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桃燃锦江堤

第十七章 桃燃锦江堤

        “明霁将军?他居然也来了。”

        “我刚刚来的时候就看到,明将军是亲自为黎芊音驾车过来的。”

        永定侯嫡女赵冉夕闻言攥紧拳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黎芊音和正在走来的明霁。

        “赵家姑娘怕是对这个小将军有意思。”

        江天珞一身女使装扮,吊儿郎当一脸看戏的表情,凑到黎芊音耳边偷笑。

        不仅如此,这位年少得志的少年将军,还是东都洛阳城中不少年轻女子的春闺梦里人。

        “明霁哥哥,芊音多谢明霁哥哥护送。”

        她一改往常的冷漠,立马转身对明霁甜甜一笑,这变脸速度竟看呆了一旁的江天珞。

        “你!你果真如众人所说的那般不知廉耻!我与明霁哥哥有青梅竹马的情分在,岂能轮到你来叫一声哥哥!”

        赵冉夕方才一副大户人家的端庄样子瞬间破功,气得直跺脚。

        “赵家姐姐,芊音不是这个意思,”她一副委屈的样子福了福身,开口声音破碎得叫人心疼,“若是姐姐不喜欢,那芊音不敢叫了。”

        “不妨事,”明霁何尝不知她的把戏,却还是忍着笑配合,“黎姑娘想叫什么便叫什么。”

        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对着一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死丫头笑得如沐春风,赵冉夕瞬间觉得怒火攻心,拽着黎芊音的手腕将她扯到碎春园的正门前。

        “若要进园,还需对出这对子才成——我倒要看看,你们家一个兵鲁子出身,能认识几个字?”

        她指着案上的对子咄咄逼人。

        “兵鲁子?赵姑娘这是骂令尊呢,还是明霁将军啊?”

        听见这话,周围的人也开始捂嘴低笑。

        赵冉夕羞臊不堪,只想着赶紧扳回一成,却没料到黎芊音又一次语出惊人:

        “芊音文采确实不行,若是真不能进,那就算了,我对不出来。”

        她摇摇头,言语间全是惋惜。

        “黎姑娘若是不对,便是要扫本王的兴致了。”

        太子李从闵同公主李云窈带着一群人纷至沓来,随着众人浩浩荡荡的跪拜,黎芊音时隔一个月后再次听到了那个不算陌生的声音:

        “黎芊音,今日宴会有贵客前来,就算你今日对得再丑,本王与公主也不会降罪,起来试试。”

        事已至此,她只好硬着头皮接过那幅对子:

        烟锁池塘柳。

        黎芊音一愣。

        她清晰地记得,她在转生前曾遇到一位儒生,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偏称世上无他对不上来的对子,于是黎芊音便吟了这样一句绝对。那儒生看后哑口无言,只得气极离开。

        这对子上联五字,字字嵌五行为偏旁,且意境巧妙。

        看似简单好对,但其实极难。

        公主想用这样的绝句让她出丑,却没想到这对子百转千回,本来就源自她口中。

        “黎芊音,不行你就随便说五个字——不会对对子,总能识字吧。”

        赵冉夕终于找到机会反唇相讥。

        回过神,黎芊音看着满园的桃花,轻飘飘地念出声:

        “桃燃锦江堤。”

        四周倏得安静下来。

        许久,只听一位老者从不远处走过来抚掌称赞:

        “好啊好啊,老夫真是没想到,如今东都年轻一辈里,居然有这样满腹才学的人。”

        说罢,便拿起一只紫毫笔亲自将这话细细写下,且吩咐下去要好好装裱起来。

        “秦老,久仰大名,您肯屈尊来到小妹设下的桃花宴,实在让这碎春园蓬荜生辉啊。”

        李从闵在这老人面前收起来全部的锋芒,变得异常谦虚。

        这位秦老,秦厚甫,是在这五朝十州名扬四海的名士。

        天子李亶费尽心思才将这位百代文宗请至洛阳讲学,也正是想借此机会,通过他去劝降平州早日归顺邺朝。

        见到太子这般,就连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公主李云窈也跟着行礼,同时也不忘顺带着踩上黎芊音一脚。

        “黎芊音,你还不快见礼?倒显得我朝子民不知礼数。”

        “哎,”老人直接拦住黎芊音准备俯身的动作,实实在在地将她扶起来,“小友博学广才,又才识敏捷,不知是哪位大人家的千金?”

        闻言,赵冉夕咬紧了牙关,她自小家中遍请名师,怎能让这一个战败将军家的小孤女抢走了风头!

        “她是黎芊音,是曾经的昭南将军之女,”想到这,赵冉夕不假思索地打断秦厚甫的寒暄,又端起了大家闺秀的做派,笑脸相迎,“小女永定侯府赵冉夕,不如秦老也出个对子考考我罢。”

        老人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直接在一堆准备好的对子中翻找起来。

        “秦老,不如让我来出一对请赵家姐姐赐教?”

        黎芊音笑得一脸狡黠。

        “哦?若芊音小友愿意,那便甚好。”

        见她乐意多作几句,秦厚甫立刻拿出纸笔准备为她誊写。

        她想了一想,随口说:

        “课演六爻,内卦三爻,外卦三爻。”

        赵冉夕想了半天,只觉得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如烈火中烧,愤愤道:

        “黎芊音,你休要为难我,我又不是算命的,怎懂其中内涵!”

        只见黎芊音“噗嗤”一笑,“棒长八尺,随身四尺,离身四尺——赵姑娘,你猜东都哪有卖艺的?”

        一阵哄笑之后,经过了几番波折大家也陆陆续续进了园子。

        唯有那赵家小姐站在外面脸红一阵白一阵。

        赵冉夕向来自觉高人一等,又与公主李云窈关系甚密,看她不顺眼的人自然也不少,经此一事,大家也乐得看她笑话。

        可她原本是想借此机会看黎芊音出丑,可如今自己倒真像是卖艺的杂耍。

        临进园前,就连跟在太子身后的李云窈也在无人注意处瞪她一眼,暗中不满。

        偷鸡不成蚀把米。

        赵冉夕又重新匆匆对了一联,只想抓紧逃出这是非之地。

        思索片刻,她在其中一位女使耳边小声吩咐了几句,那女使领了命便立刻离开了。

        “当年她父亲挡了我父亲的官道,被我父亲踩在脚下;今日黎芊音在众人面前多次辱我,定要她身败名裂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