏野将,掠人为粮,可忠义之士却被肆意践踏,不顺天道、不行帝道,人间已如‘生地狱’,又何须我亲自来反?”

        “如何治国是我父皇的事,与我何干!”她失声尖叫,“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来救我!”

        殿前侍卫刚想动手,只见霍然间刀光骤现,只觉得颈间一凉,便纷纷死在血泊中。

        “黎芊音......你竟敢让女使持刀赴宴......”

        望着那个看起来清秀瘦削的女使在一堆尸体间不紧不慢地掏出一块方帕,细细擦拭着手中沾满血的长刀,李云窈此时是真的怕了,双手紧紧地绞着衣袖,心如死灰。

        “这里不在宫中,公主还有什么招,尽使出来吧。”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邺朝公主,你若杀我,我父皇定会将你满门抄斩!”

        “哈哈哈......是,我现在的确不会杀你。只是公主好会玩笑,我满门,不都被你们一家满口仁义道德之辈屠光了吗!”

        往事乍现。

        她又何尝一生下来就成魔?

        “公主,你吃过死人肉吗?”

        她贴上李云窈的耳朵,小声耳语。

        “你疯了!”

        “我吃过。”

        “当年洪灾泛滥,我母亲拼尽全力救我,可自己却被洪水卷走。我那时不过四岁,趴在一块破木板上,漂浮了三天三夜。”

        “我当时饿极了,见身边有浮尸,便一口咬上去,那味道......公主这样万金之躯,怎么会懂。”

        她阖眼,似乎在回想那种味道,表情舒展。

        是啊,虽说后来的生活也如漂萍一样,可若不是恩师救下她,养她长大,教她武功,想必她也如那具浮尸一般,供人饱腹了吧。

        可是,可是那日!

        她从集市回来,却见到师父惨死。

        「退出宗门者,还想闲云野鹤?」

        她忙蹲在草屋后面,听见杀人者嗤笑。

        待凶手远去后,她才隐约看出,那是师父曾经的同门师弟。

        那所谓正义之士,替天行道之人。

        “黎芊音,你在说什么疯话!你母亲不是死在北境了吗?”

        李云窈当然不懂,只当是她在发癫。

        “北境?”

        回忆被打断,再睁开眼,又变回了曾经那副狠厉的样子。

        “叮——”

        猝不及防,一粒玉珠打向她的腕间。

        黎芊音转手一挡,那短刀被打落在地。

        电驰星掣间,只见一道身影从殿外闪进来。

        来人抽出腰间软剑,直逼黎芊音眉心。

        步步杀招,刀刀致命。

        黎芊音回神,将身边的矮案一脚踢过去。

        软剑一划,直接将桌面一斩为二。

        那年轻男子借着视野盲区,长腿一跃,霎那间移身到她面前,纵使有江天珞的帮助,二人也竟生生地被击退了十几步。

        “不愧是昭南将军之女,在场竟无一人知道姑娘的武功原来这么好。”

        始作俑者软剑藏腰,此刻是与刚才阴鸷眼神完全相反的、一副白衣书生的斯文模样,倘若谪仙一般。

        长睫低垂,眼神看不真切。

        随后,他转身,深深行了一礼。

        “十字门李尘进,参见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