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绝境

第十二章 绝境

        只听天地一阵颤动,整座雾孤山随之一震。

        二人走在河边,有几块碎石滚落下来。

        细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踩过泥泞的坡,路陡得很,有些难走。

        “嗯?走不动了吗?”

        李鹤飖站在风中转身扶了她一把,雨水打湿了玄色长衣,勾勒出劲瘦的腰身。

        “还好。”

        她弯下腰,有些吃力地缓了口气。

        六合迷障中,她耗尽了全部的元炁和体力,又险些丧命,现下已是强弓之弩了。

        “忍着点。”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峭壁处寻了一根藤条,在她身上比划了一下,随后用力的绑在她和自己的腰上。

        后半段山路,黎芊音虚弱得像张纸,几乎是被他连拉带扯拖上去的。

        整整走了一天一夜,恍惚之中看见,天边再一次泛起了鱼肚白。

        已有两日没有吃东西了。

        她脸色惨白,忽然间天旋地转,脚一软,倚着一棵树就倒了下去。

        “小妖女,”他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往她口中送了一颗药,“你别睡,我去给你采些果子来,你一定要等我,千万别自己跑了。”

        也不管她听没听到,李鹤飖为她拢了拢先前为她披上的外衣,随后闪身入了林中。

        “哎?那好像有个女人?”

        “怎么一个人倒在这里,难不成是死了?”

        迷糊间,有脚步声窸窸窣窣地过来,“没死,你瞧,还有呼吸呢。”

        “嘻......这汉人女子长得是真水嫩啊,这模样怕不是个官家小姐,不如拐回去睡一夜也好。”

        她艰难地睁开眼,六七个猎户装扮的粗鄙汉子围在她身边,还有个领头的,甚至大着胆子凑过来捏了捏她雪白的手。

        “咳......滚开。”

        黎芊音翻开手,“啪”得一声打在对方的脸上。

        不痛不痒,男人倒抽了一口气,却是更兴奋了。

        “这小丫头性子倒是烈得狠,来来来,哥几个把她抬回去,今晚加餐!”

        “乌卓老哥,你这离了家胆子竟变得这么大了,嫂子要是知道你来洛阳玩得这么花,怕是要把房顶都给掀了!”

        众人听了哄然大笑。

        这个叫乌卓的男人似乎是落了面子,有些羞臊,气得直接从身后的包裹里取出一根手腕粗的麻绳,三下五除二地就将无力抵抗的黎芊音捆起来,扛着扔到了马背上。

        他拽着黎芊音散落的黑发,强迫她抬起头。

        随后拍了拍她的脸,神态猥琐地笑道,“不用慌,等回去哥哥好好治治你的病。”

        “小妖女!”

        雨停了,回来的路比去时更好走。

        不足一个时辰,李鹤飖怀里揣着一兜果子和一些疗伤的草药,赶了回去。

        然而,他远远的望去空无一人的林中,心里猛地一沉,隐约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那原先她倒在那的树根边的草中,乱糟糟的,像是有很多人踩过的样子。

        而那靠着的树皮的位置,还残留着些许血迹。

        “小妖女?”

        这十字门的人尚且还在暗处,他不敢太过声张,只得一边迈开步子朝着更远的方向疾奔,一边压着嗓子低声喊她。

        “该不会被十字门的人发现抓去了吧......”

        他心下焦急,忽然想起前日夜里吃下的那只追踪蛊。

        蛊虫与种蛊之人心意相通,你若愿意吃下这追踪蛊,日后你我便能互相探寻对方的位置,岂不是更方便。

        他阖上双眼,尽可能地平静心绪,无声地默念她的名字。

        “芊音......黎芊音。”

        哈哈......李鹤飖,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吗?

        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他皱紧双眉,脑中似乎零碎地浮现出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他心中猛的一跳,不知为何,听到这声音竟有些心虚。

        连忙打消了杂念,再近一点,他好像看到......

        少女衣衫凌乱,手中持猎刀,瘫倒在血泊中。

        “芊音!”

        他失声叫道。

        再就是,一片黑暗。

        雾孤山北面,有一处矿口。

        虽已荒废多年,但矿口原先的矿工却仍有零散几户住在那边。

        也有些沙陀族的人住在这里,通过打猎和卖些皮货维持生计。

        “喂,小子,你来这做什么?”

        一个虎背熊腰眉眼深邃的外族汉子拦住他,厉声喝住。

        玄衣男子提着那把施龙凤环的错金环首横刀,仿佛不曾听见一般直闯而入,稍抬脚步,便转瞬移身数十米,身形快得惊人。

        还未等对方反应,眨眼间就到了那个名叫乌卓的男人居住的二层小楼楼下。

        “不好,他是那女人的同伙,快拦住他!”

        男人大吃一惊,闯进棚子里连敲了几下警示用的铜锣。

        李鹤飖手腕一翻,长刀直接劈开了小楼的木门。

        随着屋内灰尘四面扬起,几个矿上沙陀长相的打手和猎户手持宽刀,将他团团围住。

        他手指紧扣刀柄,如漆如墨的双眸压抑着淬了毒的冷意,随后轻声说:

        “滚开。”

        打手们见势往后稍稍退了一步,时刻警惕着他无所征兆的杀戮。

        “我劝你赶紧回去,这没你要找的人。”

        有人斗胆叫了一声。

        他左右环视了众人,沉默片刻。

        手指微微一动,只听“唰”得一声,身边一人的脑袋竟被齐根砍掉,飞到身后那个在矿口拦住他、随后又匆匆赶来的猎户面前。

        “啊!!!”

        八尺壮汉发出杀猪般惊恐的尖叫,他疯了一般踢开那个死不瞑目的人头,连滚带爬地跑开了。

        “再试试?”

        李鹤飖长睫低垂,手指拭去刀刃上残留的几滴血,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幽怖的笑声,不寒而栗。

        此时,有个人身下传来滴答的水声,他歪头一看,居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呵,”他冷哼一声,抬手用刀指向那人的鼻尖,“你来说。”

        “大......大侠!我说,我说!今日我们头儿捡回来一个中原的姑娘,原本只是想玩玩,但没想到那个姑娘看着病恹恹的,疯起来竟废了我们头儿的一只手!”

        看着面前男人的神色越来越暴戾,他一下子跪下来,磕了两个头。

        “大侠饶命!我也是等我们头儿把那姑娘塞进房里才知道的,此事与我无关啊!”

        李鹤飖收回长刀,一手推开挡在面前的人闯了进去。

        只见一楼空无一人,他强忍住滔天的怒意,眼中似有闪电纵横,直逼二楼卧房。

        看着这带着一股男人体味的房间中溅开的满墙的血,他眼梢微红,瞳眸紧缩,一身威压宛若人间厉鬼。

        “你敢骗我?”

        他一把抓住身后那个猎户的脖子,将其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关节泛青的手指慢慢收紧。

        猎户的双手在半空中无力地抓了几下,几欲窒息。只听见男人唇齿间尽是怒火,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道:

        “告诉我,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