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圈后,我靠直播种田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115章:你做你自己就好

第115章:你做你自己就好

        是啊,他哥哥死了,为了救他死了,才五岁的哥哥被埋在了脏脏的土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从那时起,一起都改变了。

        妈妈变得歇斯底里,患上了抑郁症,每天都在喊哥哥的名字。

        悲痛的爸爸带着妈妈找医生看病。

        留下陈宇涵一个人。

        后来,妈妈的病好了。

        而陈宇涵也彻底变了模样。

        以前的他,不爱看书,现在的他,每天都抱着哥哥书架上的书看。

        以前的他,只喜欢穿着宽松的短袖短裤,在外面跑跑跳跳,现在的他,穿着和哥哥一样的精致小西装,脸上没有了喜怒哀乐。

        以前的他,最喜欢踢球,爬树,玩各种玩具,现在,他喜欢安安静静待在房间里,

        以前的他,最是话痨,老是喜欢拉着爸爸妈妈,和哥哥的手,念念叨叨个不停。

        现在的他,似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了。

        以前的他,是爸爸妈妈,哥***爱着的陈宇涵。

        现在的他,不愿意再当他自己,不愿意当那个不乖的坏孩子了。

        陈宇润像以前教训调皮的弟弟那般,轻轻拍了下他的头,语气严肃地训斥,「你傻不傻,谁让你改变的,你做你自己就好啊。」

        「哥哥喜欢的小涵,就是那个调皮,活泼,喜欢跟在我身后像小尾巴般,喊着哥哥,哥哥的弟弟啊。」

        「只是现在哥哥不在了,以后小涵闯祸了,哥哥就没办法帮你收拾小尾巴了,你要自己学会承担了。」

        「哥哥。」陈宇涵再也忍不住崩溃大哭。

        他紧紧抓着哥哥的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原本这两年封闭的心门,就这么打开,随即崩溃了,溢出来的,满满都是愧疚和后悔。

        「哥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下水想去游泳的。」

        「哥哥,你不该救我的。」

        「死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是我啊。」

        五岁那年,哥哥为了救他去世了,也是那天,五岁的陈宇涵,一下子就成熟了,在面临亲人的生死面前,当时才五岁的他,不得不一夜之间成长了。

        他和哥哥是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两人却完全不相同。

        哥哥性格好,那么温柔,总是照顾他,他闯祸了,也会帮他收拾烂摊子。

        哥哥智商好,有天赋,读书也很厉害,五岁就读完了小学的全部课程,可他呢,不喜欢读书,认字,只知道出去玩,出去爬树,游泳,踢球,捣蛋。

        在别人的眼里,哥哥是好孩子,而他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坏孩子。

        但陈宇涵从不嫉妒哥哥,他知道,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他们从还没出生的时候,就生活在一起了,彼此血脉相连,离得那么近。

        他们,是携手一生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啊。

        可是,哥哥却先走了。

        为了救他,彻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才来到这个世界五年,才享受了爸爸妈妈的爱五年,还没完全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呢,他就走了。

        都怪他的,是他的错。

        一切的错,都是他造成的。

        该死的那个人是他。

        「陈宇涵!你胡说八道什么!」陈宇润的表情更加严肃,眼睛也瞪了起来,语气也凝重了很多。

        他的语气里带着训斥与疼惜,「谁让你这么想的,谁让你说这些话的。」

        「小涵,哥哥从来没后悔,我是哥哥,你是弟弟啊,作为哥哥,我当然是要保护弟弟的,在你有危险的时候,我怎么能不救呢。虽

        然我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

        「小涵,哥哥不后悔,哥哥很庆幸,你还活着。」

        「哥哥只是有些遗憾,没办法陪着小涵一起成长,没办法孝顺爸爸妈妈,但我一直都会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陪着你们啊。你要健康,快乐地生活,然后好好孝顺爸妈。」

        「妈妈她其实不怪你的,只是那时一时间悲伤过分,生病了而已,现在她不就好了吗?无论是哥哥,还是爸爸妈妈,都是爱着小涵的。」

        「所以,你要快乐啊。」

        「要做你自己,不要做任何人,即便是我也不行,我们小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自己。我还是希望看到那个即便没那么优秀,但依旧活泼,开朗,脸上总是带着笑的弟弟。」

        「小涵,答应我,好好做自己,不要再怪自己了。」

        陈宇润温和而坚定的话,再次击破陈宇涵的心房,让原本浑身满是尖刺的他,直接溃不成军。

        「哥哥……」陈宇涵直接扑进哥哥的怀里,放声哭泣。

        这是他从哥哥离开后,第一次痛哭出声。

        之前都是在夜晚无声地流泪,再之后就逐渐变得没有情绪,也不再像是一个小孩。

        而现在,在最宠爱他的哥哥面前,他终于可以做回那个自己了。

        「哥哥,你回来好不好,求求你,你回来好不好……」

        陈宇润虚幻的身影,紧抱弟弟,小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

        起床后找不到小儿子的周舒臻和陈伯语,拉开帐篷的帘子,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幕。..

        紫色的花海中,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又不真实。

        微微亮的天空,也让周围都处于一片朦胧与虚幻中。

        但周舒臻夫妻俩看到了。

        他们看到了心心念念,已经离世两年的大儿子。

        周舒臻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她紧紧握着丈夫的胳膊,不敢走近,甚至都不敢说话,就怕自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会惊醒眼前的一切。

        她只敢用颤抖的手摇晃着丈夫的胳膊,神色激动又癫狂。

        泪水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地从眼角滑落。

        周舒臻清楚地知道,大儿子已经死了。

        当初就是她亲自将已经彻底闭上眼睛的大儿子送走的,没有人能体会当时一个母亲,有多么地痛彻心扉。

        她知道,眼前的小润只是虚幻的。

        就像泡影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散了。所以她害怕,她小心翼翼不敢靠近。

        她可以不说话的,可以不靠近的。

        只要让她能多看一眼,哪怕只是多看一眼,她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她清楚地知道,小润已经死了,两年前就彻底离开他们了,但她莫名的就是相信,眼前这个小润,就是她的儿子。

        刚刚小润说的那些话,她也都听到了。

        小润说得没错,其实她不怪小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