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少年将军

第十六章 少年将军

        “小姐,这位是?”

        竹苓接过黎芊音手中的包裹,望向她身后那个身姿挺拔如箭的女子。

        “天珞,我半路捡来的丫鬟,你们带她下去换了衣服,好好教导礼仪,”她转身凝视着这个来路不明的杀手,语气温柔,“过几日的桃花宴,你陪我去。”

        方才在玖清观中擒住对方双手时便探到,江天珞出手的劲道不过只用了三成,而她本身的武功,也许远比她暴露出来的强上数十倍。

        现下,虽不知她有何用意,但黎芊音却丝毫不介意府中多喂一张嘴。

        她看中的是此人打探情报的本事。

        不过,若是这江天珞如当日的陪嫁女使云茵一般背弃于她,她也一样会想办法把人解决掉。

        “起床了,女侠!”

        睡得正舒服,有人“啪”地一掌拍在她屁股上。

        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一张眉清目秀的小脸低着头凑过来,好没分寸。

        正当一身起床气无处可发,只见白芷竹苓二人一脸笑意,手捧面盆要给她梳妆。

        “小姐可别赖床了,今日公主在碎春园设了桃花宴,小姐若是误了时辰,怕是又有麻烦了。”

        “是啊,一早顾府送来了东都最时新的衣裙,都是照着小姐您最喜欢的风格裁制的,还有那首饰,小姐快起来看看吧。”

        难得的素白的软烟罗裙,内里绣着金丝浮丹的暗纹,走起路来步步生花。

        摸上这罗裙,竟隐约有暗香盈动。

        她原本最爱绛红,可如今却偏穿惯了这不染的皓色。

        “顾公子有心了。”

        她起身,余光瞥见那江天珞一脸欲语还休的样子。

        “怎么了?”黎芊音蹙眉。

        “姑娘这好心可别谢错了人。”

        随后扔下一头雾水的黎芊音,跳出去吃饭了。

        “小姐,”白芷取了一支老坑玻璃种的翡翠簪子,小声嘟囔,“休怪奴婢多嘴,小姐带回来的天珞姑娘古怪得很,不像是来府里伺候的,倒像是来做主子的。”

        “她性子一向如此,你们多提点她,叫她收敛收敛。”

        黎芊音对着镜子,有些漫不经心。

        “可是今日是公主的邀约,若小姐只带了天珞姑娘,万一礼仪不周,那可如何是好?”

        “无妨,我自有办法管教她。”

        打发了身边女使,黎芊音趁着四处无人,唤了江天珞来。

        “我知你嘴上不说,但其实也不愿屈于人下。这样,你安分守己三个月,我便教你一招半式,如何?”

        “真的?”她忍不住笑了,原本冰霜般的脸上骤然璀璨明净,好像长剑出鞘乍现光华。

        “今日怕是个鸿门宴,据说李从闵也会一同前去,你替我盯着他。”

        这些日子,她虽在家静养,但也先后打听到,太子李从闵在洛阳的名声没有比她好到哪里去。

        骄奢淫逸,且毫无为政之才。

        却偏是天子李亶的独子,便早早地立为太子。

        可那日宫中一见,似乎也不似传闻中那般不堪。

        属实有些蹊跷。

        “都闪开!边疆急报!”

        一位将士骑着快马从城门冲进来,在窄街中一路狂奔,转角处一下子撞上了黎芊音的马车。

        马儿受了惊,扬起前蹄直接将背上的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让他再上马。

        “哪家的马车?若是延误了军情,小心诛你九族!”

        那人扶着头怒骂。

        “抱歉,大人您突然从街巷中窜出来,我家车夫实在无法反应。”

        黎芊音抱着臂从马车中出来,神色没有半分道歉的模样。

        “哦——原来是昭南将军家的嫡小姐,”他阴阳怪气地拖着声音,“我可是永定侯赵将军家的人,小姐家的车惊了我的马,耽误了我传报北境军情,可如何是好?”

        这将士嗓门极大,一下子招来了一群路人围观,将这原本就不通畅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前面这是怎么了?”

        年轻男子穿着一身玄色绣云纹的窄身锦衣,端坐马背,清朗的眉眼中敛藏兵戈铮然,从两侧行人自动散开的路中间行了过去。

        “明将军!”将士回头一看,立刻屈膝行了个军礼。

        “这是昭南将军家的黎姑娘吧,”被称作将军的男子从马背上跳下来,身姿挺拔修颀,“遇到麻烦了吗?”

        黎芊音的眼中习惯性地染上戒备,“这位大人撞上了我的车,明知有急报在身还非要不依不饶,不知大人究竟想怎样。”

        “明明是你的车冲撞了我的马!现在它不走了,得将你拉车的马匹给我用才好。”

        将士脸一横,十分不讲道理。

        不等黎芊音拒绝,那位年轻将军声色冰冷,随后拍了拍自己的骏马,冲那将士道,“那便把我的给你用可好?”

        “在下不敢......”

        “既有军情要报,为何还在这里磨磨唧唧,还不快去?”

        那是一双血染沙场、淬如寒星的双眸。

        将士心中一惊,硬着头皮上马飞奔而去。

        “黎姑娘,”他放软了眼神,行了个礼,“在下明霁,令尊于我有救命之恩,可自将军过逝后,将军府一直闭府不见客,我也未曾有机会前去拜访,实在是我的不是。”

        原来是旧相识。

        “多谢明将军了,只是将军坐骑借予旁人,自己怎么办?”

        明霁含笑,足尖一点便跃上了她的马。

        逆着日光,他回头看向车里的少女,鲜衣怒马的模样:

        “黎姑娘是要赴桃花宴吧,正巧我也受邀一同前去,不如我替你赶车可好?”

        未到碎春园门口,关于黎芊音的议论便已经沸沸扬扬。

        “那黎芊音据说畏畏缩缩软弱可欺,这样大的场面,她真的会来吗?”

        “公主府上的贴身女使亲自去请,她可不敢不来。”

        一阵惊呼,“这黎芊音好大的面子,就连那永定侯府的赵家嫡女,怕是也没这个待遇吧。”

        “就算是贴身女使亲自去请又如何?行事如草寇一般,不还一样进不去碎春园的大门?”

        高傲跋扈的讥讽远远地响起,赵家嫡女赵冉夕带着五六个贴身伺候的女使小厮转到各位贵女闺秀们面前。

        “当年她父亲的烂摊子还是我父亲来收拾的,若不是陛下念着君臣旧恩,这样的残兵败卒,就该满门抄斩才是!”

        “是吗?”

        索魂似的的低笑从她身后传来。

        “永定侯曾受我父亲一手提携才有今日战功,怎么还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