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圈后,我靠直播种田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268章: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第268章: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傅森瞪大眼睛,很是惊讶,「爸,你怎么知道的?」

        在傅森眼里,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大忙人,工作上的事情很忙,几乎很少能见到人,能被父亲记住的,也都是一些大人物。

        而现在,父亲居然知道谢宁,清水村的谢宁。

        这就奇怪了。

        「爸,你这么关心我,关注我啊?」傅森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了。

        因为关心他,关注他,才知道他和谢洲开的公司和清水村的谢宁合作。

        傅父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你打听谢宁干嘛?」

        「没什么啊,就是有点好奇。」傅森说着,不知怎的,觉得父亲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有些冷,也带着严肃和打量。

        「爸,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让我有些害怕。」傅森觉得书房里的温度都低了几度。

        父亲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审一个犯人似的,傅森哪里在父亲这里碰到过这种状况啊,有些懵,也有些不知所措。

        「你坐。」傅父示意傅森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傅森有些战战兢兢地坐在沙发上,只敢坐个边缘,一双眼睛很是忐忑地看着父亲。

        傅森觉得,哪怕是小时候,他做了错事,故意把尿撒在父亲最喜欢的那件衣服上,气氛都没有现在这么严肃和凝重。

        所以,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傅父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傅森,道:「你不是想知道谢宁是谁吗?那我就告诉你……」

        而接下来傅父说的关于谢宁的事,完全颠覆了傅森的猜测,也让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在他问起谢宁的时候,态度一下子就变了,表情也那么严肃了。

        国家工作人员,特级保护人员,对国家和人民的贡献巨大,获得一等功……

        无数的头衔就这么落在了在傅森看来只有二十来岁,看似普普通通的谢宁,一个清水村的姑娘身上。

        「……你要记得,谢宁啊,比你爸爸我还要重要千倍,百倍,有谢宁存在,是咱们国家巨大的幸运。」

        「如今你能认识谢宁,已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了。」

        「你要做的不是好奇她,质疑她,而是保护她,她的背后站着的是整个国家,她的心也是向着国家的。」

        「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傅森忙不迭点头,「懂,懂了。」

        都说到这个点了,傅森哪里还能不懂啊,他又不是傻的。

        而傅父的下一句话更是直接将他吓出了冷汗。

        「你要知道,如果此时你不是我儿子,你问的人不是我,那你知道,你这么打听谢宁,后果是什么吗?」

        傅森很快反应过来,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如果谢宁真的是那样高的,保密的身份,而他这么问,还想去调查,那岂不就是居心叵测,说不定会被安上一个间谍的罪名,说不定就直接被抓了,层层盘问,还要坐牢呢。

        想到这,傅森的后背更是吓出一层冷汗。

        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好奇,居然可能连个招来这么一个结果。

        怪就怪他太过好奇,真的,好奇会害死猫。

        也怪谢宁这么深藏不露,那么重要的国家人员,居然就窝在小小的清水村。

        傅森后怕的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连连保证道:「爸,你说得对,这次确实是我思想出错了,我不该好奇,也不该冒出想调查谢宁,不,是任何帮助了我的人的想法,不然,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你知道就好。」傅父拍了拍傅森的肩膀,语重心长道:「阿森,爸不要求你走爸这条路,也

        不要求你成长为一个多么优秀的人,但,咱们这三观绝对不能歪,根正苗红是必须的。」..

        「是,爸,我知道了。」傅森的表情也严肃了下来,接受了父亲的批评与教导。

        「行了,回去吧。」

        傅森回了房,躺在床上,许久心才平静了下来。

        翌日,谢洲发现傅森有些奇怪,时不时就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他,让他心里有些毛毛的。

        甚至脑海中忽然就冒出昨晚看了腐文的老婆的随口一说的话。

        说是有些男人,一直单身不结婚,是因为暗恋自己已婚的兄弟。

        傅森一把年纪了也没结婚,甚至还没谈过恋爱,他,他该不会是……对他有意思吧?

        想到这,谢洲的心底冒起一股子恶寒,浑身都是一抖。

        这时,一只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揽过去。

        谢洲扭头一看,就对上傅森的脸,顿时吓了一跳,立刻跳开,一脸惊恐地看着傅森。

        「你,你别过来。」

        傅森很是莫名其妙,「你怎么了,我又没干什么。」

        嗯,傅森确实没干什么,像搂肩膀这种,以前也时常有,谢洲没觉得有什么。

        但现在……

        「你到底怎么了?」

        在傅森的逼问下,谢洲犹犹豫豫道:「兄弟,我老婆说,一个男人,长期不谈恋爱也不结婚,有可能是暗恋他的兄弟或朋友,你说,你该不会对我……我可跟你说,我是喜欢我老婆的,我心里只有我老婆一个,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你,你也不要有。」

        傅森愣了下,好一会才消化完谢洲的话,顿时又是气又是哭笑不得。

        「你想什么呢,老子怎么会对你有那种想法,老子也是喜欢女人的好不,女人,女人,女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傅森后知后觉也被谢洲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到了。

        「你这什么奇奇怪怪的思想,我以后可是要娶老婆的,你可不要随意污蔑我,要是以后我娶不到老婆,你要赔我一个吗?」

        谢洲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太过激动了。

        「诶,不是就好,这不是你这大早上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都快发毛了,那你说说,你看***嘛?」

        「我看你是因为……因为羡慕你有谢宁这么一个好堂妹,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帮你,怎么我就没有这么一个好堂妹呢。」

        「真的?」

        「不然呢。」

        「行吧,信你了,不过宁宁她确实很好。」谢洲的语气颇为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