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科幻小说 - 民间诡事怪谈在线阅读 - 第1章 阴岁

第1章 阴岁

        我自小跟着师傅在西南一带做木工活计,十九岁那年师傅揽了一个老宅子翻新的活,起初师傅以为我两个就能搞定了,但看了老宅之后,发现如果就我们两个做的话估计做一年都做不完。

        师傅就想着外出找人,谁知道老宅的主人却是个讲究人,他说不是谁都能来修这个老宅子的,要看他们的生辰八字,我和师傅也不例外。

        说来也巧,我和师傅的八字都能合得上,但是要找契合八字的人就难了,师傅本来打算不做了,奈何这家人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这一趟活计做成了抵我们零零散散做好几年了,师傅于是一咬牙就应了。

        师傅东拉西凑找了十来个,后来被筛掉了一大半,加上我俩最后也只有五个人,师傅说五个人的话这活计恐怕得三个月打底了,老宅子的主人说慢点也行,关键是要把活做好了,时间久点也没关系。

        这宅子是什么年代的我看不出来,只知道应该是有很久的年头了,而且看样子一直空着,我们来看的时候都还拿链子拴着,看样子这家主人也是刚回来不久,祖上应该也是大富大贵的人家。

        谁知道第一次来看,其中一个叫老桂头的木工就和师傅说:“老张,这宅子看着有些不大对啊,不管是以前的还是现在可都没有这样建宅子的。”

        师傅皱着眉不说话,因为第一次来看的时候师傅就有了这样的疑惑,他还问过这个来找我们的中年男主人,但是这个男人只说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不能在他的手里败了。

        因为远近手艺好的木工就是我们师徒,所以才来找了我们。

        师傅和老桂头说:“我们都不要问这么多,做完拿钱走人。”

        起先倒也没事,大约做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记得是那天下午的时候,我们正在拆主宅的地板,忽然地面就塌了,我们几个都没防备连着就被卷了下去,等我试着爬起来的时候,已经置身于了一个将近一丈来深的坑里了。

        接着我就看见深坑里有个像是人一样的东西,和人一般来高,但仔细看又不是人,邪乎的紧。

        当时一起掉下来的还有老桂头,他的注意力却没在这个人形的东西上,而是看见了周遭盘悬着一圈的东西,惊了一声说道:“这是木龙啊!”

        我从没有听过木龙的说法,就顺着他说的看了过去,只见塌陷下来的这个地方像一个故意刨出来的地下空间一样,木柱子一直伸到地底下,而在木柱子的四周就是老桂头说的木龙,其实就是一圈围着宅子地基盘旋的木刻龙。

        我问老桂头:“桂伯,这东西有什么讲究吗?”

        老桂头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另外两个木工也没见过这个东西,也问老桂头:“是啊桂叔,这是什么东西?”

        老桂头看了一眼我们,这才说:“你们看这宅子下面一共四根柱子连着地基,木龙围着地基盘旋一只爪子抓着一根柱子,一共四爪,五爪是龙,四爪是蟒,这哪里是镇宅,分明是招邪啊!”

        老桂头说完又继续说:“我就说来的时候看着这宅子就不对,现在就说得上来了,这哪里是什么宅子,这分明就是个阴地!”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只感觉心里忽然慌了起来,甚至有一种莫名的害怕。

        偏偏这时候另一个木工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那桂叔这又是什么东西?”

        说着他用手试着摸了摸那个人形,我看见他手里好像摸到了一些滑腻腻的东西,然后他捻了捻,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说:“像是什么活物。”

        老桂头却阴沉着声音说:“这是太岁。”

        另外一个木工听了说:“这个宅子真是奇了,竟然长出来了这么大一个太岁,还长得几乎跟人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见这话的时候没来由地心里一咯噔,接着就看见他已经到了太岁的身旁,也试着用手去摸了摸,一边摸一边用稍稍有些贪婪的语气说:“太岁可是好东西啊,还别说这么大一个!”

        在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

        只见最先摸了太岁的这个人,忽然就动手开始往人形太岁的身上扯,只见太岁马上就被撕下来了一块,他拿着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地几口吞下,就又伸手去拽。

        再接着另一个木工也像是着了魔一样地疯狂上前,直接就抱着太岁啃食,我看见太岁身上被撕裂的地方有像血一样的东西渗出来,却混杂着血腥和腐尸的味道。

        老桂头见他们这样,也没去管他们,而是和我说:“木头,快离开这里吧,要出事了。”

        说着他就看了看上面,顺着塌下来的木板爬了上去。

        我紧跟其后也想往上爬,但是却猛地听见身后好像有谁喊了我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有一个力道拽了我一把,我重心不稳就往后面跌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而只是这么一个功夫,老桂头已经上了去,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最诡异的是,另外两个木工像疯了一样地在啃食着那个太岁,除此之外这下面再没有了任何人,那么是谁拉了我?

        我越来越觉得不安,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我打算重新爬上去的时候,我只感觉好像是有人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我往前一个踉跄正好撞在太岁上。

        太岁很软,像是人的肌肤一样,同时又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这就是一个人,而透过半透明的太岁,我好似的确看见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袋好像一下子就懵了,接着也和另外两个木工一样鬼使神差地就拽了一块就往嘴巴里送,吃完一块又一块,根本停不下来。

        在我还沉浸在这种奇怪的状态中的时候,忽然一声厉喝仿佛当头一棒把我唤醒,只见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断裂的地板边缘,正探下半个身子看着我:“木头,你在干什么!”