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枯井

第十三章 枯井

        房中血光四溅,却空无一人。

        李鹤飖单手掐住身后猎户的脖颈,缓缓收紧指尖。

        他极力克制住自己索了此人性命的冲动,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逼供道:

        “告诉我,人在哪里?”

        “呃......”

        猎户双手在半空中无力地抓了几下,强烈窒息的感觉使他脑中一片充血,只得勉强发出声音以示求饶。

        怒火冲天,似是发觉手下之人几乎要命丧黄泉,李鹤飖松了手,如同丢一块破布一般将此人甩出去拍在墙上。

        那猎户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两眼放空,怔了好一会,然后爬到李鹤飖脚边,伏在地上说道,“大侠!小的、小的不敢骗您。那姑娘确实是被带到这里了,这血,是我们头儿的血!”

        他缓了缓,继续说,“我们头儿气坏了,便命人把那姑娘扔到了矿洞后面的枯井里,枯井通着废矿,用巨石压住,说让她自生自灭。只是前两日不知怎么的,那枯井里竟生了无数条蛇,好像是全山的蛇虫都跑到那井里去了!如今......已是一个巨大的蛇窟!”

        “大侠!小的无意瞒您!只是在您来之前,我们头儿就说明了,要是有人来找,便拖上个半刻即可。若我们没有做到......我们一家老小远在他乡,他们的命都在那几个管事的手里啊!”

        猎户嘶哑着声音,带着几分哭腔,将脑袋不停地往地上磕,流血了也浑然不知。

        蛇窟......

        他没心思同情这人的悲惨遭遇,握紧手中的刀,心往下沉了一沉。

        “带路。”

        眼中暗藏杀机,薄唇成线,精芒掠眸,隐含残冷。

        矿洞入口,几个沙陀长相的壮汉,从里面迎了出来。

        其中带头的那个被称作乌卓的男人慢慢踱着步子,护着那只被断了手包扎起来的右手手腕,看向李鹤飖的眼神中有几分得意的快活。

        “哟,你就是那臭婆娘的情郎?”他望了望对方手中的长刀,又看了一眼他身后围成一圈的打手,“这么大的阵仗,居然让我们家所有的伙计都来了。”

        “她人在哪?”

        拇指压在刀根处,那横刀似乎是感受到他的怒意一般,随时准备夺鞘而出。

        “哎,别急,大爷我今天不痛快得很,不仅肉没吃着,反被咬了一口。还有啊,我瞧着这些兄弟们的样子,应该是被你欺负了不少,你若是能乖乖地让我们一人揍你一顿,我就......啊!!!”

        话音未落,惨叫响彻整个雾孤山。

        “现在呢?可以说了吗?”

        李鹤飖一个闪身转到他身后,刀夹在对方的肩上,冷冷地看着面目扭曲的乌卓。

        而地上,是一条血淋淋的胳膊,甚至那粗糙肥厚的手指还在抽动。

        “你!”乌卓颤抖着嘴唇,“你们二人,一个断我右手,另一个砍我左臂!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啊!!!”

        李鹤飖刀刃一立,狠狠地砍在乌卓的肩上。

        见那打手逐渐逼近,足尖一挑,地上一根树枝随之弹到另一只空出的左手中。

        “还没想清楚吗?”

        他将长刀往下又压了压,随后转手将树枝刺向了周围的打手。

        这一击,竟是用了天罡针的身法。

        树枝在空手劈成数段,直直地插入咽喉,招招狠戾。

        看见护着他的人一个个接连倒下,矿洞中血流成河,乌卓疼得直翻白眼,差点痛死过去,双手合十尖叫着求饶,“饶命饶命!大爷您就饶了小的这一条狗命吧!”

        也不愿与他过多纠缠,李鹤飖一把将长刀从他砍了三寸深的肩膀处拔出,沾了血的刀面异常温热,贴在他脖子的皮肤出反复摩挲。

        “不想被做成人彘,就快点带路!”

        “是是是!”乌卓僵硬地快步走着,连头都不敢晃一下,生怕下一次飞出去的就是自己的脑袋。

        一行人被威胁着到了矿口后的枯井边。

        一块巨石死死地压住井口,仿佛里面有什么邪灵猛兽。

        李鹤飖用刀面拍了拍乌卓黝黑的脸,示意他命人移开巨石。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没看到老子命都在别人手里吗?快去搬啊!”

        “动作快点!你是死的不成。”

        几个打下手的从他身边经过时,乌卓稳着自己的脑袋,狠狠地踹了旁人一脚,指桑骂槐地啐了一句。

        眼见巨石移开,露出黑暗幽深的井口。

        他也无心再管那乌卓的小动作,抓着井口探身喊道:

        “小妖女!”

        井口深不见底,他的呼叫传进去后竟连回声都听不见。

        唯有井壁上盘着的毒蛇在暗中吐着信子。

        这十几丈不止的洞,若真是摔进去......不会真的......

        杀心顿起,他伸手把准备偷偷溜走的乌卓一把拽过来,掐着他的后颈,将他大半个身子都按在了井口中。

        “你......你难道真要拿我的命去给你的老婆抵命吗?”意识自己的半条腿真的踏进了阎王殿,乌卓慌了,情急之中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底牌,“我可不是普通的猎户矿工,我背后是有大人物的!”

        “哦?是吗?不知这大人物是玉皇大帝,还是如来佛祖?”

        李鹤飖冷笑,拽着他的衣服,在他的腰带上绑了一根火折子,转手就将对方丢进了这噬天的毒窟中。

        随后眼刀一横,扫视了一圈身后的人,提着刀,跟着一同纵身跳了下去!

        眼见着下方的火光伴着惨叫声在坠落的过程中倏然熄灭,他凭着轻功借力在岩壁上稍一折身,一只手反手将长刀插入石壁,另一只手迅速捞起向下飞坠的乌卓。

        抬头向上看,那几个打手也不顾乌卓与他们昔日的情分,直接抬起那巨石再一次把井口死死封住。

        他微眯双眸,低头看了一眼那位已经在惊惧和疼痛中昏死过去的壮汉。

        “废物。”

        他喑哑着嗓音,怒骂一句。

        “小妖女!”

        他提着声音,又叫了她几次。

        还是无人应答。

        也不知为什么,正如她所说的,不过萍水相逢见过两次。

        可今日他才知,何为大恸。

        他将长刀用力拔出,连带着手上那位,终于跌进一片矿石中。

        这洞中毫无半点光亮,在这里,双眼几乎不能视物。

        足底满是褪下的蛇皮和黏腻的汁液,李鹤飖丢掉那个半死不活的人,抬起有些受伤的腿,在黑暗中摸索着朝着更深处去。

        不知走了多久,似乎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小妖女?”

        他大惊,不管不问地跪在地上四处摸黑地找,锋利的碎石生生刺穿了掌心,可他却麻木得如同感觉不到一般。

        突然间,指尖仿佛有衣料的触感。

        他浑身一震,慌地继续伸手,小心翼翼地将那废墟中软塌塌的人揽入怀中。

        李鹤飖哑声看着她被压在石头下骨折变形的腿,血肉模糊。

        一瞬间,肝肠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