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碧鳞蛇窟

第十四章 碧鳞蛇窟

        “李鹤飖,你来了。”

        “嗯,我来了,就不会有事了。”

        石块被移开,怀中的人断断续续地喃喃着,语气越来越虚弱。

        黑暗的矿洞中寂静得吓人,偶有毒蛇蜿蜒爬行的声音,在暗处伺机观察着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我先帮你包扎。”

        他二话不说地抽出银针在她心脉处刺了两针,稳住精神,随后点住她的穴道,手上一用力,熟练地将扭曲的骨头回正,撕下衣襟缠了上去。

        她咬紧牙关,身体剧烈颤抖着,没有痛呼出声。

        “走,我们出去。”

        他弯下腰,极为谨慎地将她背了起来。

        可是,这昏天黑地的诡秘洞穴中,何来出路?

        不知向更深处行了多久,窸窸窣窣的爬行声越来越密,甚至有蛇企图爬上他的腿。

        “小心!”

        她伏在他的宽肩上,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抽出他腰间的横刀,侧身一挥,将隐藏在墙面藤蔓间企图扑过来的毒蛇斩为两段。

        “无妨,”他安抚般拍了拍她的腿,“我自幼学医,跟着我师父尝遍百草,早已万毒不侵,区区毒蛇更是不在怕的。”

        “呵......少吹牛了......”她垂眸。

        “我可没有,”言语间,又变成了初见时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与先前判若两人,“你既会蛊术,想必应该知道金蚕?”

        黎芊音点点头,“蚕蛊易得,可金蚕蛊却需要千万毒虫所炼,且能够吸收所有的毒,世间仅有一只。唯有寄生金蚕者亡故,才能修炼出下一只金蚕,极为难得。”

        “不错,其实这些蛊,最初只是为救人,后来被有心之人加以改造,才造就了那许多杀人的蛊术。”

        “我母亲怀我时身受剧毒而亡,以至于我自出生就血中带毒、体弱多病,师父说我定活不过二十一。于是,几年前我亲自去了趟苗疆,几番周折下寻到了金蚕,这才保住性命。”

        提到自己的母亲,他顿了顿,神色复杂。

        “渡了这劫,那往后定会万事顺遂,”她也不知要说什么,僵硬地安慰,“不过你可知,那十字门究竟是什么?”

        “那日顾青让不是说了吗?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只是兴教门之变后,当今天子建立十字门,说是为抵御叛军,可做的都是些除善卖国的勾当。”

        他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北境辽丹虎视眈眈,李亶为了威胁平州归顺,竟许给辽丹割让幽云十六州的承诺。”

        “既如此,你与那翊王又是何仇何怨?此人生前神秘莫测,与天子似乎有些不合,世人皆知翊王,却不知他姓名,更未见有人见过他的长相,实在是奇怪。”

        愣了片刻,李鹤飖才意识到她说的是大婚之事,于是又换上了一副油嘴滑舌的腔调,“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瞧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黎芊音语塞,从背后拧住了他的耳朵。

        正当对方喊痛求饶时,她“嘘”得噤声,侧耳倾听,依稀听见一阵呼啸的风声。

        “前面有出口!”

        她失声道。

        李鹤飖不疑有他,加快了步子。

        可走到尽头,根本没有什么出口。

        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深潭,水面被不知从哪来的风吹得波光粼粼,好似蛟龙的黑鳞。

        “李鹤飖,我们出不去了。”

        她坐在谭边,笔直修长的双腿探入池中,想清洗掉身上的污渍。

        当拨开水面的那一瞬间,她低头看见那深不见底的黑潭里,有一双金色的眼睛缓缓睁开。

        下一秒,水花四溅,一条五丈长的碧鳞蛇从潭中一跃而起,张开巨口便要将她整个人吞下去!

        情急之下,李鹤飖长刀一掷,插入那巨蟒的眼中,手中一绞。随后瞬间抱起她,将她从血盆大口中夺了回来,连续后退了几十米。

        那蛇吃痛,怒吼一声钻回池底。

        可这一吼,竟惊动了这洞穴中所有的蛇蝎毒虫,密密麻麻地从身后的石壁上爬下来,几乎要淹没他们二人。

        这数量,即便不会中毒,也要被它们啃食得尸骨无存。

        难道真的要葬身于此?

        隐约听见,在洞穴的另一端,响起了一声短促的男人的惊叫,可片刻便淹没在无数蛇虫之中。

        五曜循环九精中,乾坤尽落往来空。

        心生六合无再复,旬空倒走十二宫。

        在那水光返照的石壁上,她竟又看到这口诀!

        “是幻境。”

        “你当这是话本?”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五曜循环九精中——你可知此意何为?”

        “外除五曜,内守九精,坚玉钥于命门,结北极于黄庭,引三景于明堂。”

        手起针落,李鹤飖立即助她封了命门、黄庭、明堂三处穴位,“若这一切都是假的,那真的只有——”

        不等他制止,只见黎芊音伸出手直接迎上毒蛇的利牙,苍白的手臂上立刻多了两个黑色的深印。

        “果然,此法有用!我看到了。”

        她低声笑了一下,稳住身子,扯了扯他的衣袖。

        “走吧,我死前,会为你指路。”

        李鹤飖站在蛇虫中央,挥刀又斩飞一波,紧接着大手一捞,将她再次背起来。

        “不要怕,向南一直跑。”

        “是蛇窟。”

        “听我的,跳。”

        沉入水中,随即一阵漩涡将他们席卷。

        李鹤飖护住她的头,不到半根香的时间,二人被一股巨大的水浪冲了出去。

        整个雾孤山又是轰然一声巨响。

        黑云散尽。

        阳光刺痛了双眼,再定睛一看,竟是她坠落的瀑布上游。

        山间小径堪堪闪过几个人影,可巧,是顾青让和几个走散了的同伴,面容狼狈。

        “李兄,十字门的人皆已退散。一共来了两位门主,其中信字门主被我击伤,而另一位年长的良字门主,武功神秘莫测,甚至连正脸都未曾一见。”

        “罢了,如今我的身份还不能暴露于众,待从辽丹回来,再找他们细算,”李鹤飖说着,又转头向她,“小妖女,今日,你是要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啊。”

        她闻言笑了笑,平静之后的眼神渐渐疏离。

        “那日你说我欠你一命,日后要索回去,这下我们也算两清了。”

        感受到她态度的变化,李鹤飖虽不解,但却没有像先前一般胡搅蛮缠,只是不动声色地扯开了话题:

        “那日从顾府出来,我原本只是想带你看看昭南将军的衣冠冢,没想到竟连累你遇到这么多的危险。昭南将军死于阴谋,一把火被烧得尸骨无存,我们找到他时,唯有一块玉佩以证身份。”

        “我先遣人送你回府,也会让顾兄安排些人手在你身边,那玉佩会隔日一并送过去,”他眨眨眼,又加了一句,“过几日,我要去北境一趟,少则一个月才能回来,你万事小心。”

        听了他的话,黎芊音想了想,开口,“那我等你回来。”

        李鹤飖的表情肉眼可见地高兴起来,扬唇一笑:

        “有你等,我一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