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杀手江天珞

第十五章 杀手江天珞

        回到城内,日落西斜,已是黄昏。

        坐着马车刚到将军府门口,只见一群人熙熙攘攘围在府门口。

        虽说自退婚后这样的场景已是常事,可她还是掀开帘子望了一眼。

        这回,一个在人群中分外突出、穿着艳丽的女使直接拦住了她的车子。

        “黎芊音,公主府上十五日之后办了桃花宴,遍请王府公侯以及各家的小姐闺秀来赏花。”

        那女使呈上一封拜帖。

        “出门前公主叮嘱奴婢,叫奴婢一定要亲手将这封拜帖送到您手上,且告诉您一定要去。”

        见她还想推辞,女使十分不客气的抬高了声音,直接将她准备好的借口堵了回去:

        “芊音小姐莫要推辞了,我们公主说了,若是小姐不去,便是拂了她的面子,就是不给天家体面。芊音小姐惹下种种事端,洛阳城里街头巷尾人尽皆知,公主希望小姐不要再惹是生非了。”

        黎芊音摸了摸自己断掉的腿,只觉得头大。

        虽说十五日足以让她的伤完全恢复,尽管如此,她宁可去面对那些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敌人,也不想费尽心思与这些金尊玉贵从小娇养大只想看她笑话的公主小姐们打交道。

        无奈,只得应下。

        周围那些打探消息的人见状,纷纷回家告知自己的主子,顿时间,无数东都的官宦小姐都在想尽办法地巴结公主,只为收到这桃花宴的邀约。

        黎芊音一打开府邸的大门,差点以为自己进错了人家。

        整个将军府被修缮得精致雅韵,古朴却不失大气。

        刚一进门,便有两个女使迎上来福身行礼。

        她往后一退,警惕地皱了皱眉,“你们是谁派来的?”

        其中一个女使笑起来有两颗虎牙,语气轻快却极懂规矩地解释,“小姐,奴婢白芷,和竹苓都是顾府的人,特派我们和一些在外头伺候的一起来服侍小姐。”

        “小姐,顾公子还说了,小姐对顾家有大恩大德,我们既然被送到将军府,就一切安排都听小姐的,无论是改名还是做事,一切都是小姐做主。”

        “他倒是安排得妥当。”黎芊音假笑一下,随后转身看看自己家大门上的破锁,素手一挥,“那你们先把这门锁换了,我去睡觉,没有事叫人别来打扰。”

        两个女使丫头相互对望着笑了一下,这将军府的黎姑娘,倒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解人情。

        回到内室,经过书房的时候,她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惊。

        足有一整箱的白银搁置在书房正中,约莫有数百两,比她所有的家当加起来也有几十倍不止。

        “顾家果然财大气粗。”

        她感慨一声,回了卧房,开始纳炁。

        浅紫的薄雾在她身上慢慢浮起,又一层一层地重叠起来,渐渐凝结成薄薄的寒霜。

        室内的气温骤然变得极低,就连她的睫毛上,都沾了些许的冰霜。

        那日在六合迷障中,她用尽青霄元炁突破境界,虽说已经变成了二重小天位,却因为元炁的反复消耗,伤了根本。

        如今还需要好好修养些时日,才能恢复得快些。

        七天后,黎芊音的腿已无大碍。

        安顿好家中的一切,看着后院中空出来的一片空地,她盘算着出门找些草药种上。

        拒绝了女使想要一同跟着的请求,她只喊了车夫,直接驶向城郊的一座破旧的道观,名为玖清观。

        若说这道观,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只是这次,不是去屠戮,更不是要相会意中人的。

        这几日命人打听到,玖清观内有一位老道,颇爱研究一些奇特的方子,有下毒害人的,也有些能治寻常郎中不能治之病。

        虽说正道魔道势不两立,但若真是些好东西,她倒是丝毫不介意对方是何身份。

        马车停在无人注意处,她叮嘱了小厮不许跟着也不许随意走动,便径自进了道观的大门。

        观内空无一人,只有摆在堂上的真人天尊低头望着她。

        她冷哼一声,对着那泥糊的雕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走到道观最里面的那间小房子中,只见里面藏着各式各样的奇异药材,还有没被处理过的,甚至有的草药还是新鲜带根的。

        桌上仅有很薄的一层细灰,看样子也没有冷清多长时间。

        黎芊音掏出一个布口袋,毫不客气地往里塞。

        “别动。”

        身后响起切冰碎玉般的女声。

        一把匕首抵在她的后腰,顶着她被迫站起身。

        “说,你是什么人?”

        利刃刺透了她的衣服,十分清晰的戳在她细嫩的皮肤上。

        “我还想问你什么人呢?是不是想死?”

        显然,黎芊音的语气听起来恶毒许多。

        对方有几分恼,直接将匕首往前一送。

        却不料眼前这个看起来腿断还没恢复几天的姑娘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道紫光倏得闪身到她身后,一个手刀切在她的肩上,扭了她的手臂,夺过匕首把她按在桌子上。

        “现在呢?你还说不说?”

        这回轮到黎芊音握着匕首威胁了。

        “你不说,我就挖了你的眼带回去串珠子!”

        “在下江天珞是个孤儿四海为家现在是牵机阁的头牌杀手!女侠别杀我啊啊啊——”

        “闭嘴!”

        黎芊音松开手,把人往前一推,继续蹲下身捡药材。

        听到她一声利喝,这个叫江天珞的“杀手”立刻乖乖住口。

        “姑娘?”江天珞试探地小声喊了一句,见她不生气,就站在身后深深一拜:“女侠好身手!若女侠愿意教我,我情愿磕头拜师!”

        黎芊音拾起来装得鼓鼓囊囊的布袋,上下打量了她一下。

        “牵机阁?杀手组织?”

        “姑娘果然才智过人!”她一脸夸张,“只是这牵机阁各行各业都布有天罗地网,不仅是杀手与买家的交易之处,也会拍卖一些奇物,甚至——”江天珞凑过来小声说,“甚至就连朝中也有牵机阁的人。”

        “但这事没人知道,我也是因为曾经接过有关的单子,在调查情报时自己推测的。”

        “哦?”黎芊音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面前的少女年纪倒与她差不多,面若含冰,眸若星河,目光犀利,眉如远山,“那这么说,这观中老道,是你杀的咯?”

        “不错,但我没地方住,就只能住在这了。”

        江天珞长眉一耷,“所以姑娘,求您收我为徒——我洗衣做饭不怕脏不怕累什么都能来的,只要您教教我刚才那个紫色的功夫!”

        “你学不会。”

        她语气冰冷如数九寒冬,迈开步子就朝外走。

        “那你不教我也可以,你就让我平时没事的时候跟在你身边就行!”

        直到马车面前,黎芊音突然意识到自己忘带了草药包。

        一双白净却有一层薄茧的玉手托着包裹从窗帘处伸进来。

        黎芊音终于笑了,身子往后一靠,无奈开口:

        “进来吧,武功教不了你,来我府上当个丫鬟还行。”

        话音未落,那女子已然端端正正坐在车子里,身形速度丝毫不亚于她。

        黎芊音再次试探性地打量了她一遍,闭上眼开始小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