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还魂

第七章 还魂

        她倏得展颜一笑,回想起自己前世能将死人复生的功力,果真是今不如昔。

        “姑娘也不作为,这是何医术?”

        顾青让一头雾水,虽说父亲的面色逐渐恢复常人的红润,但这寻常郎中治病,又是诊脉又是扎针,再看这黎小姐,坐在那里举止优雅地半盏茶下肚,却好似那看戏般。

        “知道悬丝诊脉吗?”

        直到现在,顾青让才定下神仔细看一看这少女。

        樱唇琼鼻桃花眼,也不过十七八岁,可看人的目光却似活了近百岁的老道,远具超脱年龄的平静脱尘。

        真是可怕。

        顾青让摇了摇头,心里想着,却不敢直言,只得硬着头皮接话,“悬丝诊脉没有丝,姑娘是神医。”

        “我既比那些半吊子的郎中强,有些法子自然不是你能懂的。”

        像是猜透了对方的心思,黎芊音一边胡言乱语地瞎编,一边起身过去,伸手点了顾老爷印堂与膻中两处穴位。

        只见躺在床上的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狠狠弹了一下,竟主动坐起来,猛烈地咳出一口黑血来,随后又躺了下去。

        “父亲!”

        顾青让不顾形象地扑过去跪在床边,反复查看着。

        有点用力过猛了。

        黎芊音有些尴尬,一时间没有控制好元炁的力度,加上这魔道功法实属强劲,导致顾老爷一时间没缓过来。

        她从神识中取出一颗丹药,塞进顾老爷嘴里。

        刚入口,那丹便化作清水,灌了下去。

        “放心,他马上就醒了。”

        说着,不知从哪寻来了纸笔,黎芊音沾了墨,龙飞凤舞地写了份药方。

        “你这字......”

        话还未出口,便被少女一个眼刀堵了回去。

        “你爱看便看,不看就还我。”

        顾青让赔着笑脸,身后顾老爷已经缓缓起身,说要喝水。

        无心去看那父慈子孝的场景,黎芊音背过身,手中拈出一只百蝶引。

        这是一种可以指路的蛊虫。

        沾了几滴方才取的顾老爷指尖的毒血,百蝶引便能顺着这毒的踪迹,找到那带了毒的吃食用物,甚至还能找到下毒之人。

        出门前,黎芊音在府中寻到了先前原主养蛊的小葫芦,便一同收入了神识。

        尽管有些蛊术早已随着她的转生有些淡忘了,但若与她前世的修为相辅相成,再加以发展,怕是往后那些仇敌,要死得更惨。

        “黎姑娘救命之恩,我顾奎宏永世不忘。”

        深厚如洪钟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此刻,顾老爷精神焕发地站在她面前,带着顾青让一同行礼谢恩。

        “顾老爷太过客气了。”

        “好孩子,还叫什么老爷,就叫顾伯父吧。我与你父亲曾见过数面,昭南将军居功至伟,有女如此,何其幸哉。”

        “伯父,”她也不客气,直接应了,“芊音查到,伯父您是被人所害。这下毒之人,现在想必仍在府中,伯父如何打算?”

        只听顾奎宏深深叹了口气,“虽说我信佛几十年,也从不苛待于他们,可如今竟被人害得连棺材都进了,险些丢了性命。若还要容他们,岂非太过愚蠢!”

        “正等着父亲这话呢,”站在一旁沉默许久的顾青让突然出声,看表情,似乎早有决断,“方才听芊音姑娘所说,这毒药名为雪上一支嵩,只要沾上便必死无疑——既是顾家内贼,还希望芊音姑娘和父亲,同我共演一出戏。”

        顾家厅堂内,顾家几位亲长神色慌乱,坐立难安。

        一看到顾青让与黎芊音从内室出来,便蜂拥般迎上去询问情况。

        见到顾家长子面色沉重,似有哭过的痕迹,顾家三房那对先前对黎芊音动辄打骂的那对夫妻稍稍喘了口气。

        “青让,如何啊?”

        说话的,是那个慈眉善目温柔细语的妇人,顾家二房的遗孀。

        原本是小门户出生,嫁给了身体残疾的顾家老二,后来丈夫过逝后,便一直窝在后院潜心教子,待顾青让也是极好的。

        “婶婶......父亲他......”

        顾家长子攥紧拳头,眼角红肿。

        “夫人,顾老爷误食了东西,加之身体原本就有旧疾未愈,体内毒素淤积,伤了根本。若是昨日,我定是能救回来的,可时间......拖得太久了。”

        黎芊音敷衍地行礼道歉,原本只是想让这顾家人欠她个人情,没想到这大宅院里真是麻烦。

        堂堂魔主,居然跟一个臭小子在这有来有回地演戏。

        荒谬。

        “好孩子,你尽力了。既如此,你行行好,让我们老爷安心去吧。”

        二房夫人滑溜溜的手又攀上了她的手。

        只是这话说的——

        “你个腌臜的小贱人,刚才口口声声说能让我们家大老爷还魂,能起死回生,还说什么让我们夫妻二人跟你磕头赔罪!我呸!你不是要打我吗?你来啊?我倒要看看,在我们顾家院子里,当着我们所有顾家人的面,你还真敢跟我动手不成?”

        真是记吃不记打。

        先前在门口差点被她废了一只手的四房夫人张嘴就骂,膀大腰圆的身子直接将她那瘦猴子官人挤了开。

        “是啊,人从棺材里挖出来了,没救活,你倒说说怎么办?”

        瘦猴子跟在他媳妇后面,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鸡飞狗跳,跟唱戏一般。

        虽说这夫妻二人如此跋扈,可膝下有一子,弱冠的年岁,却不知怎么教育出来的,在顾家子侄一辈中最为孝顺,对顾老爷也颇为孝顺,每日晨昏定省一日不差。

        而一直坐在边上不出声的是三房家的夫妇,二人成婚二十余年却无子嗣,可房中妾室通房也是一个没有。

        男人每次想起身拉住四房夫妻两个,却回回被自家夫人拉长了脸瞪回去,属实是怕媳妇得紧。

        一个温柔细语却话中带刺,一个炮仗一般的脾气,还有一个墙头草最是会隔岸观火。

        果真如顾青让先前说的那样,顾老爷一人操持这么大不省心的一家,当真不易。

        “算了算了,你们四房满嘴的打打杀杀,今日又遭了这样的事,算了,早些出灵吧。”

        等到四房的胖媳妇巴掌差点落到黎芊音脸上的时候,三房家的长脸夫人开口了。

        “好了,既如此,便再寻个好时辰,送大老爷上路吧。”

        随后便伸手要叫小厮找堪舆师再算算时日。

        “原来你们顾家,是四夫人当家做主。”

        黎芊音笑道。

        “哎?三房的,这大老爷没了,也轮不到你一个妇人掌家管事吧!”

        黎芊音话音未落,四房的瘦猴子便又跳起来,矛头对准了三房。

        “别吵了。”

        原本比过年还热闹的厅堂一下子总算安静下来一刻,四房家还是一副剑拔弩张的表情,气势凌人。

        顾青让从袖口拿出一张纸,缓缓展开。

        “各位叔叔婶婶,你们倒是先听我说两句。”

        他“唉”了一声,“黎姑娘虽没有让父亲起死回生的本事,却行针让父亲清醒了一小阵子。”

        “什么?”

        顾青让没有理会众人斑斓的表情,将手中的纸呈于众人面前。

        “父亲弥留之际,尚有几丝力气,亲笔写了这份遗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