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嫁给诡道王爷修仙斩神在线阅读 - 第三章 作饵

第三章 作饵

        “你们看住她,我去禀告皇后娘娘。”

        “呃——”

        只是那嬷嬷带着一行人前脚刚欲踏出房间大门,便见方才的陪嫁女使云茵如被人扼住喉咙一般,昂起头抓着自己的脖子翻着白眼。

        从外观上看不出半点伤痕,可口中却含糊不清地发出血泡翻滚的声音。

        “救......救我......”

        “云茵,你怎么了?”黎芊音走过去,明知故问地关心道。

        “小姐......救我......”

        女使的手指蜷缩着,伸出胳膊虚空抓了几下。

        周围人见状,吓得纷纷散开,退到房门口探头张望着。

        一时间,诺大的房间仅剩她和云茵二人。

        刚才还振振有词的小女使已经痛得倒在地上,身体扭曲成诡异的形状。

        黎芊音心中暗笑,纤细修长如玉葱般的手指柔若无骨地卷着耳边的长发。

        “这是怎么了,倒像是中了邪一样。云茵,我记得刚才你说你昨夜经过我房门口,听见些许声音——难不成是王爷生了气,想治治你这偷听墙角的毛病?”

        听闻这话,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嬷嬷心头一紧,总觉得沾点晦气,忙命人叫个郎中来看看,随后便步履匆匆地复命去了。

        置死地而后生。

        黎芊音不着痕迹地轻按手腕处的伤口,环顾周遭的一圈人,心底细细盘算着。

        前世她跳入诛仙阵祭阵,当日在场之人无人生还。

        那些正道群雄,想必来到此处的绝不止她和李鹤飖二人。

        只是不知,自己因李鹤飖相护尚且留得元炁能够继续修炼,而那些人现在功力几何?

        如今她一个孤女,身无所依,而洛阳城内蛇蝎满地,却一时半会摸不清敌友。

        唯有她主动露出破绽,才有机会放出鱼钩。

        不管是前世,还是如今的自己,这生前身后的仇恨,她都要报!

        未见茶凉,方才前去报信的嬷嬷便已匆匆折回来,还带着几个传召的宫人。

        这一来一回,此刻,黎芊音正伏跪在皇后寝宫前,静候发落。

        过往的宫人进进出出,相互偷看打量着她,嘴角的讥讽与鄙夷一字不差地传入她耳中。

        “据说此刻前朝也在为此事争论呢,我听在陛下身边伺候的小太监们说,今早陛下收到好多份奏疏,说昭南将军之女不尊天子不敬礼法,要处死呢。”

        “真是可怜了昭南将军夫妇二人,本以为这女人只是如传闻一般懦弱无能,没想到她这能耐都在这方面了。”

        ......

        偶有命妇贵女从她身边经过,皆掩嘴笑着。

        各种污秽的话此起彼伏,嘲她身世、辱她父母。

        若是前世功力尚在,还容得她们指手画脚?

        许是曾经的恨意太浓,纵使接手这副身体不到两日,黎芊音还是生出几分杀人的冲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如今既选择入局,那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黎芊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转元炁。

        顿时感觉全身上下瞬间通明。

        等等,这是?

        她轻轻蹙眉,前世修魔历经九劫七招,终成魔主。

        没想到转生后体内寥寥无几的元炁居然还是最巅峰的青霄位的境界。

        黎芊音大喜。

        如此一来,重新修炼功力,岂非轻而易举。

        转眼时至午时,黎芊音只觉得膝盖肿的要有炊饼那么大了,皇后宫中才有了动静。

        “她还在那跪着?”

        用完了午膳,又小憩了一会,皇后扶了扶额,问向身边的宫女。

        “回娘娘的话,是。”

        “哦?除了跪在那,她可有说什么?”

        皇后长眉一挑,没料到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竟这么能抗。

        “没有,奴婢经过几次,看那黎小姐只伏在地上,动也不动。”

        换做旁人遇到这等事,即便是受人诬陷也是要去寻死的,皇后也没想到事情如今发展成这个样子。

        这昭南将军家的孤女,竟突然转了性子,变得这般倔。

        当今天子李亶,向来重视贤德之名。

        若真是因今日之事杀了忠臣孤女,才是让边关将士寒心,引来朝局动荡。

        而那黎芊音,似乎是吃定了他们不会摆明了将她处死,一跪就是两三个时辰,倒把他们为难住了。

        “娘娘,刚才王府有人来报,那个叫云茵的女使......”

        宫女战战兢兢,不知该如何回禀。

        “如何?”

        “她死的实在惨烈,据说是突然发了疯病,喊着疼痛难忍,撞死在王府的墙上了。”

        “哼,卖主求荣的东西。”皇后冷笑一声,“原本本宫也是打算让她事成之后自我了断的,这也刚好替本宫省了一桩事。”

        “可是娘娘,现在王府的人都在传,是鬼魂作祟......那黎小姐,要不就算了吧。”

        许久,见上方的皇后娘娘缄默不言,宫女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那雍容华贵的女人睥睨着双目,杀机立见。

        “皇后娘娘福泽深厚,奴婢失言,请皇后娘娘饶恕!”

        “本宫自然福泽深厚,况且,这世间的鬼神之说不过是诓骗无用之人,先太子活着的时候都斗不过本宫,死了又有何惧?”

        “陛下那边可有消息过来?”皇后语气明显不善。

        “回娘娘的话,陛下那边......还未有音信。”宫人们诚惶诚恐地跪下一片,生怕再说错一个字惹来杀身之祸。

        “传下去,告诉王府诸人,今天云茵这事,不许往外透露一个字。”

        “娘娘......太子殿下来了。”

        “太子?他来做什么?”

        数年前,当今天子还只是监国时,原先的黎芊音曾在一场诗会上对其子李从闵一见倾心,而后也表达过爱慕。

        这件事皇后是知道的。

        现在她儿李从闵已贵为太子,若是黎芊音当下这模样被心爱之人看到,再做出许多错事来——意图伤害当朝太子,纵使前朝再有维护昭南将军之心,也于事无补了。

        想到这里,皇后之喜立即溢于言表,起身,“走,出去看看。”

        宫人前呼后拥鱼贯而出,看向黎芊音的眼神或鄙夷或同情。

        跪在地砖上的双腿早已失去知觉。

        如今正值腊月,虽说她以用元炁护体,但刚来这里体力尚虚,加上寒风刺骨,黎芊音闭上双眼,摇摇欲坠。

        直到一双乌皮六合靴驻足在自己身边。

        黎芊音一下子清醒起来,却仍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等着对方先开口。

        仿佛是在考验她的心理素质,来人停了许久,轻视傲慢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如芒在背。

        难不成,是皇上?

        虽说这件事已经惊动了前朝,甚至整个洛阳街头巷尾人尽皆知,但后院中的事,终究也犯不着皇上亲自来管。

        就在黎芊音在过去并不清晰的记忆里疯狂回想的时候,男人蹲下来,拽住她的后领连带着头发往后一扯,直接把她拎得跪直了身子。

        “是你啊,黎芊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