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圈后,我靠直播种田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225章:清白与污蔑

第225章:清白与污蔑

        白知潼在谢家居住下来的这段时间,谢宁之前卖出去的恶魔果实也到了购买人的手里。

        那时一颗恶魔果实,谢宁卖了一万块钱,在出了被黑的事情后,虽然白珩帮忙解决了,甚至都不需要她出面,速度非常快,不过后面谢宁还将卖了恶魔果实所得捐赠的证明贴了出来。

        这行为一出,更是圈粉无数。

        谢宁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毕竟,她做事一向问心无愧。

        就是不知道恶魔果实的效果怎么样……

        -

        某居民房的院子外,有一对夫妻正跪在地上哭着,旁边一对老人也瘫坐着抹着泪水。

        「求求你们了,就说实话吧,我们小莫真的不是自杀的,他是为了救你家孩子啊。」

        「他是做了好事啊,是救人啊,怎么能反被污蔑呢。」

        夫妻俩的脸上满是哀痛之色,脸上的泪水不知道流了多少,早就已经流干了。

        「我们不要求什么表扬和奖励,我们只要求给我们小莫一个清白。」..

        外面,围观了一大群的人,均在窃窃私语着。

        就在这时,院子的门一下子被打开了。

        一对年轻的夫妻出来了,男人瘦瘦高高,皮肤很黑,女的倒是肥肥胖胖,她站在那里,叉着腰,一脸的凶相。

        「哭什么哭,烦都烦死了。想哭别在我家门口哭,晦气。」

        「嗷什么丧呢,哦,对,你们家确实应该嗷丧,毕竟才死了一个儿子和孙子。」

        「都说了,你家儿子的死,和我们家没关系,是你们逼着一个高三的学生太紧,那孩子压力太大,承受不住才去跳河死的,明明就是你们父母的错,为什么要赖在我家身上。」

        「你说你家儿子救了我家小孩,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就别乱说,就因为我家孩子不小心将箭射到你家小狗身上,你就将你儿子的死怪罪在我们身上,这也太缺德了吧。」

        「就是,大家来评评理,这家人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承认我家子龙确实比较调皮,小孩子不懂事,拿箭伤了你家狗是事实,这事我们不是已经道歉了嘛,你们自己的儿子,是因为高三压力大,又被你们逼着考大学,才会想不开跳河的,怎么能说是为了救我家子龙而没的呢。我们子龙都拿箭射到你家儿子的狗了,你家儿子不打我家子龙就不错了,又怎能可能救子龙呢。」

        「而且我家子龙是乖孩子,从来不会靠近水边,也不会玩水。」

        「我跟你们说,赶紧滚,不然我就向之前那边报警抓你们。」

        夫妻俩一顿输出完,啪的一下再次将院子门关上了。

        后面远远传来那对哭泣夫妻的声音。

        「什么叫不小心射到狗,我家雪糕才几个月大啊,那箭直接就从它的身体里整个穿过,医生说了,就差一点,那箭就到心脏了,再近一点,再晚一点送到医院,雪糕就不行了。」

        「我家小莫打小成绩好,从来不需要我们操心,他也从来没有压力,怎么会想不开去跳河。」

        「都怪我,都怪我。」跪在地上的崔素娥不断地用手捶着自己的胸口,早就哭肿了的双眼里,泪水再次汹涌而下。

        「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将小莫教得那么善良,我没想到,有一天,善良居然也会是一种错。哈哈,这世界,这社会,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胖女人,也就是钱多凤加快了脚步,不让自己听见外面那些话,脸上的表情很是烦恼。

        两人一走进屋子里,客厅里坐满了人,有些嘈杂,还能听到两声不同的声音的哀嚎声,一声声,似乎很是痛苦。

        钱多凤夫妻俩忙往一个房间去。

        只见房间里两张床,躺着两个人,一老一少。

        小的便是钱多凤夫妻俩唯一的儿子,今年5岁的金子龙。

        老的便是钱多凤的婆婆,刘招娣。

        此时这一老一少,躺在床上,动作很是相似,都是蜷缩着身子,身体不断冒出冷汗,身体各处似乎很疼似的,时不时还会打滚。

        但他们的眼睛却处于半睁半闭的状态,似乎是清醒着,又似乎处于噩梦当中,因为时不时也会惊恐地喊一句:别过来,别过来……

        「子龙,我可怜的子龙啊。」

        钱多凤心疼得上前,想要抱住金子龙,可轻轻一碰,金子龙却像是被针扎一样,顿时尖叫起来,吓得钱多凤只能赶紧松手。

        「子龙肯定是中邪了,肯定是受了那家人的诅咒。」

        这时,瘦高的男人弱弱地来了句,「老婆,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叫作小莫的,变成鬼来缠着咱们子龙和妈啊。」

        「你放屁!」钱多凤一下子就吼了起来,只是眼睛却有些惊恐地看向四周,像是很害怕周围突然冒出来什么般,「那个人死没死,和我们子龙有什么关系,他就算变成鬼,也没理由缠着我们子龙,对,就是这样啊,就是这样……」

        钱多凤不断重复着,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其他人。

        「可是我们已经找了很多神婆都没有用了,最后一个神婆都吓跑了,说这是……」

        「闭嘴。」

        钱多凤狠狠瞪了丈夫一眼,让后者的话再也不敢说下去。

        只是她的眼睛却在不断瞟来瞟去,身体也不断颤抖着,甚至觉得这屋子里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钱多凤管不得儿子,吓得往屋子外跑。

        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看到沙发上那么多人,钱多凤才稍稍安定下来,但她的心却乱乱的。

        客厅里,坐着的是刘招娣的几个儿女,正在激烈地说着刘招娣和金子龙的事。

        其实,钱多凤的丈夫之所以会那么说,是因为刘招娣和金子龙这症状,是从那个叫方莫的少年死去的第三天开始的。

        如今,那个叫方莫的少年已经死去半个月了。

        半个月前的那天,方莫死了。

        那天,刘招娣带着湿漉漉的金子龙急匆匆,慌慌张张从外面回来……

        第二天,方莫的家人就上门了,说方莫溺水死了,是为了救金子龙才会死的,不是自己跳水自杀的,希望刘招娣和金子龙能出面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