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圈后,我靠直播种田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250章:奇怪的客人

第250章:奇怪的客人

        申市

        孙文辛今年五十来岁,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早早出门,靠着载人接送,风里来雨里去,挣钱养家。

        大清早,他吃了三个大肉包子和一杯豆浆就上了车,准备开始载客。

        车启动前,孙文辛打算先播放了几分钟前刚刚下载的《晨光》。

        孙文辛的老婆是谢宁的粉丝,而孙文辛粉上谢宁,是因为老婆当初给他听了《星空》。

        那段时间,载客量不大,房贷,小孩的教育等等压在他身上,导致他很是焦虑,都失眠了,有一次疲劳驾驶还差点出了车祸。

        幸好,那时车上没客人,但孙文辛自己却骨折住了一个月的医院。

        也是那时,老婆给他听了《星空》,也给他看了谢宁的直播,后来,孙文辛慢慢也得到了治愈,他也成为了谢宁的粉丝。

        《星空》这首曲子,也成了他的最喜欢的曲子。

        今早手里接到推送,谢宁又出新曲子了,孙文辛立刻就下载了。

        这不,就接到了车里的音响,迫不及待想播放。

        就在这时,前方有人拦车了。

        来不来播放,孙文辛只能让客人先上车。

        原本空荡荡的副驾驶座上有了人,那是一个穿着橙黄色裙子的四十来岁的女人。

        孙文辛没来得及多看,便问:「客人要去哪?」

        他等了一会,车都启动了,还没等到回复。

        孙文辛不由扭头看。

        重复问:「客人要去哪?」

        问的同时,也随意打量了下身旁的人。

        中长发,用头绳绑了起来,刘海有些乱糟糟的,似乎被汗水浸湿过般,一缕缕贴在一起,又贴在额头,脸上。

        从孙文辛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略有些黑的皮肤,唇瓣干涩得几乎要开裂了。

        孙文辛看得眉头微微皱起。

        女人似乎很累般,整个后背往后,几乎是瘫靠在座椅上,目光望向了前方。

        女人似乎才刚刚听到孙文辛的问话,下意识扭头看向孙文辛,空洞的眼睛里逐渐有点神。

        她动了动干涩的唇瓣,顿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什么,缓缓吐出四个字——「海安大桥」。

        「好嘞,海安大桥。」孙文辛也没有多耽搁,车开始掉头行驶,往海安大桥而去。

        「对了,你要喝水吗?」孙文辛随手拿起旁边一瓶没有开封的矿泉水。

        女人似乎愣了一下,双手接过,却也只是放在大腿上,并没有喝。

        车缓缓往海安大桥而去。

        车里安静了下来。

        只是孙文辛越开却越觉得不对劲。

        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这个客人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怎么看着状态那么不好,就好像,被抽空了精神气般,整个人身上充满了疲惫与无力。

        也不知道是不是《星空》听多了,孙文辛对人的情绪感知越来越敏感。

        此时,他能感受到从这个客人身上传来的能量——那是由内而外地绝望。

        绝望啊。

        忽的,孙文辛想起女人说的,她要去海安大桥,心瞬间就跳了起来,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微微紧了紧。

        海安大桥,距离这里倒是不远。

        但是,那可是新闻里,跳桥自杀最高的地方啊。

        因为海安大桥下面就是海,每个月几乎都会在新闻上看到有人从海安大桥上跳下自杀。

        这女人,该不会也想去海安大桥跳桥自杀吧?

        想到这种可能,孙文辛的呼吸

        都放轻了,脑子里乱糟糟的,好一会才理清思绪。

        此时的孙文辛都忘记自己刚刚要播放今早下载的谢宁的曲子来听了。

        车依旧行驶着。

        好一会,孙文辛故作轻松地问,像是随口地聊天般。

        「妹子啊,你去海安大桥干嘛啊?」

        「妹子,你是这里人吗?听的口音好像不太像?」

        「我看你年纪比我年轻多了,对了,你几岁了……」

        孙文辛仿佛闲话家常般与她攀谈着,就想知道她要去海安大桥干嘛。

        只是这人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般,只是瘫坐在那里,目光空洞地看向前方,在孙文辛问的时候,她的眼皮动了下,却没有回答。

        车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没有得到回应的孙文辛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也越来越肯定这女人是要去海安大桥自杀的。

        孙文辛握着方向盘的手,掌心微微出汗,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想该怎么办。

        接下来,孙文辛又各种套话,但依旧没有得到回应,他也更加肯定女人是要去海安大桥自杀的。

        可,他能看着她自杀吗?

        那肯定不能啊。

        更不用说是他亲自载着去的,那不是作孽嘛。

        眼见着海安大桥差不多就要到了,孙文辛也不再试探了。

        微微叹了口气。

        「妹子,你,你去海安大桥,该不会是要自杀吧?」

        「哎,妹子啊,真的没必要,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可不能一时冲动行事啊。」

        「这世上还有那么多在乎你,你在乎的人,你要是死了,他们该多伤心啊。」

        「……」

        不知道是孙文辛的哪句话触动了女人,女人依旧瘫坐着,泪水却无声地流下。

        「咱们听听歌吧。」

        「听听歌,心情就会好一些。」

        说着,孙文辛随手点开了车里的音响,治愈,舒缓的曲调响起。

        是陌生的曲子。

        但孙文辛一下子就听出,这是他刚刚打算听的谢宁的新曲子。

        很好听,不过此时孙文辛的注意力却没能落在新曲子上,而是时刻关注着身旁的女人。

        在差不多要到达海安大桥时,孙文辛绕路了,他可不敢将人往海安大桥送啊。.z.

        只能绕路了。

        边继续安抚着身旁的人。

        「妹子,我跟你说,我前阵子也过得不好,这人啊,压力太大,有时确实觉得活着很累……」

        孙文辛讲述了自己焦虑又被治愈的经历。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当时啊,真的以为很难,就好像生活就没办法过去那个坎般,贼难受,压力贼大。」

        「但现在回头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只要想开就好。」

        「所以,妹子啊,你也要想开,没什么是过不去的,这世界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的,事情啊,再难也会得到解决。」

        「或许,你有什么困难,说说,看看哥能不能帮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